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新兵蛋子”(四)(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 第13章 )  

2017-05-16 14:44:29|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兵蛋子”(四)(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 第13章 )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新兵蛋子”(四)

(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 第13章 )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轮船正航行在瞿塘峡中。哈尔本忙和南川来到舷梯旁。仰望一线亮光崔巍险峻的两岸山峰,俯视滔滔而去异常狭窄的峡江,被雄奇俊伟景色所迷的他忍不住吟诵起郦道元《水经注》“三峡”中的名句:“‘两岸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午夜分不见,’果然不假”南川则有些遗憾:“可惜在我们的睡梦中,已经过了夔门和滟澦堆”他也吟诵道:“‘滟澦大如象,瞿塘不可上;滟澦大如马,瞿塘不可下滟澦大如猴,瞿塘不可留’——那也是一景啊!”“但掀起的狂涛巨浪,不在几千年里吞没了多少舟船,冲散了多少木排!造成多少家破人亡,所以是个祸害。”哈尔本摇头道:“难道你不晓得吗,早在59年,它就被航道工人炸掉了。”于是,两人热烈地讨论起风景的保留与建设的破坏这对矛盾的“得”与“失”的关系。

“好好看看吧,”两人谈得正热闹,明理来到了他们身边。他一边观赏风景,一边指着山巅:“如果有一天,这些风景见不到了,你们会觉得可惜吗?”

“不会吧,”南川疑问道:“三峡可是全世界独一份啊!”

“我告诉你们,早在二十年代,孙中山就有了建三峡大坝的构想。”明理点醒道:“毛主席在著名的《水调歌头 游泳》里的‘更立西山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可不仅仅是设想!据我所知,解放这20多年,对三峡的勘测一直没有停止过。”他断定:“何时建成,只是早晚问题。而一旦建好,这里还有‘千里江陵一日还’吗?”他拟想道:“你们想,这里的江水升高为‘平湖’后,目前的这一切景色也就永远不复存在了。即使还有,也非今之三峡了。”见两人瞪大了眼睛,他劝慰道:“所以,要抓紧时间看哪!”

从广播里得知,轮船已进入了巫峡。

这时,他们看见王秘书陪着一个面孔粉嫩的新兵走过,哈尔本不由感到奇怪:“军区的秘书咋像这个新兵的跟班样地陪着!”明理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知道这个新兵是谁吗?”见两人的好奇眼神,便告知:1935年“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很快就上演了“四渡赤水”出奇兵之战。其中,有一个连长负了伤,被安排在“鸡鸣三省”交界处四川的一个老乡家养伤,受到了老乡的精心照顾。红军北上后,老乡遇到国民党的中央军和刘湘的川军多次搜查,受到残酷的刑逼,却始终没有供出这个红军连长,将他藏在山里。痊愈后,连长与几个掉队的战友夜行昼伏、迤逦往北去寻找红军,历尽艰辛,因为迷失了方向,滞留在云南。却阴差阳错、碰到了路过那里的贺龙的二、六军团,才随部队到达陕北归队。1955年,已是军政委的他被授予少将军衔,64年又被授予中将。“他,就是我们军区的宋副政委!”明理感叹道:“虽然过去了40来年,但宋政委一直没有忘记这家人。解放后,通过多方打听,前不久才找到了这个老乡家。老乡已经逝世了,他的儿子有一个幺儿,就是刚才这个,得知这个娃儿想当兵,就通过成都军区的战友特招他为自己的警卫员,所以专门派王秘书来接。人家只是搭我们的‘顺风船’北上而已。”

“这可真是‘爷爷栽树、孙儿乘凉’啊!”南川感叹道:“看那娇嫩的模样,肯定没有吃过苦!”

“你们不知道呀,现在的大多数警卫员都是长得粉嫩粉嫩的,”明理笑道:“首长们喜欢哪!记得我10岁时去军分区警卫排耍,一次上厕所时听见男厕所里有一个女人与男人说话,吓得不敢进去。等了好一会,出来了两个男人,忙问那个‘女’的咋还不出来,他们俩都笑了,其中一个粉嫩模样的人开口竟然就是那个‘娘娘腔’!一了解,原来他是新入伍的警卫排战士,是安排给军分区政委的警卫员!”

“其实从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起、就一直喜欢这些长得像女孩的男人,”哈尔本正色道:“你看那些太监哪个不是娘娘腔?至于那些官员大概也差不多,别看他们大小老婆好几房,姨太太一大堆,仍然喜欢那些唱戏的男扮女装的人!远的不说,就是被毛主席誉为‘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红楼梦》里,贾宝玉、薛蟠喜欢的蒋玉菡不就是个长得粉嫩的男伶吗?!我看呀,曹老先生只不过是用此来折射当时的社会而已!当然,皇帝为了不戴绿帽,对他们采取了世界上最残忍的手段。”他用手做了个“切割”的动作。

“还真是!”两人点头。南川突然问道:“如果部队分配时,让你当警卫员,你干不干?”

“我可没有想过,”哈尔本摇着头:“首先,不会让我干吧——因为我不是‘粉嫩粉嫩的’模样;其次,我这性格也不适合当警卫员;第三,我宁可‘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也不愿在‘大伞’之下‘温吞水’地生活。男人,来到这个世界,只有顶天立地、轰轰烈烈才不枉一生。”

“如果让你干呢?”南川仍然“假定”。

“除非是在战争中!”哈尔本想起了《英雄儿女》中的那个小刘:“和平年代我是绝不干的!”

“不过,当警卫员的确是和平年代许多新兵的愿望,”明理插话道:“根本原因就是最容易得到提拔。我父亲的警卫员现在有的已经当上营长了。”

“靠给首长当警卫员得到提拔,总让人感觉少了点硬气的东西。”哈尔本不屑地哼了一声:“我绝不希望自己成为那样的人!”

“你这种宁折不弯的性格我欣赏,”明理摇了摇头:“但容易得罪人,在生活中要吃亏。其实,你换个方向思考,如果有人给你递上一架梯子,总比自己吃力地攀登要快的多。”

“明理说得对。实现目标有多种途径,”南川拍了拍哈尔本的肩:“当警卫员就是一个捷径,不是说‘条条大路通北京’吗?只要能实现目标,又何乐不为呢?俗话说‘朝内有人好做官’、警卫背后是靠山,所以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啊!”

“我只相信靠自己的努力,”哈尔本坚定地说道:“我从来都不信什么‘捷径’!”

“我很敬佩这种硬气,它其实就是一种英雄本色。”明理呶了呶嘴:“你们知道吗,刚才走过去的魏国才连长本来是64年大比武时的侦察兵,他有3、5人难以近身的武功。66、67那两年武斗闹得很凶,那些粉嫩的警卫员就没啥用了。所以,师长外出时经常带着他去!正因为他保护师长有功,所以很快就得到提拔,现在是师警侦连连长!”

“啊,原来魏连长是警侦连连长!他叫‘魏国才’?”得到肯定后,南川挥了挥手:“我就想当侦察兵!”然后用胳膊肘点了点哈尔本:“你想当啥兵?”

“随便,”哈尔本撇撇嘴:“只要不当警卫员就行!”

“吔,你们见到本船的最高首长了吗?”明理转移了话题。

“你指的是吴团长吗?”南川反问道,然后与哈尔本相视一笑:“可能到‘碎米牙’那里去了。”

“‘碎米牙’?”明理愣住了:“啥意思?”

两人忙把昨天下午所见告知。

“我给你们讲讲吴团长的故事。”明理看了看周围,降低了声音:“比较经典。”在他的叙述下,哈尔本和南川得知:因为差两分,9岁才上小学的吴不吉初中毕业时没有考取高中。在其姐夫的帮助下,到乐山的一个粮站的榨油厂喂了一年猪,于1958年底应征入伍,三个月后下连队时被安排去喂猪。好不容易参军入伍却又是喂猪,使他很失望。正所谓“不吉喂猪、焉知非福”:他竟然因为养猪“撞大运”了。恰是养过猪,所以干起来轻车熟路,加上他有一手“绝活”:充分利用连队的条件,在饲料里拌入适量榨过油的花生渣喂猪,不仅猪长得又快又肥又壮肉质又好又香,而且肚子里的板油又大又多!其时恰遇三年自然灾害在华北平原滥殇,致使饿殍遍地。部队虽然生活有保障,但能养出肥猪者独此一人!这件事引来了他一生都难忘的贵人——师宣传科长,他为此专门到那个团蹲点,将其喂肥猪的“事迹”向《天津日报》、《战友报》、《解放军报》甚至被人们视为最高级别的《人民日报》投稿,于是有了几篇“豆腐块”报道。但科长意犹未尽,决定进行深度“发掘”,于是多次主动找吴不吉谈心。两人熟悉后,科长问他有啥“打算”。吴不吉“实话实说”地告之:自己只想每年养几头肥猪、争取入了党再复员回家找个好一点的工作。“如果你真的这样想,就是个没啥出息的糊涂虫!即政治上的‘幼稚病’患者!”宣传科长摇了摇头,然后两眼炯炯有神地注视着他,问道:“你做出了这么出色的工作成绩,难道里面就没有对它起着推动作用的思想政治因素吗?!”“我一个‘猪倌’哪里想得了那么多喔?”吴不吉感到不解。“我问你,你为啥能够做到在不增加饲料的前提下养出这么好的猪?”“加了花生枯(方言:指花生渣)啊!”“为什么要加花生枯啊?”“那样猪儿就长得快、长得肥啊!”“你说的是饲养方面的原因,为什么不找找思想政治方面的原因呢?”“我养猪就得想方设法把它们养肥,这是我的工作、它跟思想政治有啥关系啊?”“我问你,你养肥了猪是为什么?”“让战士们有肉吃啊”;“吃了会怎么样?”“会觉得我的猪养得好啊”。“这就是认识上犯了政治‘幼稚病’的表现!”科长见他执迷不悟,便开导他:“如果你是想到战士们吃了它训练起来更有劲,这就在思想政治方面‘上’了一层‘楼’;如果你体现的是干一行、爱一行,一心一意为战士、全心全意为人民,那就有了更大的升华。”科长“画龙点睛”地启迪他:“干一行、不但要干出名堂,而且还要扣准时代‘脉搏’去干,这才是‘大智慧’。你有了这种智慧,就能达到人生的‘极致’目标!”他挥了挥手:“眼界一定要开阔、思维一定要紧跟形势。当前,就是要坚决响应新任国防部长林彪元帅的号召,善于运用毛主席的哲学思想养好猪,并记录好每个环节、每个过程、每一点思考,每一点体会,形成有理论、有实践、有成果的‘一条龙’体系,就会成为大家争相学习的先进‘典型’!这恰恰是我们革命军队最需要的哪!”他拍拍吴不吉的肩:“你好好想一想,如果没有那些肥猪,我会为你写报道吗?如果只是会养肥猪,我会一遍又一遍地找你‘挖掘’深层次的东西吗?如果你不具备推广的价值,我会向你推心置腹地谈心吗!希望你能彻底明白。到那时,再联系我。”这席话如“醍醐灌顶”、让本来就有一定文化基础的吴不吉给“灌醒”了!于是,他通读了毛主席的一至四卷、特别是《矛盾论》、《实践论 》,并背诵了后来被称作“老三篇”的著名文章,结合养猪的实践,写了好几本“日记”。当然,是从担任“猪倌”的第一天补“起”的。不久,科长又去采访他。于是,一个月后,一篇《主席思想来武装 猪儿养得肥又壮》的长篇通讯登载在军区《战友报》上,署名者正是科长。其时正值全军上下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评选活动的高潮,这篇通讯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不仅在整个北京军区、而且连军委的许多领导都知晓。很快,吴不吉就成了军里的典型;很快,他又成为军区的典型。在军区甚至有了这样的口号:“全军学习廖(初江)丰(福生)黄(祖示),军区学习‘猪倌吴’于是,两年后,“猪倌吴”被直接提拔为连指导员;于是,1964年又担任了营教导员;于是,1966年参加完全军“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回来不到一个月,又破格提拔为团政委;1967年,他又参加了“三支两军”,回来后被调到军政治部,在当年的宣传科长、后来的师副政委、其时的军政治部主任的手下担任宣传处长,两人心有灵犀、珠联璧合、紧跟形势、十分密切。去年,中央政治局委员江青同志视察我们军,写下“六十六军战斗队/能文能武样样会/能文胜过汉隋陆/善武灌周吓得退<注三>的“七律”。为此,军政治部和宣传处不遗余力地组织全军干部战士连夜学习。因为有前面组织军里第三届全军运动会开幕式的功劳,加之组织学习青同志的题诗又非常卖力,所以一段时间里传出提拔他担任8师副政委的消息。没想到仅仅过了一星期,“学习”被叫停;过了15天,“提拔”就泥牛入海无消息了。

“你们晓得啥原因吗?”明理神神秘秘地小声说道:“因为江青同志的那首诗被人告到毛主席那里去了,据说毛主席批了两个字‘放屁’!不准她插手部队的事,所以提拔也就不了了之。”他稍作停顿,又说道:“但是,自从去年11月开展‘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后,部队又启用了他。这次据说让他当我们师的政治部主任,就等上面的批文了。”

“这些,都是你那个山西老乡告诉的吧?”南川笑着问道;

明理笑了笑,不置可否。

哈尔本感到纳闷:青同志是文革旗手、领袖夫人,毛主席会写那两个字吗?但转念一想,连写进党章的接班人都出了大问题,还有啥不可能呢?他忽然想起十年前读过一本《青同志批判电影300部》的小册子,其中有他特别喜欢的《上甘岭》、《羊城暗哨》、《冰山上的来客》、《霓虹灯下的哨兵》、《刘三姐》等。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不断学习,他心里的疑问就愈多:“一次几乎把解放以来的电影‘枪毙’完了,有没有批错呢?而自己为什么会产生怀疑呢?难道这就是‘知识愈多愈反动’?”近两年来,他经常陷入这种思考矛盾中不能自拔。对毛主席的敬仰,使他总是从自己的“灵魂深处”找原因:可能是自己的小资产阶级思想作怪才会有这些短视想法。对于这次题诗的内容,喜欢历史、多次读过《史记》和《西汉演义》的他又产生了疑问:“为啥专门提何、陆贾和灌婴、周勃?难道她很恨他们?”又联想起那个著名的传闻:说是“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时,毛主席一方面要许和尚多看几遍《红楼梦》,另一方面又要他做“周勃”。于是有些相信江青同志“写诗挨批”之说。不过,他认为吴团长靠别人“点拨”、带着投机性质获取名誉地位的发迹史,是很不光彩的:那是其品质上的污点!“新兵蛋子”(四)(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 第13章 )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