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晓锺与开明(朋友实录)  

2015-09-02 11:38:00|  分类: 职场·创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晓锺与开明(朋友实录)晓锺与开明(人物)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晓锺和开明是一对夫妻,亦是我30余年的好友。

   晓锺的父亲是解放前东大路一个重镇的中学校长,也是当地有名的画家:书法、国画均有造诣。耳闻目染,晓锺两岁起就在父亲的指导下写字绘画。16岁初中毕业就被县川剧团聘为道具制作者。其实,他的学习在班上名列前茅,上高中考大学都极具潜力,但由于父亲是“臭老九”,那时的工作比读书更重要,所以父亲也就同意了他的选择。制作道具,使他的书法绘画得到极大提高;工作之余,他还学会了二胡、京胡和小提琴;艺术的熏陶,在川剧院通过研究川剧和清音,他竟然融会贯通,写了几个方言剧,拿了个地区“优秀奖”;谱写了好几首颇具四川民歌特色的歌曲,什么《越溪河畔》、《黄山茶歌》、《岷江浣纱女》,等等,在我们这个闭塞的小城传唱一时。就连当时被下放到县二中教音乐的川音大副教授、50年代著名蜀南民歌《一根扁担闪悠悠》的词曲作者匡老师听后都感慨:“此人可是个音乐创作方面的好苗子啊!” 那个年代,因为“成份高”、又不善言辞,一晃二十六岁了还处于“缘分未到”的“境地”,家中为此十分着急。谁知姻缘未到不知道,一到全团吓一跳:川剧团的当家花旦开明不仅唱念做打惊艳四座,而且长的非常漂亮,追求者甚众。就连有“脚猪子”之称、觅美无数的县委宣传部长也专门离了婚来加入求爱大军,却遭到断然拒绝。不过,面对众多的追求者,她丝毫不为所动。“东挑西挑,你到底喜欢谁啊?”父母责问她;“晓锺”,当她说出这个名字时,父母同时愣住了:“就是那个貌不惊人的‘高成份’小子?!”母亲甚至吼道:“你喝了啥‘迷魂汤’挑了这么一个‘漏油灯盏’?!”她讲了一大堆晓锺的优点,恐怕连他本人都“总结”不出来。然后表明:此生非他不嫁!“你敢跟他好我就死给你看!”母亲威胁她;“你要反对我跟他好我现在就死给你看!”她立即“回敬”母亲,并跃上三楼家中的窗户。吓得父亲拉住她、吓得母亲忙服软:“老娘同意了!”母亲同意,父亲就没有不同意了。于是要求把晓锺叫到家里见个面。“他还不知道!”“啥,他不知道你就要死要活了?!”父母大吃一惊。于是,晓锺被开明懵懵懂懂地从工作室叫了出来:“你喜欢我吗?”于是,晓锺以为自己听错了要求她再问一遍;于是,当天晚上他们就乘公共汽车来到戎州的开明家。以后的事情就“水到渠成”。

       不久,晓锺被调到县文化馆。其书法、国画已在戎州小有名气。开明也调到城关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于是我们很快成为挚友。

晓锺与开明(人物)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1988年6月,晓锺辞去工作下了“海”。先是在新成立的海南省搞房地产,三年就成为“千万富翁”;接着倒欠银行1000多万债务,还完后变得一文不名;又回到成都,靠朋友借款搞起了酒店。1994年末,我正落难:下“海”已经三年,父亲病故,脚被摔伤,单位领导以“查账”为名对我担任法人代表的企业进行细查,并动用了检察院,企图把我弄进监狱,但未果——查了三个月,却证明我是一个干净、廉洁的厂长。于是领导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变,要我回单位,说是一定重新“启用”我这个“人才”;于是,我按照父亲的遗嘱,去处理在中原省城的善后事务。途中路过成都,住城北某宾馆。听说他们夫妻在附近开酒店,便打了个电话问候,殊不知一会儿就来了两辆轿车,专门接我们夫妻到他们的酒店。那是一座富丽堂皇、档次颇高的三楼一底、还有停车场的酒店,仅服务人员就好几十人。那晚,他们夫妻陪我们在楼下大厅里吃饭,旁边的服务人员竞达16人之多,却不见有客人上门!见我奇怪的神情,晓锺笑曰:“今晚不对外、客人就是你们俩!”我在中原那个省城也是管理酒店的,知道今晚的开销不菲!开明说道:“你们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如此做,也许才能真正表示我们的一点心意!”那晚,我们两对夫妻在他们的一套刚买不久的高档“卡拉OK”音响设备“伴奏”下互相唱和,到12点后才告别。妻很感慨:有这样的朋友,足矣!

晓锺与开明(人物)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10年后 ,我组织单位参加县里的一项体育活动,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转身一看,竟然是开明。质问她为啥回来不打招呼,她一笑:“怕麻烦大家!”匆忙间得知:这10年晓锺充分发挥在川剧团搞道具的特长,开了广告公司;后来又搞起了房地产;再后来成为成华区的著名房地产商。然后托我帮个忙:她要买社保,找了好多个主管单位,均以各种借口不予理睬。于是想起了我想办法。我跑了几天后电话告诉她,资料已查清,但由于几次调动和一些单位主管的不负责,把她的档案给弄得七零八落,加之现在的社保政策改革,要交两万多块钱才能够接工龄、买社保。“这是啥世道啊,我14岁参加工作,干了几十年竟然成了‘无业者’!”气愤之后,她委托我帮办。“你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晓锺知道后,非常气愤地质问她:“难道我们挣的钱你还花得完吗?!难道我挣的钱不是你的吗?!难道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吗?!”开明的回答十分简单:“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证明为共产党干了几十年工作!”然后反问丈夫:“要不是那些贪官污吏,我本来不需要交一分钱就拿退休工资的!” 
晓锺与开明(人物)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一年后,开明拿到了900多块钱退休工资;前些年,晓锺将公司交给儿子打理,然后与某合伙商打了个1.8个亿的“马拉松”官司,直到去年底才被法院判定胜诉。于是,对方先期赔了1800万元;于是,法院划了其中的180万给晓锺。对此,开明叫晓锺去法院提出要求将余款1620万划来。晓锺去了被告知:余款被法院某工程借用了,以后再还。催了多次,法院保证:以后每年最少划拨180万。“见过不要脸的法院,没有见过这样不要脸的法院!”开明破口大骂。等她气消后,晓锺轻言细语地开导:“到底给我们追回了部分资金,再说,每年180万咱用不完呢!”“亏你还经商几十年,”开明怒气未消:“按照法院的退还,那1.6个亿要等100年才还得完!”
        赢了官司,晓锺彻底退了。却“捡起”了书法、绘画,拿了一幅“厚德载物”的字参加北京的一个全国性大赛,竟然在激烈的竞争中得了个“金奖”。这一下就成为了全省“著名书法家”!于是兼任了成都两个书画院“副院长”;于是到处“讲学”;于是祈求书画者如过江之鲫;于是比退休前更忙了!
       他们夫妻,是我这一生不多的朋友(上面的字画均为晓锺所赠:包括装裱)。

 

  评论这张
 
阅读(88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