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龙”不回家(实录)  

2017-01-06 13:50:47|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不回家(实录)
此“龙”非龙(记录)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退休快一年了,许是工作了40余年,有时总免不了对那些岁月的回忆,特别
年关逼近,访贫问苦工作即将开始,于是有了这段回忆:
我们这里有一句老话,叫做“船上的人不得力,岸上的人累断腰”。意指过去
船上的两个舵手(本地叫前后“领江”)如果不尽力,即使岸边拉纤的人把腰
累折了那船也不可能正常行进,喻指如果家里人不努力,谁也不能真正帮上忙。
工作生活中,我们常常遇到这种情况。
县城北郊有一个长沙村,村公所离城区还不到3华里,是典型的城郊村。
村公所位于少娥山东南角。远远望去,一棵硕大的黄角树葳蕤挺拔、犹如一把巨伞撑着那片蓝天;走近一看,有块约两吨多重、形状像只Ha蟆的大青石“昂首挺胸”、伫立在树下,由于这里的方言称Ha蟆为“蜞蟆”,故人们把此地也叫做“蜞蟆石”;石旁有一眼汩汩涌出、从未干枯过的水井。省道宜屏公路从东侧穿过,更为这里锦上添花。曾有“风水先生”说此地是“风水宝地”,曾“预言”住这里的人家都会肥得流油。为此,当年建村公所时专门给这块“蜞蟆石”建了一个水池,让“它”倚靠大树、“端坐”池中并“翘”望远方,说是“依山傍树、聚宝利民”。不知是巧合、还是由于离县城近的缘故,住这里的8家村民都过着富庶而惬意的生活。
但黄老大家是个例外。
16年前,长期分管城区工作的我被领导加了一项任务:联系该村。下村第一天就是春节前的访贫问苦。村干部安排到“蜞蟆石”坎下不远的黄老大家。开始,我认为太近,提出去个“最穷、最远的人家”。村支书江澍(见拙文《玄之又玄》)答曰:“这家就是最穷的!”见我半信半疑的神态,他笑着说:“我敢断定你在城里从未见过这么穷的家庭!”离开村公所往坡下仅走两分多钟,但见:一所孤独的土墙危房在寒风中茕茕孓立——墙体已经垮掉了一半,给人以一阵大风亦能吹垮之感;坑坑洼洼的屋前敞坝长满了杂草与青苔,平添了几分冷寂与荒凉、并与周边黑油油的田土形成极大的反差。“这就是黄老大家,”江澍带领我们走进房内,我仔细打量:从龇牙咧嘴的道道墙缝“吹”来的风把昏暗飘摇的10瓦日光灯“晃悠”着,闪出憧憧怪影,更“彰显”出家庭的困境!破旧的、包括厨房共三间的、向上看得见天、平视透过墙缝清晰可见野外田地的室内,没有床、桌,甚至连椅子也没有,只有用捡来的破布、破棉絮、破蚊帐混堆垒成的“窝”......。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如“好贱”所形容“连小偷都得流着泪走”的“货真价实”的贫苦人家!“我没说错吧?”透过昏暗的灯光,看清屋内有三个衣衫褴褛、精神萎靡、容貌特显苍老的人,江澍指着其中一个瘦骨嶙嶙、面容枯槁的中年男人说道:“黄老大,党委、政府派人来看望你了!”赓即介绍:旁边那个白发苍苍、看去比实际年龄至少大10多岁的老太“这黄老大70多岁的母亲”。又指着坐在破旧的灶台旁的那个浑身上下皱皱巴巴的妇女:“这是他的妻子,你看她起码有60来岁,其实40都还不到!她常年患有哮喘病,不能干重活。有一儿一女,大的11岁、小的7岁,他们读书的所有费用,都是村上找学校免掉的,这是个非常贫困的家庭。”当我将20斤大米、5公斤食油、5斤猪肉、1公斤白糖和两公斤面条递到黄老大手里时,感觉到他的手在发抖!忙关切地问:“你病了吗?”一旁的江澍见状摇了摇头:“他一激动就浑身发抖!”然后贴近我的耳边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们送的,大概就是黄老大家今年的全部‘年货’”!并当着黄老大大声说道:“他家里喂猪猪死、养鸡鸡亡,村两委想过许多‘方’、帮过不少忙,但无论咋样,他家非但没有‘富’过‘康’过,而且在全村贫困户中一直‘名列前茅’!”一旁的黄老大除了点头哈腰表示认可,竟然没有说出一句话。我不由叹了口气:穷困,往往使人失去自尊!
“这家还是有‘亮点’,”离开黄家,江澍告诉我们:家徒四壁的黄老大的儿子黄龙、女儿黄凤,虽然还很小,但学习都不错,是各自班上学习的佼佼者,所以一直是村两委重点帮扶对象。“不过,黄老大有个毛病,每到娃儿开学,他就会因为学费等问题急得浑身发抖并导致精神失常!”江澍一边介绍一边摇头:“所以,他家的娃儿读书全靠村两委找学校一边减免费用、一边解决生活费,这对我们而言早就习以为常。”他苦笑道:“说实话,对他的娃儿,我们比对自己的还要上心得多!”我当即表示:从现在起,一定尽力帮助这一家人。
从此,政府有点“好事”、我们首先争取弄给黄老大家;每到访贫问苦活动,我们“首选”角色都是他家。为了帮助他,我们还通过民政、助学、工会甚至“红会”等渠道争取到帮助,还介绍财政殷实的市、县领导机关对其“对口帮扶”,使之每年能够得到至少2000元现金以及价值不少于2000元物资的帮助。
若干年后,黄龙高中毕业的当年就考上了“二本”宜宾学院,我们又为其争取到必要的费用,没有让黄老大出一分钱,使那个一着急就浑身发抖的父亲还没有精神失常就稳住了情绪。
又过了三年,江澍找到我并告知:黄凤考上了西藏大学,现在连2000来块钱的学费和去学校的路费都没有,加之从未出过远门,还得有人送她去,故请我想办法解决4000元钱。我通过好朋友、民政局张局长和肖书记特地弄到了全县每年只有4000元/个、共计10个名额“帮扶指标”中的一个,还被肖书记责怪了几句,说是“名额早就安排了的,硬是把已定给穷困乡镇的挤掉了一个拿给你们的!”当江澍得到经费后到我办公室来告知,经商量,决定由他亲自送这个小姑娘到拉萨入学。江澍一走,办公室的老梁就迎头“泼”了我一盆“水”:“你‘开后门’帮了这一个,却让其他乡镇可能更贫困的一家因此失去了急需要的帮助!”他说的是事实,我听后竟然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犯罪感!
五年前,大学毕业的黄龙考取了大学生村官,每月有近2000元的收入,加之抽调到我们机关,福利条件在全县是最好的。很快就与同班一个相爱多年的女同学结婚,而她又很快考上了公务员。前年,黄凤大学毕业并很快找到工作 。获悉后,我感觉松了口气。由于县城的飞速扩建,2013年我没有再包该村。谁知2015年搞“‘精准扶贫”时政府又把黄老大家作为该村“首选”、而且还安排在我的身上!我觉得非常奇怪,问询领导,说是村上报的;找到江澍询问“为什么?”江澍的回答非常简单:“因为他家仍然是全村最穷的!”我把这两兄妹的收入算了“平均”账后提出:“这家已经脱贫,不应该再帮扶!”江澍摇了摇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哼了一声,腔调有些变味:“破房还是那所破房,屋里还是没有一张像样的床,家徒四壁的现象一点没有改变,还有一个年近90的老娘!就三个老人的实际情况,其生活窘境比过去还不像样!”说完还特别强调:“你想,在离县城不到3里的长沙村公所处还有一个全县最贫困的家庭没有帮扶到,‘精准扶贫’岂不是一句大笑话!”我质问他:“那对‘龙’‘凤’兄妹的收入为什么不算到其家庭收入里去呢?”他瓣着手指数落道:“黄龙在县城租房住,每月租金近千块,老婆生了娃儿,两人虽然有5000来块钱,但没有拿一分钱给家里!黄凤在外地工作,据说除了逢年过节,平时也没有钱寄回家!所以他们虽然工作了,但家里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他将嘴一咧:“别看黄龙住在县城,有那么多的节假日,却从来没有回过一次家,更不用说帮家里的忙!”“节假日他干啥去了?”我好奇地问道。“喝茶、会友,伺候老婆!”江澍撇了撇嘴:“你还可以在金沙江边看他钓鱼!玩的是‘工作’后的‘派’,”江澍无可奈何地说道:“反正就是不回老家。”对此,我针锋相对地问了三个问题:为什么黄龙不回家里住——县城离其家仅10多分钟的路程,还可以节约一笔租金;为什么黄龙不充分利用周末为其家里劳动,年仅20多岁的小伙子难道不比我这个老头强?!为什么黄龙不正视并想方设法改变家庭的困境:“我也是从贫困家庭走出来的,深知自力更生比啥都重要。”
“这一切你得去问黄龙!”江澍没好气地说。
当天下午我就找到黄龙所在办公室主任,说是不在。翌日是周末,我去金沙江边散步,但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江边一边抽烟、一边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两根鱼竿和江面。我立即走了过去:“这不是黄龙吗?你咋有闲心钓鱼啊!”这个长相还算英俊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玉溪”烟头一扔,似乎没有听出我话音中的责问,微笑道:“没事玩玩。”我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去帮忙,他竟然说自己把一切闲暇时间都用了复习准备考公务员了。我便问他:“我办了那么多期S论培训班,免费帮助30个村官大学生和技术学院、专科毕业生考上了公务员,其中有有一半人的文化基础都不及你,我也多次通知你来参加,为什么一直不来?”他说是见参加者太多,不好“再添麻烦”。我有些愤怒,责问他为什么宁可每月花上近千元在城里租房、也不愿每天走10多分钟回家帮忙,他竟然冷冷地回答:“我建立了自己的家,管不了那么多!”“那是你的责任啊!”我非常生气,责问他难道不懂“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浅显道理:“面对贫困,你竟然把自家的老人扔给了政府来‘精准扶贫’,这像话吗?!”他竟然推说自己“还有事”、借故收竿跑掉了!
两天后,我找到领导:坚决不帮黄老大家“‘精准扶贫”。并建议,以组织的名义要求黄龙——立即回家!此“龙”非龙(记录)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