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新兵蛋子”(六)(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 第13章 )  

2017-06-15 23:07:17|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兵蛋子”(六)
“新兵蛋子”(六)(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 第13章 )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 第13章 ) 

到了五月,天津已盎然着浓浓的春意:阳光明媚、绿草如茵,蜂蝶飞舞、鸟语花香,军营外铁栏杆下的月牙河闪着粼粼波光。三个月的新兵生涯即将结束,马上就要分配到连队。背包已经打好,大家坐在旁边,一边议论、猜测谁会去哪个兵种,一边等待着集合。

哈尔本听着大家的议论,陷入了沉思。他并不在乎自己会去什么连队,因为他觉得都一样:“只要不当警卫员就行!”。这一点,连魏国才连长都感到奇怪:前几天,魏连长曾经找过他并用征询的口吻说道:“你是否愿意跟张副师长当警卫员?”他立即毫不犹豫地答道:“不愿意,因为我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那个工作。”魏连长有点讶异地注视他几秒钟后微微一笑:“这样也好。”

三个月的新兵生活,他觉得应该感谢两个人:一是班长杨高山。那次参加宋参谋组织的悼念周总理的活动,第二天就有师政治部的干事来调查,新兵连是否有人去了。结果杨高山一口否定:“我们班全部进行队列补训,没有人参加”;二是副连长。当调查人员询问时,副连长也是把胸口一拍:“我们新兵连都在训练场上和室内,没有人离开!”几天后后得知:北京发生了“天安门FGMBL”,说是一些人以纪念周总理为名,在清明节前后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实为“邓纳吉”翻案,以对抗毛主席、党中央。《人民日报》还在头版位置登载了对这个事件的长篇批判报道:说是以“邓纳吉”为首的“走资派”和“反革命势力”企图以纪念周总理为名,行反革命翻案之实,有反动“诗词”为证:“欲悲闹鬼叫/我哭财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为此,中央要求各地严查这个事件段内是否有人去北京、是否举行类似活动与之遥相呼应?参加时以为只是向敬爱的周总理献上一份思念的他们仨被这种上纲上线紧张了一阵,没想到自己的两个领导轻轻地一“带”而过。

其实,当时师政治部主任吴不吉曾向师长政委提出要求:立即召开师党委专题会议,严肃查处“四五礼堂非法悼念活动”,以保持和党中央、毛主席高度一致。师长表示:“听听政委的意见。”而与新任国务院总理华国锋一起参加革命、资格很老的政委却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师组织者明明是小宋,他只不过是对周总理的爱戴组织这次活动,‘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把他揪出来如何面对老红军宋副政委?!你再想一想,为什么毛主席要把华国锋同志任命为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军委叶帅和军区陈司令员也没有作任何指示。我看呀,这件事不可冲动,要看一看,稳一稳,等军委的通知来了再细查不迟,你说呢?”吴不吉听后,暗忖:政委说得老辣而又圆滑,但却得体在理。看来江青同志太高看这支“能文能武”的“战斗队”了。自己刚调来任职,没有人脉、资历又浅,的确应该“识时务”才是。又电话请教了自己的“伯乐”,得到的答复是“慎重”和“政委的说法在理”。于是组织人员查了几天,然后上报:本师在“四五期间尚未发现有人去过北京、也未组织过相应活动”,对于宋参谋组织的悼念活动,也就不了了之。

这些哈尔本等人当然不知道。其实,在此之前新兵们都有点讨厌副连长,他似乎搞夜间紧急集合上了“瘾”:在这个又冷又困的初春,每周最少也得三次。第一个星期,他竟然搞了五次,其中有一个晚上仅隔了一个小时,就连续搞了两次!害得大家丢人现眼出洋相还不敢安稳地睡觉。那个晚上,全连只有一个人在规定的时间内“达标”,这个人就是哈尔本。为此,副连长当场叫哈尔本“现身说法”,哈尔本很真诚地说道:“每次都当着是上战场前的集合。睡觉前‘绷紧’临战这根‘弦’、按照打背包的顺序把被子、大衣和其他东西放好,集合时就不乱。”结果有个名叫张宪的永年新兵立即驳斥道:“明明是和平年代,临啥‘战’嘛!”旁边一个名叫苏亦民的新兵也附和道:“这个‘川耗子’是在出风头”。结果惹出一场、川、邯新兵连续几天的争辩:四川新兵为有哈尔本的“增光”而“自豪”,所以竭力捍卫“练为战”的“论点”;邯郸新兵本是不满副连长的多次紧急集合而“借题发挥”、将怨气撒在哈尔本身上,故意讥讽。魏连长听说后专门召开了一次点名会,充分肯定他“练为战”的意识的正确性,才平息了这次纷争。后来明理打听到,说是副连长有晚上失眠的毛病,所以只要睡不着,就经常搞紧急集合,把新兵们气得直咬牙。甚至有的私下骂道:“如此造蛋,永远只配当个‘副’的家伙!”

后因一件事,竟让副连长对哈尔本刮目相看:为了检验“令行禁止”的训练效果,前不久他故意不按常规、而是选了一个午休时间在操场搞了个“连点名”。营房周边,麦苗青青、菜花飘香;足球场上,暖洋洋的阳光,像注射了催眠剂一样令人昏昏欲睡。副连长下达了“立正”口令却故意不叫“稍息”,还呵斥了几个“自动稍息”的战士:“我叫你们稍息了吗!”而他嘴里喋喋不休地训示着,还不停地用眼光“扫描”着队列,一口气竟然讲了半个小时之久。当他刚讲不到五分钟时,一只大黄蜂“嗡嗡”地飞到他眼前,被他一挥手赶走,赓即落到第一排的一个战士脸上,然后恶狠狠地螫了战士一口,旋即肿了起来。那个战士一动不动地挺立着,一直到他讲完才捂着肿成“面包”的脸去找卫生员。这次他真正喜欢上了这个名叫哈尔本的四川兵!并亲自向魏连长提议:给这个新兵连嘉奖一次。这也是新兵连唯一的一次!他的评价是:这样的兵才是好样的!其实,被螫的哈尔本当时痛得钻心,只是紧咬牙关才挺住了:他把此刻的自己幻化成战场上埋伏着的偶像邱少云,于是反复想着那句话“要熬住、不能动”。

南川过来了。他想当侦察兵,曾经委托杨高山向魏连长推荐自己,因为他听说挑选新兵首先由警侦连挑;依次是通信营,喷(火)防(化)连,工兵营、高炮营等。眼看就要分配了,却没有任何消息。他见哈尔本在发愣,挤出一丝笑容:“要是我们俩都能去侦察排多好啊!”

“我还是那句话,哪个兵种都行,”哈尔本无所谓地说道。

“你在新兵连的表现那么突出,肯定是去最好的连队!”南川判断道。昨天,文理也评价道:“我们这批兵可能最有出息的是哈尔本。”

“集合了”,杨高山走进来告诉大家。于是,近百名新兵背着背包,整齐站立在足球场上。

“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已经圆满地完成了新兵连的训练任务,为此,我代表连领导,感谢你们,也感谢为你们服务的老兵们!”魏连长开门见山地说道:“现在由连长宣布新兵的分配,被念到名字的,请走出队列,有对应的部队接收!

已经提拔为工兵连连长的连长拿着名单念道:“到警侦连的是——哈尔本!”“到!”哈尔本走出来后,立即问道:“请问是警卫排还是侦察排啊?”连长笑道:“这你得问魏连长。”

魏连长在一旁笑道:“你小子问那么多干啥,服从命令听指挥,快过来!”

接着,有五名邯郸、永年的新兵到警侦连。随着点名,杨双普被分配到喷(火)防(化)连,明理、李国全去了高炮营,南川、万有贵被安排到工兵营,由付连长和杨高山班长带走了。到通信营最多的是邯郸永年的新兵——包括六名女战士。

分配完毕,明理、南川来向哈尔本道别时有些伤感:“咱们以后见面少了。”高炮营在市区的东面,工兵营在南郊,而警侦连就在师部大院,三处相隔好几十里。

“新兵蛋子”(六)(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 第13章 )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