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新兵蛋子”(七)(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冰火青春》 卷三 13章)  

2017-07-01 19:50:25|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兵蛋子”(七)

“新兵蛋子”(七)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冰火青春》 卷三 13章

师部营房是50年代修建的以三层楼为主的仿苏军营建筑体:一条大道将南北两个岗楼串在一起,也将前、后直属单位东、西分开。东面是后勤部和后直的运输连、军械所、医院、被服厂、木工房、澡堂等单位,以及师首长的“小灶”和几个连队的食堂。西面最南端是两楼四连接的司令部大楼。后侧是一个“工”字形大楼,中间的共用楼道将其分为两个部分:一楼东侧是直工科和电影放映队,西侧是档案室和图书室;二楼东侧是警侦连,西侧是师文艺连;三楼是喷防连,东、西两头亦有各连队自己的楼道。北面的空地是侦察排的训练器械场地和四个篮球场;师部大礼堂紧靠球场,礼堂北面就是足球场和新兵连营地。所以分配到警侦连和喷防连的新兵是最先到达连队的。

魏连长将六名新兵带进连队大宿舍时,受到全体老兵的列队欢迎。他先是将准备跟张副师长做警卫员的柳玺和等三名面孔粉嫩的邯郸新兵交给警卫排后,才将哈尔本等三人带到侦察排。巧的是:侦察排的这三名新兵也是新兵连射击成绩的前三名:79环获得第一名的是那个在紧急集合上驳斥过哈尔本的张宪,他分配到以射击为主的六班;第二名的苏亦民分配到了被称为“摩托化班”的四班,据说将来要人手装备一辆三轮摩托车,但目前全连也只有一辆。这个班的班长姓胡,是个70年入伍的老兵,其父是总后某分部的部长,因为出生于南京,故取名为得宁。由于排长被推荐读大学,所以胡班长也是侦察排的代理排长,正等待着去掉“代理”的批文。虽然是入伍6年的老兵,他此时年仅22;以77获得第三名的哈尔本被带到五班。这是个捕俘为主的班,配有一架贵重的、从德国进口的40”大倍望远镜。令他兴奋的是:班长竟然是文周!

警侦连果然与新兵连不同:警卫排是清一色的手枪,侦察排是56”冲锋枪和机枪,每班都有好几部8倍红外线望远镜。另外,每人还配备了一把亮晃晃的匕首!这与新兵连的自动、半制动步枪形成鲜明对比。

更让哈尔本惊奇的是:警侦连的被子是难度最大的、叠成五折的“豆腐块”,上面的大衣叠成“收音机”形状。整个连队的内务,每个细节都充分体现着“整齐划一”的内涵。

离开时,魏连长意味深长地注视着他:“四川兵在八年抗战、三年抗美援朝、62年中印自卫反击战中都是打出了军威和名气,咱们连10年前接收过四川兵,个个都是杠杠的!别忘了,在我们的警侦连里,你代表的是整个四川!”

 “你知道什么是侦察兵吗?”没等哈儿本回答,文周一字一句地说道:侦察兵是精英中的精英,军中之军,钢中之钢,不仅要有健壮的体魄,更要有精湛的技艺和机警的头脑,身手敏捷、胆大心细。他立即开了个简短的班务会,首先向哈尔本介绍副班长郑毅,他是杨高山的老乡、73年入伍,只说了两个字:“欢迎”便暴露出“大舌头”的缺陷。介绍其他战士时,哈尔本首先记住了三个:74年入伍、说话火爆、上下一般粗的、来自河北玉田的常树文,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湖北随州兵李发山,与河北仅隔一条黄河的、说话慢吞吞的河南兵张建民。

“我很高兴,”文周拉着哈尔本坐在身边:“小哈是高中毕业生,是我们班上文化水平最高的!他的文章写得很好,而且歌唱得也很好!新兵连三个月,他的表现是最优异的!我建议,从今天起,让他接替常树文担任我们班的代言人,常树文同志以后就专心写你的“顺口溜”。如果没有不同意见,就用热烈的掌声通过!”一阵掌声后,红着脸的哈尔本站了起来:“我是个新兵,啥都不懂,请大家多多指教!”

“你放心,我们大家都会教你的!”常树文挥了挥手:“不过,侦察兵可不好当,你就准备吃苦吧!”

“一年200个训练日,任务重、苦累不说,头脑还得够用!”张建民不紧不慢地接话说道,语气里充斥着教训的味道:“光射击就有七个练习——白天四个、晚上三个;捕俘训练有臂、腿、倒三个基本功,两套拳术,各种擒拿捕俘动作,对打,夜间捕俘,等等。仅仅练倒功,就会让你半个月爬不起床!还有攀登、武装泅渡,军事地形学、战术、化装侦察,军体五项,等等。科目繁多,样样都是‘鬼门关’!还有步兵的那一套,都得会。跟你说老实话,要不是从小在家练武有基础,我刚到连队时因为练得非常吃力,就差点被调去喂猪了,最后是连长搞了个“淘汰赛”,让我和朱胜保打了个‘五局三胜’制的‘擂’,才把他‘拱’下去喂了猪。”

“我们侦察排是个强者呆的地方,”常树文咧开大嘴:“没有真本事,你就留不下!”

“是啊,要想练出真本领,光靠200个训练日还不够,”郑毅用有些含混不清的口音说道:“业余时间都要用上,像打沙袋、拧‘千层纸’、踢沙包、练爆发力、耐力、臂力、速度、腿功等,都是需要在业余时间里苦练的。”

“说一千道一万,捕俘其实体现的是三个字,”文周注视着哈尔本的反映:“猛、准、狠,其学的就是一招制敌硬功!”

“就是,”常树文立即附和:“在战场上,如果不能一招制敌,只需俘虏叫一声,你还能完成捉‘舌头’的任务吗?!”

“也有好处,”郑毅补充道:“练好了三五个人休想近身。”

“我相信,有你们各位老兵的帮助,我会成为一名合格的侦察兵!”哈尔本坚定地说道:“我会努力的!”

最热情的数李发山:当班长安排哈尔本睡他的上床、刚散会就立即教其叠“五折被”和“收音机”大衣,还直夸“小哈很聪明,一学就会!”

翌日上午练捕俘,臂功腿功之后是倒功,文周让哈尔本“先在旁边看看老兵是咋练的”,其他七个战士赓即在水泥路上一字排开、收腹挺胸绷得紧紧的:“前倒准备——”,随着一声“开始”,只见他们一个个像硬邦邦的铁柱“啪、啪、啪”地应声撞击着地面。若非亲眼所见,哈尔本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用的是肉体!而后面的“后倒”、“前扑”、“侧倒”、“侧前滚”、“侧前扑”等,老兵们不是跃起一米多高、“嘭”地双臂与后背同时击打地面,就是腾空而起、在空中“展翅飞翔”、然后在前方两三米的地面发出脆生生的击打声。他看得是目瞪口呆,而起立后的老兵却只是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安然如故。

“这只是基本功!”文周异常平淡地一语带过:“索性大家把捕俘动作都做一遍,让小哈有个初步印象。”

随着班长的口令,什么“绊腿”、“抱膝摔”、“防左勾踢”、“防右别臂”......。老兵们的喊杀声、击打声与掀起的尘土交织着,看得他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怎么样,”动作做完后,班长问他:“有啥感受?”

 “心头有点发虚,”哈尔本实话实说:“不知道啥时候能够达到他们现在的水平?”

“只要你肯学习,很快就会像他们那样。”文周叫来郑毅:“以后他就由你带!”并告诉哈尔本:“副班长的捕俘动作在全排都是杠杠的。”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郑毅说道:“必须循序渐进地练习。倒功要先在沙坑里练,然后是硬地。你看——”,他伸出手臂、捞开衣服,露出一块块肌肉,还有厚厚的老茧:“等你练出了这些,就可以在水泥地上摔了。”

果然,练了不到两天,哈尔本的身体就像散了架似的,连上床、翻身都十分困难。在文周、郑毅的鼓励下,他咬着牙忍着钻心的痛,坚持着、摔打着,继续当着“假设敌”。而另外两个新兵张宪和苏世民却经常“哎呀哎呀”地叫着,被他们的班长呵斥着:“都是新兵,你看看人家哈尔本!”惹得两人时常在下面责怪他:“你他妈好表现自己,害得我们总挨骂!”对此,他只有苦笑:“我也痛得撕心裂肺。但是,一想到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就不叫了。你们想:与其叫着痛,不如忍着痛,因为再叫也没人帮你痛。”反把两人弄了个气不是、怒也不是。

半月后,哈尔本的基本功、特别是倒功虽然还不够响亮,但已经像模像样了。

“下一步你得跟班长当‘假设敌’,”郑毅在肯定他的进步之后说道:“人们不是说‘要学好打、先学挨打’吗?在我们排,班长的腿功是有名的‘旋风腿’——又快又猛又狠又高,只要当好了他的‘假设敌’,你才能真正理解什么叫‘一招制敌’!”他用激将的语气问道:“如果你怕,就算了。怎么样,敢不敢?”

“就这样!”哈尔本说到做到,立即主动来到文周面前。仅仅过了十分钟,左小腿肚就被踢肿起拳头大的一片;过了半个小时,别说继续当“假设敌”、就连走路都是一步一痛。

“你知道为什么腿会被踢肿吗?”郑毅一边查看肿块,一边指出原因:“因为你的腿站得太实,如果遇见腿功差的,你被踢得痛,他也很吃力!你看我的——”,他拿起一支木枪,做巡逻状。当文周骛进鸷击时,他迅速转身一个突刺直指文周胸口。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文周左手腕一拧、擒住枪筒的同时,迅速向右一闪、“嗖”的一记“右横勾拳”被他躲过,立即飞起右脚,“唰”的一脚旋风腿狠扫他的前腿肚,其“飞”起的高度足足有1.5米!而应声倒下的郑毅完成动作后来到哈尔本面前,捞起裤腿:“你看我的小腿肚有痕迹没有?”“怪了,我明明看见班长的旋风腿非常凶猛地踢你,咋就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呢?!”

“这就是技巧,”郑毅微微一笑:“虽然被踢的是前腿,但作为‘假设敌’,你必须在突刺后立即将重心移到后腿上。当班长的腿‘飞’踢而来时,你要用所学的倒功顺势往后跃倒,这就叫‘学会挨打’。如果是实战,你的这一倒,又是化被动为主动的手段,你看我——”。他叫来李发山,演绎了刚才的动作后,迅速将两腿一“剪”,非常利索地把对方扫了个“仰八叉”:“这就是侦察兵厉害的地方。因为知道有我刚才这个动作,李发山本来会采取跳跃躲开的。不过,为了让你看清楚,他就故意被‘剪’倒了。”

“所以不但要苦练,而且要巧练,更要学会多种‘变招’!”文周拍了拍哈尔本的肩膀:“好好地体会吧。”

恍然大悟的哈尔本虽然领会了挨打的“真谛”,但还是当了半个月的“瘸子”,直到那块青淤消散。

下连队的一个月里,侦察排还进行了三个项目的射击、两个项目的攀登和军事地形学训练。

射击进行的是卧、跪、立三种姿势的“第二练习”,夜间闪光射击的“第三练习”和400米距离单兵搜索前进,对半身、胸环、头部和移动等四种靶子的射击的“第四练习”,即练速度、又练精度;攀登练的是抓绳和抓钩上以及“三点固定”等三个项目,他感觉自己的臂力和腰腹肌的爆发力明显不足,所以想方设法弄到了加强这方面力度的器械悄悄地“绑”在身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出去“单练”。

本来,军事地形学这个科目应该是高中生哈尔本的强项,绘制地图和学理论时,他也的确掌握得很好。但是,在夜晚的训练的“按方位角行进”中,他竟然见了“鬼”:那还真是一个在小说里经常描写的“杀人越货”的月黑风高之夜,副班长郑毅除了一个指北针和手电筒外,还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只有12个方位角号码和“点”与“点”间的距离,限他一小时之内在6公里的路程、还要找到这12个“点”上放置的东西,方为达标。当他离开第七个“点”向第八个“点”进发时,竟然来到一片坟场!但见:阴风惨惨、磷火点点,将死寂的坟地里的荒草刮得“鬼影”幢幢,令人毛骨悚然!虽然不信鬼神,但此情此景,心里还是有点发毛。他猜想,这一定是老兵们为了破他的胆故意这么干的。于是鼓起勇气寻找副班长放置的东西,找来找去,地上除了三三两两的死人骨头和飘忽不定的“鬼火”,别无他物。正在失望之际,忽然看见一个坟头上“立”着个圆乎乎的东西,电筒一“晃”,竟是个“望”着他“龇牙咧嘴”的骷髅头!上前仔细观察,那空空洞洞的“眼眶”里竟然“藏”着一张纸条,麻起胆子拿来一看,却是七个钢笔字:“好样的,继续行进!”

等他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拿着12张小纸条回到营房时,已是59分又59秒!

通过一个多月的刻苦钻研和考试,哈尔本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实弹射击,他三项都是优秀——在卧、跪、立三种姿势对200米、150米和100米目标射击中,枪枪中靶;单兵射击,他掌握了抵近射击、移动靶、头靶,特别是三秒钟消灭一个目标的技巧;而对夜间闪光目标射击,他掌握了小说《吕梁英雄传》中描写的日本鬼子在夜间100米以外精确射击抽烟目标的技能。抓绳和抓钩考试,他拿到两个“良好”。军事地形学“按方位角行进”和实地绘图考试,拿到两个“优秀”。捕俘虽然没有考试,但排里搞了一次“对抗赛”,在“三局两胜”制中,虽然戴着防护面具,他对其他两个新兵均赢得了两个“三比零”。对此,连长魏国才在大会上点名表扬:“下连队才一个多月就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说明立足练为战、苦练加巧练是多么重要!当然,也说明你小子天生是个干侦察兵的‘料’,更说明我当初选你没有看走眼!”气得胡得宁和六班长满士元下来直骂本班的新兵:“松兵!”而文周和郑毅却相视而笑。

被骂的张宪和苏世民虽然增加了嫉妒,但也加倍努力、奋起直追了。

 就在这时,哈尔本病倒了。

“新兵蛋子”(七)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