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再见“毽子妹”(人物)  

2016-03-31 20:52:27|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毽子妹”的故事(人物)再见“毽子妹”(故事)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因为保养身体,所以我得坚持每天沿金沙江边的大堤走6公里;因为退休了,所以现在可以在上班时间去了;因为要路过江岸边的广场,所以要穿越人群、特别是老人最集中的“娱乐区”

这里每天都有若干个老年“社团”在不同角落引吭高歌:有的有乐队伴奏;有的放伴奏碟;有的是锣鼓“伴奏”;有的是清唱;还有的边教边卖伴奏碟;更有的明码实价地收一元钱一首......

唱歌的水平也很不平衡:有乐队伴奏的显然经过专业培训,唱得有板有眼;靠伴奏碟的则参差不齐——有的尚可,有的“五音”虽差、但感情充沛,有的完全是在那里“吼叫”;还有的人除了没有乐感、其他都有——使人不由联想起当年在中央电视台“非常6+1”里特地“请”来向全国人民“演绎”《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新唱法”的那个绵阳的看门人“老万”......

歌声鼎沸,汇成了极高分贝的“交响曲”。过去不分早晚地“引吭高歌”,所以来老龄办告状的很多;现在已改成与上班时间“同步”,所以“和谐”了不少。

看来,大多数的人来到这个世界都在竭力“展示”自己的存在与价值。当别人嘻笑他们自不量力时,人家可能为此自豪快乐着呢!

不管怎样,自娱自乐,无可厚非。当我穿越这个“闹市”区域,却被一个带着小孩的女人从旁“闪”过来拦住了去路,她似乎观察我一会儿了。

“叔叔,您不认识我了?”她手里拉着一个约三岁的男孩,微笑着问我。

这是个身材较矮、有些“富态”,年约45岁左右的中年妇女。

“你是——”我不记得见过她,愣住了。

“快叫祖祖!”她极为热情地将小孩贴近我:“这是我的孙孙!”

刚退休就被一个陌生人给了这么高的“辈分”,我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想一想,”可能是见我有些尴尬,她提示道:“84年,踢毽子!”

“你难道是——”我仔细打量着这个女人,猜道:“当年的毽子妹?”

“就是啊!”她竟然高兴地放高了分贝。

我有些不敢相信:这难道是当年的那个13岁的踢毽子的小姑娘吗?!那可是个眉清目秀、小巧玲珑的小姑娘啊!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头发花白、满脸皱纹,怎么也与当年那个充满灵气、美丽可人的小姑娘对不上“号”啊!

那年我县举办首届“丰收杯”农民运动会,有16个区镇(那时尚未撤区并乡)、86个乡镇组团参加:因为要写进《县志》,所以年龄到“点”、已经退下的刘副县长“主动”要求担任大会“主席”,使刚接任的罗副县长非常不满;因为是首届,所以各区镇秣马厉兵、四处收集体育人才;因为“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县委段书记语),所以县里花了700元钱定制了一座用竹篁制成的“丰收杯”(这在当时可是很昂贵的哪!);因为刚刚建立了县电视台,要首次用电视转播,人们都跃跃欲试、激情四溢。比赛的项目也很独特:除了篮球、田径、中国象棋、拔河等内容,还有拧扁担、挑水跑、“打连架”(农民收麦子、油菜籽时脱籽的工序)。最精彩的当属踢毽子:毽坠用一个铜钱缝着,毽翼是五颜六色的公鸡毛点缀。内容有三分钟定点踢、不定点踢和花样踢三种。

为此,我很着急:明天就要上报名单了,作为城关镇的代表团的“常务副团长”,我把本镇的应届高中生网罗“麾下”,由于得天独厚的的区位优势,男女篮球队、田径队、象棋队、打连架队、挑水队等都没有费多大功夫就选好了队员,独缺一个踢毽子的选手——虽然许多人自告奋勇,但经过目测,都不理想:别说踢出“花样”,就连“不定点踢”能踢上20个的也没有几个!“定点踢”时更是踢不出三个就踢出了划定的圈,按规定,踢出圈即失败。名次是靠积分来算的,而踢毽子的三个单项加起来要顶一个篮球队的积分!可见其分量。据说其他区镇踢毽子的高手云集,而我们这个以县城居民为主的城关镇显然在这方面是“短板”,有的区镇已经“放”出话来:“我们将靠农村特有的‘强项’战胜城关镇!”书记、镇长给我下了“死命令”:“每个项目都要拿前两名,并夺得总分第一名!”“内”“外压力”的双重“夹击”加之时间的紧迫,使我有些着急。

这天下午,夕阳西下,巍峨的少娥山被抹上了一层黛青色,给走在曲曲弯弯的柏树溪岸的我的心境频添了几分幽暗:除了打听和目测,这几天,我走遍了辖区的山山水水、街头巷尾,四处寻找踢毽子的选手,却总是希翼而去、失望而归!眼看报名的期限就要截止,踢毽子的选手还没有着落,怀着最后的一线希望,我“拉”着被阳光拖长的影子有点垂头丧气地前行。

转了一个湾,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同时也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循声而去,只见溪边一座茅草屋外一个10来岁的小女孩放下正在啼哭的婴儿,哄道:“弟弟不哭啊,姐姐踢毽子给你看!”说完拿出一只鸡毛毽踢了起来。但见:那毽子仿佛有灵魂似的,经她那灵巧的脚尖“点拨”上下翻飞,划出一道道缤纷的“虹”弧,一会儿“越”过头顶、一会儿“跳”到肩前、一会儿“飞”到背后,再经她的脚跟一“弹”,又“听话”地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飘”回脚尖......。说来奇怪:看着看着,坐在地上的小家伙竟然真的不哭了。

而我则看呆了:众里寻他千百度,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立即上前询问这个面相清丽、小巧玲珑的女孩,得知她是家中的大姐,刚满13岁,却因家庭贫困读完小学就辍学了,在家中带这个还不到半岁的幺弟。她告诉我:父母上坡种地未归,两个妹妹:一个8岁、一个7岁,正在堂屋里做作业。听说要她参加比赛并给她20块钱,这个美丽的小姑娘睁大了眼睛,有些不信:“踢毽子也能挣钱哪?!”两个妹妹闻声而出,忙去叫回劳作的父母。那两个老实巴交的夫妇很爽快地答应了。当然,我始终没有将这个严重超生家庭的情况向领导汇报,所以给她登记的名字一直都是假的。

比赛那天,小姑娘穿着崭新的“增尔色”运动服,从分组赛一直到决赛,都是“一骑绝尘”,最后还引来了书记和县长莅临观看。“大家快来看‘毽子妹’的表演!”县委段书记饶有兴趣地大声“招呼”四套班子:“这简直是在耍杂技嘛!”镇党委、政府的两个“一把手”在一旁也得意地笑了起来。镇长还把我拉到一边悄声问道:“哪里发现的?”“柏树溪边,”我只是强调了小姑娘的家庭困难,并趁机要求给其加补助。镇长一高兴,立即用竖起拇指道:“给100块吧!”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才40多元呢!

如愿得到首座“丰收杯”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被段书记“命名”的“毽子妹”。如今,32年过去了,岁月这支“笔”早已把她“涂抹”得面目全非!

“毽子妹”告诉我,她18岁就与人结婚,生了一儿一女,都结婚了,如今已有两个外孙、一个孙儿和一个孙女——这个小男孩就是她的孙儿。

“儿子、媳妇就在县城做生意,”她一脸幸福:“在‘现代城’买了房子,再过几个月,这个小东西就要上幼儿园了!”

“我不上幼儿园!”小家伙竟然用哭声反抗着“毽子妹”。

“不上幼儿园你就得当叫花子!”“毽子妹”吼道。

“当叫花子我也不上幼儿园!”小家伙毫不示弱,并揭起“毽子妹”的“老底”:“爸爸说你也没有读几天书!凭啥就要我上幼儿园?!”这两娘孙竟然当着我的面“掐”了起来。“让您见笑了!”“毽子妹”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一听说要上幼儿园,他就又哭又闹!”

于是我不得不向小家伙解释:“你奶奶当年读书少是因为她家里养不起,你不同啊!”

“是啊,”“毽子妹”对小家伙“威胁”道:“如果不上幼儿园,将来长大了你只能捡垃圾!”

“捡垃圾我也不上幼儿园!”看来小家伙根本不“吃”奶奶那一套。

“看来我没法做你孙子的‘思想工作’,”我双手一摊,告辞了。

走在江边,萦绕在脑子里的还是当年那个“毽子妹”而非现在的奶奶。并思索着一个问题:“如果当年‘毽子妹’生长在一个条件好的家庭,她会怎样?”

历史没有如果,人生亦如此。其实,各人有自己的活法:你觉得有价值,别人不见得认为有价值;你觉得没有价值,别人未见得认为没有——“毽子妹”与孙子的“掐”难道不是难得的天伦之乐吗?!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