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为了谁?(说道)  

2017-09-12 12:42:06|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谁?(说道)
为什么?(说道)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简简单单 一个问,竟然迷惑了许多人:忙活了几十年,谁真正弄清楚为什么要那样忙活?只是有了一个结果:步入晚年,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干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只是精力与体力已大不如以前了。
        许是有了“遗憾”、“回味”与留恋,人到“知天命”与“耳顺”之后,过去想得少、做得更少的事情现在逐渐多了起来:参加各种聚会活动。这些聚会,除了唱歌、跳舞、打牌、聊天,还多了一样“东西”:不少人往往还带着穿着“开裆裤”的孙儿、孙女和外孙(女)同来。
       在我的印象中,最先带着孙儿参加同学聚会的是苟金:12年前,当好事的“同学会会长”胖姑孟辉召集高中四个班近200名同学在保龄球馆聚会、庆祝毕业30年时,只有他与众不同—一是嘴里衔着一支烟雾缭绕、呛人心脾的“黑武器”(用土烟叶裹卷的又黑又长的“卷烟”,所以人们戏称“黑武器”),脸上的皱纹犹如“蜘蛛网”,硬硬的头发映满了“飞雪”,身上那件别着支钢笔的“中山装”皱巴得咋看都没有熨烫过。从上到下,总显得比大家苍老10岁以上;二是还带了个总是粘着他的两三岁小孩来,由于“只此一个”,算是“鹤立鸡群”。记得当年读书,他是性格最好的一个:总是面带微笑、乐于助人,话语不多、却往往在你不知不觉时帮你做事;学习努力,有口才,亦有文采,同学们都很喜欢他。如今成为同学中变化最大的一个,的确让人吃惊不小。许是感觉异样眼光太多,他布满青筋的“干鱼皮手”紧搂着那个颇为任性的小家伙,颤抖着长短不一的花白胡子,露出黢黑而又稀疏的牙齿,竭力介绍:“这是我最小的孙子,”并反复解释:“儿子、媳妇外出打工,奶奶下地忙不过来,只好带到这里来。”经“旁敲侧击”得知:他结婚早,19岁毕业,20岁当爹,有三女一子。孙辈更是一个“大圆桌”:有三个外孙、六个外孙女,外加两个孙女、一个孙儿。“你真是‘早生娃儿早享福’和全盘‘超生游击队’啊!”看着他满头飞霜的模样和佝偻不堪的身体,我当即揶揄道;他一边喂孙子的饭,一边干笑着:“‘享福’?扁担顶到背脊骨(四川方言:意为受苦受累的奔波之命)!你看你们一个个衣着光鲜、精神抖擞、谈吐不凡、潇洒吃饭,我却面容猥琐、未老先衰,还得先喂饱‘罚款娃’才有资格干(吃)!”
         前不久,我参加了还是“同学会会长”胖姑孟辉组织的聚会活动。由于去得较晚,刚甫坐定,但见一帮白发盈头的男女“老家伙”们戴着“红领巾”从门外一边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一边列队“鱼贯而入”,仿佛要找回早已消逝的童年时光。紧接着,两个当年非常矜持的女同学竟然一个扮“警察”、一个扮被强奸的妇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演”小品,说着“荤段子”。就在这时,一个正在吃水果的小女孩跑到两人中间,拉着歪戴“警帽”的“警察”高喊:“奶奶抱!”让人忍禁不俊。看着这不伦不类的“小品”、听着人们的哄堂大笑声,我选择了“落荒而逃”,在外面欣赏了一圈青山绿水回到聚会现场,却见一些男同学毫无遮拦地叫女同学“老婆”、而对方也嗲声嗲气地应声“老公”,而身边的小家伙则瞪大眼睛问道:“奶奶,您啥时候在外面给我找了个新爷爷呀?”一阵嬉笑之后,一个当年的美女“金花”、当下的“赘肉肥太”以一副爽朗的口气说道:“你们当年不敢想的现在可以想了,不敢说的现在可以说了,不敢做的现在可以做了。”“当年—”一个男同学立即反问:“当年我说了‘喜欢你’,你会同意吗?当年我要你嫁给我,你又会干吗?!”那个女同学毫不客气地答道:“问题是当年你没有对我说过,也没有向我求过婚!”是啊,“当年”同学们想得最多的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虽然天天吃的是苦、受的是累,却总认为“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于是以“冲天的革命干劲”忘我地去“斗争”、去“干社会主义”。所以,虽然浑身盎然着青春、散发着“荷尔蒙”的“气味”,但又有谁敢于冒“大不韪”地去追求女生呢!想到此,我不由撇嘴冷笑:既然当年都没来得及想过、说过、追求过,现在大家都老了,早已“过气”、没了“英俊”与“美丽”,还“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呢!忽然想起老朋友“铁路疯子”的两句诗:偶遇当年‘淑女’、如今肥婆蛮姨,”不由笑出了声—它恰是此时心境的最好“写照”。对这样的聚会,我当即扪心自问:为啥他们的“玩笑”开得坦然,而我听得恶心?许是自己“孤陋寡闻”、许是自己的思绪还停留在那个“当年”吧,反正下了决心:“物以类聚”,以后绝不再参加此类活动!
     “咋不见苟金?”无聊之际,我忽然想起了12年前的那个未老先衰的同学,忙问身边同样显得不合群的树明同学。“你不知道?”他瞪大眼睛看着我:“两年前就死了!”“啊?!”轮到我瞪眼了:“咋回事?”他仔细端详我的神态,笃定我的确不知后告诉我,由于苟金的儿子、媳妇长期在江浙沪一带打工,孙儿孙女一直由他们老两口负责。两个孙女:一个上高二,一个读初三,学习成绩都不错。只是那个孙儿自小学三年级起,就迷恋上了网上的游戏、特别是那些血腥的杀人游戏,为此甚至逃学,整天呆在网吧里。两年前的一天,他连续两天到网吧上网打杀人游戏后回家向爷爷要钱继续上网,苟金没有给,还苦口婆心地劝说他几句,意思是要注意吃饭、学习,甭耽误了大好光阴。当晚,他的宝贝孙子就拿起客厅里的水果刀冲进爷爷的卧室,学着游戏中的动作,向熟睡的苟金连刺数刀。可怜这个视孙子如“金宝卵”(四川方言:即“无价之宝”)的苟金当场断气!我当即傻了:这个巴心巴肝地操劳了一辈子的同学为什么会落得个如此悲惨的结局?!那个当时只有12、3岁的小孩为什么要那样做啊?!
       于是想到了我们这一代的绝大多数人:一生似乎都是为党、 为国家、为别人、为父母、为子女、为孙辈活着的,恰恰忘记了为自己!更让人悲伤的是:人们把这一代的奉献只看做是“本能的、自然的、理所应当的!”谁也没有感觉应该予以一定的回报和理解。甚至认为:“50后”这一代奉献几十年乃至一生都是应该的,与“前”与“后”比,处处不占“理”,倘有一点不满意,往往被“举起”(四川方言:指受指责和冷落)。所以,结局往往都是令人唏嘘的。文学作品中,带着悲情色彩的人,往往最值得浓墨重彩地书写。但是,现实生活里往往是最易被忽略的。怀念往昔、自己找乐,于是,忽然理解了那帮白发盈头的男女“老家伙”们为什么要戴着“红领巾”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了。
为了谁?(说道)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