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年、那些人——“鸭”黄毛(忆旧篇)  

2018-06-01 13:42:01|  分类: 现象.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年、那些人——“鸭”黄毛(忆旧篇那些年、那些人——“鸭”黄林(忆旧篇)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认识黄毛(隐去真名),是在1983年的第一次“严打”:他家共有四兄弟,由于霸气十足、恶名昭著,被街坊称之为“四虎”。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四兄弟竟然有三个姓:大哥姓薛,二哥姓魏,三哥和他姓黄。据说是他的母亲嫁过三个男人,故四男三姓。这“四我都见过,个个的模样都不错。薛大娃找了个相貌端正、性格暴躁的县城郊村老婆,修建了当时最气派的住房,还养了一只非常凶猛的狼犬;老二在当时的县曲酒厂工作;老三和他均无业。二“黄”同父同母,肤色却有异:哥哥黄三娃虽然相貌不错,但肤色黝黑,有点像香港影星古天乐,“圈”内人称“黑”;而黄毛因头发浅黄、还带点“自然卷”而得名,加上皮肤白净,是个“典型”的“小白脸”。由于四弟兄在县城横行霸道,都是派出所的“名人”:老大匪气十足、无人敢惹,因犯事成为派出所的“常客”;老二吃喝嫖赌、样样“在行”,时不时地被派出所“请”去“摆龙门阵”;老三以赌为生、输打赢要,经常与人打架斗殴并伤过不少人;老四黄其他不“”,特好色:与众不同的是,他不是强暴女性,而是不知有啥“秘笈”、“特”招少妇们的“喜爱”——别的“花心”男人是给所垂涎的美女送钱送物、竭尽讨好阿谀奉承之“能事”,还往往得不到“芳心”;而他分文不出却有不少美女主动“投怀送抱”,还竟然出现了这些“佳人”们为他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现象。为此,在当时的城关镇的女性中,有人干脆叫他“鸭王”。那年,我被抽到派出所搞专案,第一批案子的“重点对象”就是这“四虎”,所以与他们非常“熟”。不过,审查了近半年,只有“黑虎”最后被判了三年刑,其他三人虽然都有案底,但毕竟不够追究刑事责任,所以那次“放”过了这三“虎”。此后的30多年内,养了“狼犬”的大哥薛大娃患绝症不到45岁就死了。而无业的却在相当的一段时间里,在县城的女性中继续“吃香”:据说喜欢他的美女多得要以“加强排”计数,而且这些美女都是已婚少妇—年龄都在27至40岁之间。她们的老公要么是科级、副科级实职领导,要么是经商的“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所以黄毛与这些美女打得火热却无需掏钱。对此,一时间,他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些“花包谷”(方言:指花心男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人甚至不惜“上门”“拜师学艺”,却仍然不得“要领”。于是,黄毛在县城又有了个新“名字”:少妇“SHA”(因怕成为“敏感关键字”,所以此处用拼音,下同)。其意不言自明。
   我有一个熟人名“”,有一定才华,还读过省委党校,是当时X委的“培养对象”,但骨子里是个“花包谷”,当我们对男女之事还在懵懂之时,他早已“醒事”(方言:意为“性”的成熟),在读G中时就开始谈恋爱并一下“串”了两朵“金花”。参加工作不久与其中一“朵”结婚后生了个女儿,担任X委办副Z任时又与一个小他近10岁的美女打字员“娟”有了婚外Q,于是与那朵昔日的“金花”离了婚,在调往司F局任局长时与打字员“名正言顺”地“结秦晋之好”并将其调到身边担任了局办公室副Z任。殊不知既然你能“钩”上“娟”,“少妇SHA手”就不能“钩”她?!不久,当这位“醒事早”的“”局长又调任县ZF委副S记,却得知自己的新婚妻子“娟”少妇SHA”早已有了一“腿”。不仅如此,少妇SHA手”赌钱时,“娟”不但出钱,而且还在旁边痴痴地陪伴!被“戴绿M”的“风”勃然大怒,但由于从Z多年,已积累了许多“谋略”,于是“计上心来”:一天,他瞅准机会,打电话给刚调来不久的县G安局长老万,说是“有人举报,现在一些男女正在城关镇的‘九鼎茶楼’赌钱,由于打得很大、影响极坏,请务必去一趟!”那时的县G安局长还只是正科级,受Z法委的领导。见是Z法委副S记亲自打来的电话,不明就里的老万便亲自率领几名警察来到九鼎茶楼。果然有10来个男男女女公开将大把钞票摆在桌上“焖鸡”(一种用扑克牌赌博的方法)正欢!其中就有“娟”少妇SHA”黄毛——当时,他一边“不经意”地翻看那“三Z牌”、一边旁若无人地与她搂L抱B卿Q我我,一点都不“忌讳”。“赌博还耍L氓!”军人出身的老万见状,气愤不已,当即要求治安大队将这伙人按照《治安管理条例》(后来许多年后才修改为《治安处罚法》)予以拘留。没想到当晚就有人找上门,开门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打电话给他的Z法委副S记“风”!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风”的来意竟然是将“娟”“保”出去!十分纳闷的他翌日将此事告知“圈内”方知:自己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当了一回“风”的“qiang”使!此事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成为了一段县城G场中的“笑谈”。
    俗话说:夜路走多了会遇到“鬼”,这似乎成了一条“铁律”。“少妇SHA手”黄毛也不例外:2013年后,由于“八项规定”的实施和管理的严格,更有年龄的增大,他的“红颜知己”仅仅留存于“商界富婆”中,虽然不乏其人,但与过去相比,毕竟少了许多。关键是留下了SHA身隐患:原来与那些美女公务员及事业人员鬼混,即使被他们的老公知晓,也不过像“风”那样利用职权蹲蹲“班房”(方言:指监狱)或玩玩其他“阴”的,好歹不会要小命。而商界就难说了:不少男富翁自己可以“外面彩旗飘飘”,却总是要求“家中红旗不倒。”如果知道家里那位也红杏出墙,往往会采取极端手段!三年前,“少SHA”黄毛在一个晚上突然消失了,至今仍没有踪影。说法很多,但最集中的是:说是那年的岁末,在一个月黑风高、雨雪纷飞的寒冷之夜,大约是半夜一至两点之间,在著名的向家坝水库边的一处偏僻的陡崖上,一辆车灯贼亮的高级轿车停下后,下来两个人,将一个麻布袋扔进了库里,由于其中加进了不少石头,那个袋子很快就沉入深不可测的水库里。里面装的就是那个风靡一时的“少SHA黄毛!
   这个说法是真是假,谁也不知。但从此以后,我们在县城再也没有见到这个著名的“少SHA”。不仅他,家里的其他两“虎”似乎也都不知所终。

忽然想起《父与子》里的一句“名言”:一个人把他整个的一生都押在“女人的爱”那一张牌上头赌博,那张牌输了,......这种人不算一个男人,不过是一个雄性生物。“少SHA黄毛也许只能算一个“雄性生物”而已。

那些年、那些人——“鸭”黄林(忆旧篇)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