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新兵蛋子”(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第13章(一))  

2017-04-20 15:12:20|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兵蛋子”

(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第13章(一))

“新兵蛋子”(长篇草根历史小说《薪火相传》卷三《冰火青春》第13章(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射进来,照在排列整齐的背包上,也照在一张年轻的脸上——崭新的“二号”军帽和冬装大小非常熨帖,仿佛就是专门为他定做的,所以给尚显稚嫩的脸蛋增添了几分英武之气。哈尔本一个人静坐在这空旷的公社大礼堂里,它暂时被用作新兵换装和歇息的地方。主席台上,用白纸黑字写的“天池人民公社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誓师大会”横幅被吹进的风刮得歪歪扭扭的,有的已经快掉了。

他瞅了一眼外面的敞坝,那里喧闹不已:换好军装的新战士们正与家人和朋友照相告别。今早离开家时,文秀兰说是害怕送行时流泪,加之公社离腊撒窝有好几里地,就不来了。所以,自己成了唯一没有亲友送行的新兵。刚才换军装时,公社党委书记和贫协主席来看望大家,他一下就认出:他们就是当年在香溪镇上与红卫兵夜晚挑灯辩论的公社康书记和“救驾”的贫协主席彭真云!他们是按惯例来探望新兵的。在来的路上,他已听说康书记“十年磨一剑”、终于要提拔到区上当领导了,所以觉得这个公社一把手与大家握手时显得容光焕发。

因为在公社没有亲友,有些孤独的他故意避开喧闹,主动要求在礼堂里“看守”包裹:其他新兵都买了崭新的提包,与军装、背包很搭配,只有他的是个旧的——那还是四年前父亲出差去西昌买的。母亲拿给他时还不忘叮嘱:“听说部队全部都包了,你换完军装后要想法把换下的衣服拿回来给你爸爸穿。”因此,他换完军装,就立即将换下的衣服委托送行的大队民兵连长带回去了。同时,还捎去一句话:“把那些书给我保存好,以后还要看的。”于是,他的提包容量虽然比别人的瘪但却重得多:里面除了部队发的一套换洗用的衣裤,就是一本《史记》和白泽送的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以及高步瀛的《唐宋诗举要》,加上10个别人送的日记本。静益读书,于是拿出《唐宋诗举要》,翻到贺季真的《送人之军》细读起来:“常经绝脉塞,复见断肠流;送子成今别,令人起昔愁。陇云晴半雨,边草夏先秋;万里长城寄,无贻汉国忧。”合上后思考了一会儿,觉得不及岑参《送人赴安西》“提气”,于是轻声吟诵道:“上马带吴钩,翩翩度陇头。小来思报国,不是爱封侯”觉得这才是此刻自己的心情。赓即换出一个日记本,打开扉页,两行遒劲有力、书法漂亮的钢笔字立即进入眼帘:“老弟将开始人生路上最要紧的生涯,望大展宏图——兄:晓锺”。然后翻到首页,拿出那支“英雄”钢笔挥笔疾书、写下了参军后的第一篇日记:“从今天起,我将把自己青春中最珍贵的年华奉献给军营。恰此风华正茂的年代,我追寻:‘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九万里’的气魄,为部队、为国家、为人民而说、而做;我相信:男儿立志出乡关,以身报国岂肯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处处有青山;我决心:练好军事本领,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政治成熟、军事过硬、思想老练、又红又专献身国防的革命军人!

“好志向!”不知啥时候,南川站在了身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与众不同,果然。”

“只是一点想法,”哈尔本不好意思地合上日记本,将其放进提包并锁好。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志向,”南川平和地说道:“在部队好好干两年,退伍回来参加工作,再结婚生子,就是我的想法。”

今天早上,新兵刚集中、带兵班长杨高山等大家换装后很快教会新兵们打背包,然后召开了第一个班务会。经他提议,南川成为新兵一班的副班长。不知咋的,他对哈尔本总有一见如故之感。

公社广播站的喇叭里突然播放出歌曲《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田边那个院边呦下功夫。深刻的道理细心领会,只觉得心里头热乎乎......”。“吔,好多年没听了,”南川感到有些奇怪:这首歌广播里“九大”前后经常播放,这几年主要放《战地新歌》、聂耳冼星海的抗战歌曲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等陕北民歌,所以那些年的歌曲播得少了。

“马上要点名了,”见哈尔本也在聚精会神地听歌,南川便指着外面:“公社李部长说要和我们照张相留做纪念呢,我是特意来叫你的。”两人于是走出。

敞坝里,一个身着绿军装、剪着齐耳短发的漂亮姑娘正拿着一部当前还不多的“海鸥”120照相机在热情地给新战士们及其家人照相。“她和我是一个大队的,也是下乡知青,叫狄嘉,是我们知青中的先进代表,已经被县里批准提拔为公社妇联主任了。她的父亲,就是我们县原来的副书记狄甫,去年调到其他县‘坐正’了。”南川呶了呶嘴,将哈尔本拉到带兵班长杨高山面前:“班长,我们的人齐了。”说完站到了副班长的位置。

哈尔本所在的新兵一班里有两个初中时的同班同学:万有贵、杨双普,他们因为个子较矮,所以站在他的左侧。

就在这时,他看见后面那排的排尾有一个熟悉的面孔——那是明理,他是新兵二班的副班长,于是点了点头。此时的明理也向他报以微笑:他刚结束与前来送行的大队干部道别。作为军分区第二政委的儿子,他已经知道了行程:是昨晚母亲田妹在给他践行时告诉他的。所以,在这里只有他除了礼节性地与送行的大队干部道别外,没有显露出任何激动的神情。

这时,哈尔本看见了班长杨高山身旁多出一个穿着四个兜军装的军人。“他是我们新兵连连长,姓魏,是个山东人。”站在他右边的一个叫李国全的新兵悄声告诉他:国全是哈尔本搞社教运动包的那个生产队入伍的,因为熟悉,他仍然把已成战友的哈尔本当包队干部对待。

此时,魏连长正一边听着杨高山介绍新兵,一边一个挨着一个地“对应”着他们。当他走到哈尔本面前时,竟然笑了:“啥,‘哈尔本’,好奇怪的姓名呦!不过模样和体格还不错。”哈尔本也多看了他几眼:30多岁的样子,端正的五官、严整的仪容,举手投足都显示出良好的军事素养。

照完相,新兵们涌进礼堂整装后,赓即进行了交接仪式。

公社武装部李部长曾经在铁道兵当了五年兵,70年退伍时恰遇部队复员全部安排工作的政策。所以,经过区委推荐,县委组织部批准,他当公社武装部长已经6个年头了。

集合、立正、看齐、报数、稍息,“立正!”李部长按照军队的要求整队完毕,跑步来到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面前敬了个军礼:“报告段组长,天池公社1976年新兵交接仪式现在开始——应到新战士22名,实到22名,报告完毕,请指示!”那个中年人似乎有点手足无措,在李部长敬礼时,忙小声问旁边的狄嘉“我该做啥呀?”狄嘉微微一笑,俏皮地“教”道:“像我这样——”,只见她举起右手,将拇指、无名指和小指头卷捏着,竖起食指和中指,并点靠着太阳穴,再向前挥一挥:“稍息、稍息,”被称为“段组长”的中年人竟然“照本宣科”地做了,惹得一阵大笑。

“不准笑!”李部长抿了抿嘴,故作严肃地瞪了新兵一眼:“下面请段组长讲话,大家欢迎!”然后带头鼓掌。段组长清了清嗓子:“一人参军、全家光荣,你们参军,全公社都光荣!我作为地委工作组的组长,也感到非常光荣!马上,你们就是部队的人了。此时此刻,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祝你们在解放军这所革命的大学校里得到锻炼,立功受奖、早传捷报!”

段组长是地委办公室副主任,据说下一步要担任这个全地区最大县的县委书记。

“现在开始交接!”李部长点一个名,魏连长就接收一个,其实只是换个方向站队而已。

忽然一阵刺耳的猪叫声响起。只见大门口突然蹿进几头肥猪,后面有个人用鞭子使劲笞着,新兵们的视线一下就转过去了。

“牛师傅,你把猪儿管好点嘛,”李部长皱了皱眉,对那个人说道。哈尔本一看,原来是“牛鼓眼”,这家伙不知啥时候调到天池公社来了,也怪,别人赶猪用根棍子即可,“牛鼓眼”却拿着一根用麻绳编织的长长的鞭子。他忽然想起了前两年《人民日报》里批判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拍的纪录片《中国》中举的例子,就是在播放革命“样板戏”《沙家浜》中郭建光唱“飞兵奇袭沙家浜”时,片子里显示的是几只尾巴打着“卷”、扭着屁股的猪,说是“恶毒污蔑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成果”,“牛鼓眼”此时吆猪如果要上纲上线还真的“挂靠”得上。

“猪儿要叫,我有啥子办法?!”“牛鼓眼”没好气地用“招牌”动作瞪了李部长一眼,把鞭子在空中甩了个响鞭,颇有点电影《青松岭》里男主角张万山“味道”。鞭声过后,那些肥猪摇头摆尾地“晃”进了坝子最里面的猪场。

原来,自从那次卖肉时与组织部副部长王福海干了一仗后,没过几天,“牛鼓眼”就被调到天池公社经营站收肥猪了。今天,他收猪回公社,恰逢交接新兵,似乎有意无意地给加了点对着干的“味”儿。

很快就交接完毕。

“亲友们抓紧时间告别,部队马上要上车走了!”李部长与新兵连魏连长商量了几句后高声说道。公社的大门外,一辆油绿色的解放牌大卡车已经停在那里。

于是,送行的亲友们又围拢来向战士们告别。明理与段组长、李部长道别;狄嘉也走到亲友已经离开的南川身边,两人相谈甚欢。相比之下,哈尔本此时更显得冷清寂寞。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脏兮兮旧军装的男人扛着两个垒在一起的箩筐走到他的面前,叹了一口气,不无怨气地说道:“我也当过兵,刚入伍时大队、公社组织了漂亮姑娘排队排地给我们戴上大红花,还敲锣打鼓送我们,比你们现在扎劲(方言:指气氛热烈)得多!到部队时复员兵全部都安排进工厂、单位,可是等我在部队里干满两年复员时却变成了哪来哪去。这不,回来挖蟆脑壳(方言:指当农民)都三年多了!”说完,哼了一声向大门走去。

望着那人的背影,哈尔本陷入了沉思。

“老同学,还认识我吗?”不知啥时候,一个姑娘微笑地站在面前。哈尔本一看:是自己初中时的同班同学鲜逸萍。两人在学校时本无啥交往,加之他当时的心里一直装着久玫,所以对其她女生没有注意。毕业三个年头了,在这里遇见她,哈尔本还是有些诧异。

“我是公社的广播员,”没等哈尔本开口,鲜逸萍便爽朗地作了个自我介绍。原来,她是因为毕业前就经自己的舅舅、公社党委康书记的安排做了公社广播员,所以初中刚读完就不想再读书了。

怪不得每天家里的喇叭传出公社广播员的声音所操的“普通话”时那么“椒盐”难听,原来是她在里面发声!哈尔本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们换军装时,我就看见你了。”鲜逸萍瞄了哈尔本一眼,非常庄重地从背后拿出一本小红皮书递给哈尔本:“送给你!”哈尔本接过一看,是时下最流行的《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袖珍本。大概由于外壳上有林彪的题词:“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现在犯忌,所以只送“红宝书”而没有了外壳。

“记住,到部队后来封信。”鲜逸萍盯了他一眼,满脸绯红,转身快步走进了广播室。

拿着这本“毛选”、看着鲜逸萍的背影,哈尔本笑了:刚才她播放歌曲《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是否有所指啊?!他捏了捏挎包:里面就有一本早上班长发的与之完全相同的“红宝书”。

“是你的女朋友吗?”李国全走了过来,赞许地点了点头:“长得还有点‘乖’啊,打得到9分!”

“别乱说,”哈尔本忙把书装进包里,摇了摇头:“是同学。”

这时万有贵、杨双普也走了过来。万有贵打趣道:“吔,鲜美女对你有‘意思’啊!”杨双普甚至翻他的挎包:“呀,‘哈尔本同学——好好学习,做毛主席的好战士!鲜逸萍赠’,真是有情有意哪!”

“胡说八道,”哈尔本绷起了脸,严肃地制止:“同学之间送本书很正常嘛!”

“她咋不送给我呢?!”杨双普哼了一声:“别说送东西,只要她多看我一眼,老子死了都值!嘿嘿,你就偷着乐吧!”这个从小失去双亲,由公社、大队和生产队干部们关照长大的、刚满18岁的家伙说话有股子匪气,所以哈尔本干脆不理他。

“你算老几?!”与他同年的万有贵竖起拇指,调侃杨双普:“哈尔本当年可是咱班学习中的这个!”“老大?”杨双普白了他一眼:“这年月,读书得行有个球用,说不定还不如我呢!”“不如你?想当年人家一篇作文被老师一念就迷倒一大堆女同学,加上模样又端正,鲜美女喜欢他很正常。像你我这样球戳戳的歪瓜裂枣嘛,恐怕得请五个媒婆轮番先吹两年等我们复员回来看有点希望没有?”看来万有贵与杨双普平时说笑惯了,两人都不计较。这不,他仍然大句小句地嘲讽对方:“你也不屙把尿照照自己:黑黢黢的煤炭娃有啥‘本钱’让鲜美女睃你?!不过——”他一本正经地告诫哈尔本:“你要注意呢,她长了一双带‘钩子’的眼睛,谨防管不住哪!”说毕两人打起了哈哈。

“你们咋一想就岔多远去喽!”哈尔本撇了撇嘴角,摇了摇头。

“上车了,”随着南川的声音,大家向大门口走去。“新兵蛋子”(长篇草根纪实小说《薪火相传》第二部  卷三《冰火青春》第13章(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