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幕昭其人(白描一)  

2017-08-23 21:05:45|  分类: 现象.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幕昭其人(白描一)
幕昭其人(白描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三月前,忽然得到消息:幕昭夫妻俩被云南昭通某县的公安局抓了;两月前,问在云南工作的幺妹是否可以探监,回答是“因为是经济问题,被侦查期间,不可以探监”。并告知:她已通过友人送了300元进拘留所给他们补贴生活用。我为自己的妹妹的行为表示感谢。前不久,忽然在微信上得知:幕昭夫妻已经被释放了。本想去问候一下,但思来想去,觉得佯装不知更好—因为冥冥之中,他有这一天我是有预感的。
    有的人,因为工作关系你帮过他,竟然视你为“铁哥们”,幕昭就是这样。那是1983年,因为当过县委书记志华的通讯员,所以来到城关镇当党委委员,准备提拔为副镇长。那时,要当副镇长必须首先当选人民代表,所以,党委以“必须完成的政治任务”为由,将他拿到我负责的选区参选。这对时为团委书记的我,无疑是一大考验:他来之前的“名声”并不好:人们竟然给他取了个绰号—“牛毛毡”(意为为人夸夸其谈不实在)。更有甚者,我那个选区是全镇出了名的“刁民”聚居区:由于县城的扩建,各单位大肆征地建房,又充分利用政策的漏洞只出少量的征地费用,导致被征地的农民与政府的矛盾达到解放以来的第一次“高峰”。而这个选区所在的四个村民组恰恰就是“高峰”的漩涡中心!加之平时这些家住县城“边上”的村民就喜欢“无理搅三分”,最爱指责政府和领导的“不是”,所以一般没有领导敢在此选区参选。也是那个时候,与赵ziyang私交不错的下食堂村党支部书记、已经提拔为县委副书记正准备“转正”的阳治国因为落选,所以没有当成县人大主任,致使该镇的党委书记被撤职;准备当县长的巨成在与“陪选”的一个老地下党员的“PK”时惨遭淘汰。对此,地委十分不满,要求追究相关人员的政治责任。
    面对如此严峻的“政治形势”,为了确保他当选,年轻的我想了一些“招数”:一是充分利用人们比较喜欢志华书记的这一“特点”,不遗余力地说他是志华书记的秘书,以套取选民的好感;二是要他亲自去各个组的选民大会上发言,并提醒他:“如果不去极有可能选不上”。他去了,并对选民大声说道:“你们选人民代表、就是要选那些敢于替你们说话、办事的人当代表!如果选那些三脚都踢不出个响屁的人当代表,你就是瞎了眼、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你那张三年一选的票就是浪废!我幕昭,就敢于拍着胸口对你们保证:如果选我,我就能替你们说话、办事!”由于第一次听见候选人这样表态,大家觉得很新鲜。正式投票的那天,幕昭将家里的音响拖到当时县城唯一的篮球场,使我便于掌控那现场的1200多个选民。结果,他以高票顺利当选,刚刚“唱”完票,他就把音响拖走了,使“主持人”的我只好在旁边的工商所借了个手提喇叭“完成”后续工作。不久,他又出人意料地在与前镇长的“PK”中以两票之差击败对手当选为镇长。从此,他就把我看着是“自己人”。
    那时,如果想继续“进步”,最好的途径就是上省委党校,但必须经过考试。他与其他四个被推荐考试的人员参考,唯独他被淘汰。连续考了三年,均落榜。于是,他成为职务最低的参考者(其中一个后来成为正厅级领导,其他三个都是实职县级、副县级领导)。
    1986年底,县委准备调他担任工商局长,却被老局长“四两拨千斤”给“抹”掉了(见2014年8月的拙文《乾坤大挪移》),于是改任县人行行长。1991年6月,由于所有权问题,某村民组与村闹得不可开交。甚至组织30多个村民冲击了正开着的县委扩大会议,使新任县委书记明泉下不来“台”。勃然大怒之后,县人行行长幕昭竟然向县委书记推荐我到这个企业去任厂长!并亲自做我的思想工作:“人,就是要各样工作都干一下,你是我的兄弟,去锻炼一下对你今后的发展有好处!”本来就有的冒险精神被他游说后“蠢蠢欲动”了,于是,我成为本县第一个到乡镇企业任“法人代表”的公务员;于是,我“品尝”了人生最有“味”的苦涩;于是,我经历了“死都不怕还怕活吗”的历练(见拙文《感谢你们—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于是,我彻底告别了仕途!
    不久,在与某美女竟选地区人行副行长时被击败(那美女后来当上了大市的副市长和正厅级领导,后因受贿被判刑)。他认为自己怀才不遇、仕途不顺,当了一年小宜宾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后干脆“下海”经商,弄了两个酒店、一个酒厂,还在奉节搞了个“三峡基建公司”。一天,比他早两年下海的我正在为所在企业的生存忙得不可开交,忽然接到他打来的电话:说是有急事要见我。去后,竟然是要我帮他去接管郑州的一个大酒店。
    我告诉他:三年的法人代表尚未满,企业虽然有了一些“起色”,但仍然处于困难之中。何况是你推荐的,我不能给你丢脸啊!他不由分说地瞪着眼:“你那个企业本身就是要垮要垮的,你去的这两年做得很不错了。对于生产企业,你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再干下去就没啥意思了;但对于商业企业,你还没有干过!郑州的这个酒店,就是商业企业,而且就在省委大院对面,那可是‘上流社会’啊!我相信,在那里,你的天地会更大!
   他这一蛊惑,竟然又挑起了我心中的冒险欲望。于是,我辞去了厂长之职,毅然到了郑州。去后一看,才发现问题太多:首先,发现他当初在决策上就出了大问题。幕昭根据“得中原得天下”的所谓“逐鹿”之说,以为在郑州搞个酒店即可拓展自己的“商业王国”。殊不知郑州这个地方,人们的口味太杂,纯正的川菜在这里难以立足;其次,这里的人的“排他性”极强,就连一个居委会主任也会骑在你的头上作威作福;第三,这里的人对刚刚去职的、来自四川的前省委书记很不“感冒”,于是殃及“池鱼”,使我们投资的这个酒店也被大大地冷落!最要命的是不但管理混乱,而且每个人都认为“刘总有办法!”(幕昭姓刘)因而只顾用钱、不管企业的发展和成本核算。仅举一例:我查出有4000余元对账时出入大,问负责的副经理余江,他说是“因为店里被偷了两盆铁树,所以搞了个假账来冲。”我告诉他:“你应该实话实说地向刘总汇报清楚,做假账是财务上绝不允许的!”他竟然骂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还没有说什么,余江竟然哭诉着向幕昭告状,说我到郑州后横挑鼻子竖挑眼地找他的茬!而幕昭立即打电话给我,指责我“没事找事,竟然怀疑起最值得信任的余江来了!”我当即提出辞职,他竟然以“调走余江,你当郑州的总经理”的“安慰”办法强行把我留在郑州。并说道:“你们两个,一个是我的铁哥们,一个是我的爱徒(我这才知道,余江是他练武术的徒弟),应该为了企业的大局相互支持,绝不可以拆台!”硬性的我也不客气,当即指出:“这可不是‘大局’,余江的做法,是违规。严格说来,在财务上是绝不允许的!”为此,我还指出他这样“护短”不但是害了余江,而且将来会给你自己埋下祸害!
   没想到一语成谶:这次他们夫妻进监狱,始作“蛹”者竟然是余江!幕昭其人(白描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