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新兵蛋子”(八)  

2017-07-20 21:50:04|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兵蛋子”(八)

“新兵蛋子”(八)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 13章

前几天,哈尔本就感到浑身无力、昏昏沉沉的,但还是咬着牙坚持训练和晚上的一万米跑步。今天早上,当营房的喇叭里传来起床号声,醒来的哈尔本立即觉得头重脚轻,刚下床就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被李发山拉住,并关心地问道:“你咋啦?”他摇了摇头,回答:“没啥,可能是下床急了点。”他咬着牙坚持完晨练,感到浑身发软。警侦连的生活不错,每到周末,警卫员出身的副连长金莼都要召集由各副班长组成的“革命军人委员会”制定出下一周的食谱。今天的早餐是肉卷和小米粥,如果在平时,他最少也得吃三个。可是此刻他昏昏沉沉地没有食欲,只喝了半碗小米粥就回到宿舍。

上午是探亲刚回来一个多星期的指导员程富家在转角的会议室组织全连政治学习。这是一个眼睛鼓胀、面孔泛黄,身材瘦小、相貌苍老,操着一口山西运城腔的中年人。他拿着一本《基层思想工作手册》念着:“政治是统帅、是灵魂”忽然看见一个战士捂着头做打瞌睡状,不由怒从心起、嗓音骤高:“哈尔本同志,请抬起头来!我知道,你对学军事技术很认真,成绩也不错,这很好。不过,军事训练重要,政治学习更重要!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在古田会议决议上就批判过单纯的军事观念!一个新战士,更应该政治挂帅、重视学习。正如他老人家所说的那样‘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希望你端正学习态度!”接着,他“意”犹未尽:“思想品质的好坏往往表现在平凡小事上,我们的多数战士把思想改造、斗私批修与些微小事相结合,以助人为乐为荣,做得很好,他们用实际行动批驳了右倾F案风的总头子邓小平‘雷锋叔叔不在了’的谬论。特别是侦察排的张宪、苏世民等新同志,他们经常主动帮助炊事班洗碗、打扫卫生。然而,个别同志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我回来一个多礼拜了,就没有看见他扶过一次扫帚、洗过一个碗!俗话说‘行为是思想的折射’、‘细微之处见精神’,对这样的同志、特别是个别新同志,我在这里给你提个醒:只有‘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你才有可能做好其它事,你才能成为又红又专的革命战士!”张宪、苏世民两人听后立即眉飞色舞,大有扬眉吐气之感,他俩相互挤了挤眼,并会心地向哈尔本方向呶了呶嘴。听指导员喋喋不休地指责自己,哈尔本强打精神,睁开眼睛,瞪了指导员两眼,又垂下了头:当兵是干什么的?是练好本领、平时多流汗、争取战时少流血,时刻准备着打仗!他本想与指向明显的这位领导争辩两句,但觉得浑身发软,精力不足。他在心里嘀咕着:记得儿时看过一部新闻记录片,播放的是我们的大军区司令员杨得志、许世友等将军50年代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穿着列兵军装、带着“船形帽”下连队与士兵同吃同住同训练。刚来军营的那天,当听到《师长有床绿军被》的歌曲时之所以引起自己的激动与幻化,正是出于对这些老将军的敬佩与向往。而作为部队最基层的政工干部的指导员,本应身先士卒、带头参加军事训练。一旦战争爆发,他要靠过硬的军事技术、“跟我来”的表率作风和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将连队的战斗意志充分调动出来,从而展现我军一往无前、有我无敌的英雄气概!但是,眼前这个一年前从后勤部门调来、有着14年军龄的指导员不但不参加训练,而且连训练场都没有来过一次!“你只会‘马列主义电筒照别人’你自己‘从我做起’了吗?”于是心生蔑视:你除了耍耍嘴皮子却啥都不做,拿什么服人!说到底,你不过是一个空洞无物、靠照本宣科显示自己“存在”的无能政工干部。一旦打起仗来,你连当“炮灰”的资格都不够!想到这里,干脆懒得理他。程富家见他面带轻蔑与不屑,心里更加气愤,寻思道:对于这样一个傲气十足、“打不湿拧不干的‘新兵蛋子’,魏国才却在他的面前赞不绝口,显然是看走了眼!得找个时间与他交换一下意见。”

好不容易程富家读、讲、叨完了,已近中午。

回到班里,文周仔细查看哈尔本的神态,本想说他几句,却发现了他的脸色很差,于是摸了摸他的额,关切地说道:“你的头好烫呦,赶快找卫生员看看。”

连队卫生员的宿舍兼医务室在大宿舍外的西北角,与副连长、副指导员的宿舍和通讯员、文书的宿舍分别隔一道墙,过道斜对面是连长、指导员的“小单间”宿舍。当哈尔本路过连长宿舍外时,听到指导员在里面发音:“老魏啊,你看好的这个兵可不咋样!”程富家似乎也看见了他,于是立即住口。哈尔本三步并做两步,飘飘忽忽地蹿进医务室。

398,”卫生员量完体温、仔细看表后皱着眉说道:“你在发高烧嘛,可能是急性肺炎,马上到师医院去医治!”师医院离连队只有100多米远,哈尔本立即向班长请假,晃晃悠悠地来到门诊。坐诊的医生他认识,姓周,是到四川接他们这批兵的那个军医,为人很和蔼。他立即叫来一个身穿“白大褂”、口罩上扑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的姑娘:“小康,你马上给他量体温!”姑娘很麻利地拿来体温表掖在他的腋窝。几分钟后取出一看,立即惊叫道:“402,好高哦!”“立即安排病房,马上住院!”周医生不由分说,在处方笺上急速写下药名及用量交给小康:“组织输液!”“不要,”哈尔本摇了摇头:“打一针就好了,我下午还要参加训练啊!”周医生哼了一声:“参加训练?年青人,你高烧已经超过40度了,不要命了!必须住院,先退烧,将体温降下来再检查!如果确诊是肺炎,必须立即消炎;如果是传染病,你回去会使整个连队失去战斗力!”于是,昏昏沉沉的哈尔本被小康带到病房,与几个护士、卫生员一起迅速给他安好架子打吊针,看着看着输液管,他很快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小手轻轻地摸着自己的额头,睁眼一看,只见床前坐着个非常漂亮的女兵。她微微一笑:“请不要动,这瓶输完后,还有一瓶。”声音和那双灵动生辉的眼睛告诉他,这个女兵就是小康。她递上一支体温表,并帮他掖好,过了五分钟,拿出仔细看后告诉他:“382,降下来了,但还有点烧,看来你的身体素质不错。”又道:“下午照片,看是否引起了肺炎。”说完站了起来,出去了一会儿又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来,我喂你。”自打有记忆以来,除了母亲,从未有人喂过自己,而且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哈尔本感到特别扭。小康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于是大大方方地说道:“别不好意思,喂病号饭还有端屎倒尿都是我们卫生员的工作职责。”哈尔本坚持坐起来自己吃,说是“感觉好多了”。“我端着,你动筷,这样行吗?”小康“退”了一步。为了使他不别扭,她一边端着一边与他拉家常。言谈中他得知:小康叫康莉,家就在天津市内,父亲是某军医院的院长,母亲是军医院的内科主任。她的上面有两个哥哥,都下过乡,然后参军,现在一个是某部的营长、一个是某军医院的主治医生。她16岁入伍,在师医院当卫生员已经整整两年了。听后不由暗生愧意:人家比自己小两岁,却已是“前辈”老兵了!得知他是侦察排的战士,小康夸奖道:“你们可是咱步兵中的精英啊!”“如果你指的是咱们的老兵还真是。但我只是刚入伍几个月的‘新兵蛋子’,离‘精英’还差得太远!”“训练很苦很累吧?”“是的,但很刺激!”刚吃完,病房就涌进一大群人:不仅本班全部到齐,还有连部卫生员。小康忙收拾碗筷,说了声:“你们谈,”就出去了。“有漂亮女战士服务,这院住得值!”常树文瞟了一眼小康离去的窈窕背影,开着玩笑;“看来你特想来啊!”张建民故意与他“抬杠”,两人把病房的气氛“调”得十分轻松。大家围坐了一会儿,文周要他们:“看了就回去休息,下午还要训练。”

“怎么样,没闹啥情绪吧?”等大家走后,他凑近哈尔本的身边,坐在床前轻声说道:“对于今天上午指导员的批评要正确对待啊!”

“请班长放心,我不会有情绪的。”哈尔本淡然地说道;

“那就好,”文周仔细观察着他:“中午连长还专门找我谈,说是让你多动动心、长长‘眼’,洗碗扫地事虽小,但都是眼见功到的‘学雷锋、做好事’嘛,过去有一句话不是说‘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吗!他对你在学军事技术方面的努力与成效是非常肯定的,但希望你不要因小失大。要知道,在连队,指导员的意见对个人的发展前途是很有分量的!”

哈尔本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注视着班长:“如果一个领导只凭表面现象就对部下做出结论,我不认为他是个合格的领导,起码不是优秀的领导!对于指导员的批评,我不想解释,更不愿争辩。再说,我看见每天有那么多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抢着洗碗扫地,觉得有些做假,所以才决定不做的,以后也不会做为了表扬而显摆的事情。”

“你刚到部队,很多事情还不了解。”文周给他掖了掖被角,语重心长地开导:“要知道,和平年代的部队与战争年代不一样,做表面‘文章’往往比做老实人更容易让领导产生好印象。而如果有了不好的印象,想要改变它却很难。在你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年前,我刚入伍时也以为‘当兵就是练为战’,很快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军事技术,当年就当上了副班长、第二年又提为班长。自己曾幻想着像珍宝岛那样‘时刻准备上战场’,侦察科和魏连长对我非常重视、褒奖有嘉。却被当时的指导员批为‘好勇斗狠’、‘不讲政治的莽夫’、‘罗瑞卿64年大比武的小走卒’、‘闭着眼走不看路的白专兵’,仅这些,就断了我‘四个兜’(注四)的念想。我原本打算在部队实现咱燕赵汉子的‘将军梦’,现在因为超龄,却不得不考虑年底复员回家了。今天说那么多,是希望你不要走我的老路。”看了看表,站了起来:“好了,我得回连队准备下午的训练。”

说明:以下删掉约1000字:因为不准发表。写的是哈尔本的好朋友、连队的“猪倌”到医院看望他的对话,如果不删,就出不来

下午照完片,周医生看毕最后诊断:“是肺炎,必须安心在医院住着!”

几天后,哈尔本痊愈回到连队。“来得正好,”文周兴高采烈地拉着他的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再过一周,我们就要去内蒙戌边了!”并告之:“戌边、训练,还有在国界桩附近潜伏,面对的可是真刀真枪的敌人!”

听得哈尔本热血沸腾,犹如打了鸡血:这个消息,把他心中“潜伏”着的英雄梦呓之火燃到了“极致”,瞬间将自己幻化为那幅珍宝岛油画中端着冲锋枪冲向敌人的战士!于是情不自禁地双手攥拳、显示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如果参战,这个兵不会给我们丢脸,”一旁的郑毅轻声对文周道:“完全是个‘一级炮灰’的料!”

正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个身材高大、英俊帅气的干部,文周忙介绍道:“这是刚从北大毕业回来的老排长,也是我入伍时的老班长,现在是我们的副指导员。”

“你就是那个被蜜蜂叮肿脸却纹丝不动的哈尔本吧?”副指导员热情地与他握手:“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啊。”两句话就让哈尔本产生了亲切感:“我叫李斌,的确当过文周同志的班长,他可是当年我手下最优秀的兵啊!”一旁的文周告诉他:“连长和副指导员这次与我们去内蒙。指导员和副连长与警卫排留守营房”。

“新兵蛋子”(八)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注一)《火红的年代》:文革后期的一部电影。

   (注二)“打幺伙”:方言,指饭前饭后因为饿垫补的食品。

   (注三)隋陆:隋何、陆贾,帮助刘邦打天下的西汉著名文臣;灌周:灌婴、周勃,帮助刘邦打天下的西汉著名武将。

   (注四)“四个兜”:指提干,当时的军队干部的衣服为四个兜,而战士是两个。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