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新兵蛋子”(三) (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 “冰火青春” 13章)  

2017-05-06 14:54:16|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兵蛋子”(三) (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 “冰火青春” 13章)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新兵蛋子”(三)

   (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 “冰火青春” 13章)

“东方红36号”客轮顺江而下、平稳地航行在重庆至宜昌的川江上。初春的江面并不宽阔,偶尔还有木帆船逆流而上,所以客轮的航速并不快。

哈尔本从未见过如此大的客轮——水面上有四层、还有底舱,一下就装了好几百人!更令他激动的是:在众多的新兵中,只有他们的两个班住在最高层!虽然舱内的床被拆了,一个班挤在一起打地铺,但是,据明理讲,他们住的是“二等舱”,放在平时,要地师级以上干部才可以乘坐!在这层楼上,除了船长所在的驾驶室、广播室和船上的职工宿舍,就只有他们两个班和接兵的首长及随从,与下面拥挤的现象形成鲜明的对比。据此,明理放下背包就立即去了底舱,把住在那里的华宏等人叫上来“同甘”、共同观赏了半天两岸如诗如画的风光,午饭后,又陪同他们到下面“共苦”去了。新兵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非常惬意地倚着栏杆,指着、看着、说着。

独自倚靠在后侧栏杆,眺望着逐渐退去的群山,想象着当年刘玄德率领大军杀气腾腾地沿江而下、直扑东吴,“夷陵之战”兵败后躺在白帝城的凄凉托孤;李白、杜甫们搭乘木船在波涛汹涌的江上颠簸,然后或豪歌“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或叹息“云气生虚壁、江声走白沙”;年年代代,许许多多的青年才俊从这里出川......

他贪婪地眺望着两岸的风景:江山如画、美不胜收,不由心旷神怡。于是轻声哼起来:“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蓦然想起,这是一首儿时就学会的、被禁了十年的歌曲!忙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于是猜想:当年创作者在谱写这首歌曲时,来到这条江,触景生情一挥而就;于是幻化:自己在保卫“她”、与敌人殊死搏斗的战场上英勇无畏、冲锋陷阵的“英姿”;于是自豪:一个人能为自己的祖国献身其实是一种幸福!于是痴迷地“遐思”......

“说不定当年毛主席就是在这只船上吟诵着‘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的呢!”南川不知啥时候来到他的身边:“要不我们的船咋就叫‘东方红’呢?!”说着,他悄悄地从裤兜里拿出几块饼干递给他:“这是我昨天在解放碑附近的百货大楼买的,用这个打打‘幺伙’(注二)”“谢谢,”哈尔本将其推开:“我不饿。”

“吃了午饭到现在很久了,”南川又递了过来:“要到万县才吃晚饭,我们都是长身体的时候,我看大家吃饭时都不管不顾,而你总是等别人舀得差不多了才去,肯定没有吃饱,所以在重庆百货大楼专门给你准备了点东西。退一步讲,你就当是我感谢帮忙解‘围’吧”。

昨天中午,轮船到达重庆后,在军供站吃过午饭,班长专门开了个班务会,他要亲自带大家去解放碑附近的百货大楼购买一些生活用品。会上,李国全问杨高山:“我们新兵每月的工资是多少?”“战士发的是津贴,第一年是六元,”班长回答:“要等你们在部队新兵连满一个月经过体检合格后才发。第二年七元,第三年八元,第四年十元,第五年十五元。”他微微一笑:“如果你能够干那么久的话。”

“妈呦,才六元,那么少喔!”李国全直撇嘴:“我在家拉架架车一个月最少也要挣五十块!”杨高山哼了一声:“如果你提了干,一下就可以提高到五十二元!当了副连长、连长后更多,不过你得自己掏钱买军装。”李国全直摇头:“早晓得我才不参军呢!”

“国全,你这个想法不对,”南川忍不住说他:“一人参军、全家光荣,许多人想参还参不到哩!你问问大家:哪个参军是为了挣钱的?我们到部队一是尽义务服兵役,二是得到锻炼,三是保家卫国。”

“你别跟我‘弹高调’,”李国全冷笑道:“你们下乡知青一参军就是安排工作、有了‘铁饭碗’,而我们干两年回去照样挖‘蜞蟆脑壳’,咱们不一样!”

“你们的腊撒窝就在县城边上,蔬菜队、又是平坝,咋都比我们的山旮旯好噻!”万有贵一发话,杨双普立即附和,场面一下僵住了。

“不要扯远喽,”为了打破场面的尴尬,哈尔本插话道:“我认为,既然当了兵,就应该说兵‘话’:我和国全一个大队的,按政策我俩都一样。但是,我相信在部队这个熔炉里锻炼两年后,起码会成为一个经风雨、见世面的真战士!何况家里、生产队和大队都以我们参军为荣,这个价值,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我也相信国全嘴里说的是怪话,实际上他不是这样想的。对吗、国全?”

“嗯,”李国全似乎也觉得自己说话太冲,何况人家哈尔本还是社教工作组的,放下大好前途,来当拿六块钱一月的大头兵,这可不得不服!便顺“梯”而下:“南川,我是一根肠子通屁眼,你不要跟我计较。”

南川笑了笑,表示不会在意。

“是啊,你们虽然也叫‘兵’、但现在还有一个称呼,叫做‘新兵蛋子’,就是说虽然穿上了军装,但从本质上讲,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兵!”杨高山揶揄道:“真正的兵是那些有过硬的军事技术和素养、更重要的是为了祖国和战友即使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辞的战士!等到有了那种认识后,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你们就是真正的兵了!小哈说得对,战士的价值,‘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我相信你们将来都会领悟到的。好了,大家准备出发吧。”

哈尔本没有去百货大楼,说是“不想去”。实际上,他是担心去了出“洋相”:因为兜里只有一块钱和五斤全国粮票——文秀兰听说部队什么都管,便只给了他这么多。说是“家里要存钱修房子‘草’(房)改‘瓦’(房)。”

这一切,被细心的南川察觉了。他带了30元现金和25斤粮票,也知道其他新战士要么十几元、要么几十元,明理最多,母亲田妹给了他120多元“零花钱”和50斤全国粮票,说是“有备无患”。就连杨双普也从担任生产队长的叔父那里得到10块钱和20斤全国粮票!所以,他估计哈尔本是因为钱带得少,特地买了些点心送给他。

见南川神态真诚,哈尔本也就不客气了。

就在这时,船上的喇叭里传出女广播员极标准而又颇含磁性的声音:请大家向北岸看:映入你们眼帘的是一座山寨。它,倚江而起,本是建在一块数十米高、陡壁孤峰拔起的巨石之上;它,层层叠叠、依山耸势,飞檐展翼造型奇异;它,相传为女娲补天所遗的一尊五彩石,由此得名为石宝’;又由于此石形如玉印,又名玉印山它的整个建筑由寨门、寨身、阁楼组成,共12层,高56米,全系木质结构。原建9层,寨顶有古刹天子殿,隐含封建迷信九重天之意。明末谭宏起义,据此为寨,后被封建统治者镇压。它,就是闻名遐迩的石宝寨’!石宝寨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经康熙、乾隆年间修建完善。解放前由于军阀混战,国民党反动派只知残酷剥削人民,导致年久失修、破烂不堪。新中国成立后,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关怀下,1956对它进行了重新修缮。其中,顶上3层为修补时所建。我们相信:有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关怀、有党的正确领导,美丽而古老的石宝寨将焕发出更加美好的青春!

“这声音堪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南川竖起拇指:“与咱们公社那个‘椒普’相比可是天上地下!”

“的确不错,”哈尔本也笑了:“层次不同嘛”。

“这个播音员长得很美呢!”万有贵、杨双普和李国全不知啥时候走到了他们的身边,三人喜形于色、就像发现了“新大陆”般的快乐。杨双普甚至笃定:“比鲜美女还要好看!”李国全附和道:“我打10分!”

“声音与长相是两码事,”哈尔本给他们讲了个“听声音不错,就不知相貌如何”的故事:说是古代有个大家闺秀因为按家规不能出院门,所以长到十七、八岁了还待字闺中。有一天突然一病不起,家里非常着急,请了许多太医都不见起色。眼看气若游丝、生命难保,急得父母如热锅里的蚂蚁。后来,又请了个非常有名的医生,他在切脉时听见隔壁那个饭店里传来一声吆喝,这一下不打紧,但见小姐忽然双眼睁开瞬间光芒四射,赓即又闭上了。医生见此恍然大悟,诊断出病因。于是退出闺房询问小姐的父母旁边那个饭店啥时开的?有些莫名其妙的父母告知:“女儿生病前一天开的”。医生立即要求小姐的父母把那个发出吆喝声的小二叫到闺房里对着躺病床上的小姐“照本宣科”地“复述”,结果闻声惊醒的小姐睁眼一看,见是一个丑八怪似的男人站在床前。于是当即痊愈——原来她得的是相思病!

“所以,千万不要听风就是雨。”哈尔本告诫地说道。

“我们已经去看过了,”杨双普辩驳着:“真的漂亮哎!不信你们自己去看看!”他还指着不远处:“广播室就在那边嘛。”

“走吧,我们去看看。”南川呶了呶嘴,把他拉到另一边。

“我就不去了,”哈尔本拉住栏杆,摇了摇头:“你知道真正美女的长相吗?”

“难道你还有研究?”南川颇感兴趣:“给我说说。”

“我有啥研究?别说美女,平时就是见到丑女说不上三句话也要脸红。”哈尔本颇有点羞涩:“我是从书上看到的。”他告诉南川:在古代,对美女的描述最精彩莫过于战国时的宋玉,他的描述是:“眼若流萤、发若飞瀑,面若白玉、施粉则艳,口若丹石、施珠则赤,身材苗条而丰润、添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增一分则肥、去一分则瘦,举止庄重而飘逸,典雅而大方”。“还有就是诗经》里对卫庄公夫人庄姜之美的描述: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两千多年过去了,我还没有见过更精彩的描写!所以,曹雪芹老先生在写林黛玉之美时总是把别个哪一点长得好看、就说是长得像她,这便是第三种精彩描述。

“‘柔荑’‘蝤蛴’‘瓠犀’啥意思呀?”南川不解地问道;

柔荑是指茅草的嫩芽,与我们所说‘水葱样的手’意思差不多,都是指女人漂亮的手。”哈尔本笑了笑:“蝤蛴是一种虫,就是人们说的‘天牛’,蝤蛴领是古代比喻女洁白丰润的颈脖;瓠犀嘛,就是瓠瓜的米仔,又白又小又整齐,也就是我们爱说的‘碎米牙’。”

“古人真厉害!不过,咱们更得去看看。”南川竖起拇指,并撺掇道:“百闻不如一见,毛主席也说过‘革命理论要和革命实践相结合’嘛!咱们就去瞧瞧这只‘梨子’吧。”

“你真会‘运用’啊,”哈尔本笑了。

两人于是来到广播室门外。

广播这时已经停止,门半开半关着。里面传出有一男一女的声音:

男声:“你的发音很好嘛!”

女声:“谢谢首长的夸奖。”

男声:“我可是‘闻声而至’啊!见到真容更让是吃惊:因为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亲戚”;

女声:“是吗?谁啊?”

男声:“她是我的外侄女——我姐姐的女儿,但不是亲生的,儿时我还带过她。哎,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声:“你问这个干什么?”

男声:“我一见到你,就以为是她,告诉你吧,她叫郑馨,一直在四川乐山市邮局工作。我刚才还奇怪她咋调到轮船上来当广播员了呢!”接着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首长,我还真的姓郑,我叫郑洁。”播音员告诉了自己的姓名。

男声:“是吗,你们还真像俩姐妹。不,像双胞胎!当然,她比你要大好几岁。”

“这个男人是个猎艳高手!”南川悄悄地对哈尔本说道:“几句话就把人家的姓名弄到手了。”并学着《地道战》中的“汤司令”的口音:“高,实在是高!”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在这里干啥?!”后面传来一声呵斥,两人一看原来是杨高山。

正当他们俩尴尬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的确长得很漂亮、肤如凝脂齿如瓠犀,”留着齐耳短发的年轻姑娘,她嫣然一笑,说道:“首长,是杨班长。”

“哦,小杨呀,有事吗?”里面那个男声冷冷地问道。

“没事没事,”杨高山不好意思地说道:“首长,对不起,打搅了!”忙瞪了两人一眼:“还不快跟我滚蛋!”说毕,叫住两人一起边走边说道:“你们知道他是谁吗?”把两人叫到自己的卧室后,告诉他们:“他是军政治部宣传处长,据说就要调到我们师当政治部主任。现在是我们这个新兵团的最高首长——团长。”说这里,又瞪了他们一眼,叮咛道:“好奇害死猫!部队有规矩,不该打听的绝对不可以打听!更不可以偷听!”接着,他告诉两人:这里还住着其他重要人物,不可以随便去走动。

没想到人家找上门来了。当晚,轮船停泊在万县码头,为了防止意外,部队规定,不得上岸。吃过晚饭,大家正在开班务会,杨高山不点名地批评:“有些战士吃饭时又挤又抢,很不像样,饭后也不帮食堂端盆洗碗,很没素养!”这时门开了,在魏连长的陪同下,一个四十岁左右、高高大大、白白胖胖的首长和两个四个兜的干部走了进来。“首长来看望大家了!”魏连长话音刚落,刚一进门的这个首长就和蔼可亲地说道:“大家请坐下,作个自我介绍:我叫吴不吉,也是四川人,而且老家就是戎州安卞的!咱们还是一个县的,是真正的老乡!”他挥了挥手,让大家都坐下,然后用四川话说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所以,特别感到亲切啊!”气氛一下就活跃了。

从他说话的声音里,哈尔本立即判断出这人就是与播音员对话的那一位,于是与南川相视一笑。

“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首长,”吴不吉拉过同来的一个青年干部:“这是军区来的首长。”

“我算啥‘首长’呦!”那人一笑:“我只是军区的一个小秘书,是搭‘顺风船’的。你们叫我老王即可,我是安徽人,与你们杨班长是老乡。”他拉过更年轻的那个干部:“他是管你们吃喝拉撒的领导,是你们吴处长的随扈。小叶,你自己介绍吧。”

“我叫叶志明,”青年干部爽朗地自我介绍道:“我是山西吕梁人,这次专门负责新兵团的后勤工作。还有,我们都是一个师的,在师后勤部工作,到了部队咱们还会相见的。”

南川附在哈尔本耳边轻声道:“明理的老乡啊!”

“小叶的意思是说我与你们不会相见了啊,”王秘书笑道:“很对,可能今后咱们见面的时候少了,但不管咱说,这次在一起就是缘分!”稍作停留,他又开口道:“你们知道吗,吴处长可不简单哪!”接着,他大声地问道:“你们看过去年五月的第三届全军运动会开幕式没有?”南川立即回答:“去年在新闻记录片中看过。”哈尔本和李国全等人也表示看过。

“精彩不精彩?”在得到肯定答复后,王秘书有些激动地介绍道:“我告诉你们——那个大型团体操和刺杀操就是你们军表演的!”“特别是1200人的刺杀操,军容严整、喊声震天,令行禁止、整齐划一!横看竖看、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是一条直线,受到了中央首长的高度称赞!更把所有的外国武官都震住了!总导演之一就是你们是吴处长!”

“过誉了,过誉了啊,”吴不吉挥了挥手:“更正一下,总导演是总政治部和中央新闻电影厂派来的,而我只是协助他们。”

这一说不要紧,新兵们听得热血贲张: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服役的部队还有那么精彩的一笔!

“新兵蛋子”(三)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新兵蛋子”(三) (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 “冰火青春” 13章)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