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幕昭其人(白描二)  

2017-09-07 15:51:57|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幕昭其人(白描二)
幕昭其人(二)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其实,我应该感谢幕昭,郑州的两年,我有“胜读十年书”之感:它让我较为深刻地看见了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的“多棱镜”方方面面;也领教了当时“流光溢彩”官场和商界的形形色色;还结交了一批值得结交的朋友;更重要的是,它让我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
    1994年8月,癌细胞已转移的父亲和我作了次谈话,核心内容就是“你母亲老了,我们只有你一个儿子,希望你回家陪伴在她的身边!”这其实就是父亲给我的遗言:当年12月4日,他就溘然长逝。而幕昭此时的业务重心已经移到三峡工C:他急需要筹集资金用于购买挖掘机、压路机、吊车等设备。于是,我想方设法将郑州的酒店处理后,将所得资金全部汇到他的公司。他可能觉得我这个“救H队长”还比较称职,在郑州的工作还算出色,所以希望我去奉节继续帮他。为了留住我,他甚至在我父亲去世时买了两个花Q、送了两笔“人Q款”,让我哭笑不得(按照习俗,人去世是不允许一个单位或人同时买两个花Q、送两笔人Q款的)。由于我有父亲的遗言,所以谢绝了他的邀请,回到了家乡和原单位。后来我得知:幕昭把许多具体事情都交给余江去办理。当然,余江也很努力去做,师徒关系一直笃定。
    2012年的一天,我的朋友、县城管局长王翔找到我,说是有一个新建码头需要与云南水富县的城管部门沟通,以便从向家坝工程拉运泥土通过该县城,而他们与其不熟,知道我的幺妹弟是该县城管的负责人,所以请我帮忙。并反复说明:该工程是县里本年度的“重点工程”,县委、县府非常重视。当我与这个点工程”的投资人相见时,才大吃一惊:他正是我17年没有联系的幕昭!他告诉我:准备投资5个亿建那个码头。看得出,他已经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富翁。那几天,我帮他达到目的后,他竟然希望我继续帮他。我告诉他自己年龄已经老了,不能再干了。他竟然驳斥我:“我比你大好几岁,都不服老,你还年轻得很呢!”其实,在与他交往的那些日子里,我了解到:他思想活跃、但喜欢朝令夕改;他办事果断、但独断专行;他为人义气、但太讲“哥们”。这其实就是当年他给我“高薪”我不去奉节的真正原因。这次,他告诉我:“出来继续跟我干!或者提前退休,我让你一年最少多挣一二十万。”殊不知我这个人对钱这个“玩意”并不追求,是个在县城有名的“两点三全‘选手’”:上班单位一个“点”、下班家里一个“点”,工资全交清、福利补助全交清和奖金全交清。就连我的工资卡都是交给老婆管理的,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也从不过问,于是又一次拒绝了他。虽然没有答应,但作为朋友,我还是提醒他“注意余江,不要太‘义气’了,这个人绝不是管理人才。”他摇摇头,不置可否。但我看得出,他对我的看法持否定意见。这也难怪,倘非如此、就不是他了。
    2014年的一个春日,我正在调查旧城区改造的住户情况,忽然接到他打来的电话,要我去他新开不久的“西南半壁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这个公司是他大量购买了“文物”后建立的。为此,他请了当时国内很有名的“文物鉴定家”邱XX,并好酒好菜好住好款地“接待”后,得到了对方“一级文物”XX件、“二级文物XX件”的“鉴定”。我虽然不懂文物,但被他“邀请”去参观后却发现:仔细观察,他的那些“文物”咋看与中央电视台“鉴宝”栏目和北京电视台王刚主持的那个节目中的赝品都非常相似。所以,我在“留言簿”上写的是:“来了、看了、谢谢了、走了”。
    这次被他叫去才知道,他收购了云南的一个据说含锶微量元素的矿泉水厂,他要我负责本县和屏山县的销售。我又一次以年龄、身体、精力不足予以婉拒,其实根本原因还是上面那三条。为此,他十分不高兴。直到前不久我才知道,余江在背后连“砍”他“三刀”:第一刀,余利用幕昭对其的充分信任,极力向他“推荐”了这个一直因为管理太差、销售渠道不畅而一直打不开局面、处于极度亏损状态的矿泉水公司,并让不懂矿泉水业的他相信这是一个非常赚钱的新兴产业;第二刀,余江告诉幕昭,对方本来坚持要1600万元的“转让费”,通过他的“反复做工作”和朋友关系,最后同意按1200万元的价格,将其转让给他。而实际是,这个矿泉水公司的老板两年前以150万元从别人手里购进该企业,前不久以200万元的价格标价出让,却没有任何人愿意接受。出于对余江的信任和对该公司的无知,幕昭竟然按照余的意见“全盘接受”;第三刀,当幕昭接受这个公司经营出现困难时,余江又“及时”地给他“介绍”两个表面“光鲜” 的“铁哥们”“老板”“入伙”   成为股东。更要命的是,这一切他竟然全部委托余江去办理,而自己连审查都没有、就在那份“转让合同书”上欣然签字!当发现上当时,“木”已成“舟”。
    当他知道真实情况后,采取了停付余款的办法。却为此遭遇了牢狱之灾:两位合伙“股东”以“侵占财产罪”将他告到Y南的两个县级公安局,双双被抓,而且不准探监。我的幺妹知道后,因为看守他的人是亲戚,才得以送了300元钱给予生活补贴。最悲惨的是:他们刚进J狱,恰逢从德国留学的女儿回家探亲,本来说好父母到机场来接,却左等不来、右盼不至。后经多方打听方知父母已入狱,一个刚满21岁的小女子哪里见过此等“阵仗”,只得在微信上发声。然而,在这个并不令人感到理想的社会里,她的声音显得那么单调而苍白。直到三个月后,幕昭同意“蚀财消灾”将那个自己已经掏了几百万元的矿泉水公司“无偿转让”给那两个“股东”才得以出回家。后来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余江伙同那两个“股东”干的!其根本原因是跟他干了20多年的余江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应得的报酬,所以充分利用幕昭的“短板”,在背后狠狠地“插”了他一刀!
    人生往往会遭遇各种挫折,但是,像幕昭这样遭受的“暗箭”其实是可以避免的。以他的聪明、果敢和在“海”中摔打那么多年的经验,不应该犯此类低级错误。然而,“今若是焉,悲夫”。

幕昭其人(二)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