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年 那些人 之——珍(忆旧篇)  

2017-10-09 22:21:41|  分类: 现象.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年 那些人  之——珍(忆旧篇)
珍(《那些年 那些人》之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时下,方方面面、成绩斐然,歌功颂德、赞歌连连。不过,如果以满意度排名,第一位的当属反腐,三年前著名作家二月河以“蛟龙愤怒、鱼鳖惊慌、春雷震撼、四野震动,”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五年弹指、反腐绩优,创30年之最!然而,2012年以前的那些官场岁月内容实在太“丰富”了。不少从那时走过来、虽然仍在台上的掌权者经过今昔对比之后,难免“五味”杂陈:“那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常常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工作愈来愈不好做。”言下之意,不语自明,与大众的看法形成极大的反差,却也折射出反腐战果。而不少已退休并亲身经历过那些年的人,有的庆幸自己为官得意在那时;有的叹息“生不逢时”在今朝;更有的是客观评价的“旁观者”。不管怎样,大家都有了时间去忆旧与对比。作为一个还算干干净净的基层官场亲历观察者,鄙人每每回忆起那些年、那些人,则是“意犹未尽”。
        那些年的官场“名言”是:不跑不送、原地不动;不跑只送、平调“重用”;只跑不送,等候“听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还有“酒歌”:滴酒不沾喝二两,这样的“苗子”要培养;能喝二两喝半斤,这样的好“苗”要关心;能喝半斤喝一瓶,这样的干部是能人;能喝一瓶喝一打,这样的人才快提拔!还有“女酒歌”: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满怀深情来敬酒,领导在上我在下,要“干”几下就干几下!珍,就是在这样的“机遇”下得以提拔的。按理说,她并不属于当时的“四化”提拔对象:虽然“大四清”就参加工作、其时仅17岁,此时却已过20年;没有啥文化,本是靠斗“蜕变分子”被提拔为公社妇联主任的,到改革开放时亦已成“过去时”;自报“初中毕业”,但一句话上了5个字,她就没办法念通顺,其“文化”可见一斑,故人“揭老底”,说她“小学三年级都没有读过。还好,那时的档案管理不严,她得以将年龄一改再改“去年30,今年25”,还算“沾”了一“”,加之遇到上级领导声音愈来愈“嗲”,使个别官员眼中的她仍然“年轻”。但是,时光这把“杀猪刀”对谁都很公平,不管她如何“嗲”,照样把她的容颜“修理”得布满皱纹,身体也不断“发福”。人云:任何时候要混好,都得有真本事。她也不例外,其“本事”曰:搞关系。先是用身体“关系”上了洪均(见拙文《鲐背沧桑》),从而当上了科级副书记和书记;继而靠金钱铺路——省、市、县(包括各科局)都成了她的关系户,得以“稳坐钓鱼台”;再有“豪爽”之名:喝酒能力属于“能喝半斤喝一瓶”之“能人级别”。不管是领导还是同级、不管是本地还是外地,只要酒杯一端,她就“魅力四射”:端起满满的一杯52度“五粮液”,先是一句豪言“哪个儿不喝”,然后一饮而尽,让在坐的各级官员们“俯首称臣”。这句话很快成为她“威名远播”的“口头禅”,川中官场都夸她“为人豪爽!”、“是个了不起的女书记。”她亦以此为荣、打通关节,累试不爽。
  不过,她亦有过“重大失策”:上世纪80年代末,蓉夫妻俩找她多次,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甚至不惜认她做“干妈”,目的只有一个:请求批准从穷乡僻壤的山区调到县城来。为此,送了四瓶“五粮液”和三个“红包”,她才勉强接纳,但留下一句话:“五年之内不得分房、不得幻想在这里得到提拔!”然而,这个连写个总结都靠照抄报刊杂志的蓉,仅仅坐了三年“冷板凳”,机遇就来了:因为长相漂亮,先是和政府“一把手”林过从甚密;继而用甜言蜜语让“干妈”珍视为“铁杆”、很快安排为“党政办主任”,专门接待上级来的领导和逢年过节代表城关镇党委、政府给各级领导送钱。令珍没有想到的是:蓉灵机一动,把这两项“工作”变成自己搞关系的“跳板”,很快被提拔为党委副书记,甚至在换届选举时与有过许多“腿”的镇长林一道,要对她实施“取而代之”的“报答”!知道这一情况后,她及时给予了反击:立即找到时任本县的“老大”铸先,并“义正辞严”地说道:“听说送了你一套5000元的衣裳,我给你五万,你敢要吗?!”于是,气短的铸先哀叹“唯女子与小人难摆平也!”换“马”之举,只得作罢。没想到蓉“因祸得福”,很快调到其他科局任正职,仅仅过了两年就提拔为副县长,并以“美女县长”之名“勇冠”全市。珍不以为憾,竟自豪地逢人便说:“我这一生最高兴的就是亲手培养了女副县长蓉!”
 不久,珍调到县财政局,当上了党组书记,直到在那里退休。当然,珍和她的同僚们在城关镇留下的名声是很孬的:职工们都说因为他们一窝子官员搞腐败,导致城关镇损失特大、职工收入亦最差,其“官声”不言而喻、是历届中最坏的!他们调走后,给这个本应富得流油的城关镇留下了1380余万元的债务,继任者书记微波和镇长“pa”哥花了整整五年才还完。为此,还完债的他俩心有不甘,难免抱怨。对于这两个功臣,我想起儿时母亲讲的一个故事:龚家有三个儿子,老大吃苦耐劳、无私奉献;老二好吃懒做、坑爹败家;老三天生残疾、是个哑巴。一天,三个儿子齐扑扑地死掉了。夫妻伤心不已,经人“点拨”,来到“鬼城丰都”,果然见到了三个儿子正肩并肩、手挽手地“逛街”。忙拉住老大,要他“回家”。老大冷冷地答道:“我是因为前世欠你龚家的债,所以来还,现在还清了,当然就走了!”说完甩袖而去;两人又拉着老二:“虽然你败家,但回去好歹给咱家给家里繁衍繁衍子孙”。老二撇撇嘴:“你龚家前世欠我的债,我收取完毕,咱们两清了,走是必然!”说毕扬长而去;剩下的“哑巴”见他们要拉他,忙摆了摆手开口道:“我是你们前世的中人,见你们双方交接完毕当然得离开喽!”说完头也不回地“溜”了。此正应了《红楼梦》中的那句话:欠债的、债已还;欠命的、命已尽。于是,我对微波书记和“pa”哥“解嘲”道:“你们俩就是咱‘公家’那个还债的‘大儿子’,珍们就是那个收债的‘二儿子’,现只差‘中人’的‘三儿子’啦。” 对此,他们俩也只得苦笑摇头。思来想去,那些年和那些“潜规则”,当时谁都没有办法剔除“珍”们。也许这就是今天为什么人民群众特赞成反腐的根本原因吧?!
不过,只要是人,就难免“人算不如‘天’算”、“门斗钉恰遇翘扁担” (方言:有死对头之意)。令珍没有想到的是:她唯一的儿子因为吸毒,把她苦心经营“存”下的280余万元人民币挥霍殆尽;更让珍没有想到的是:2012年,也是她退休后仅仅过的第三年,因为当年喝酒过多,“积劳成疾”、竟不幸因病去世。讣告写明:“珍......享年64岁。”
珍(《那些年 那些人》之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说明:人是真的,名是假的。)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