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二)眼神(《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之《翁媳和谐》二)  

2014-03-22 23:27:55|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眼神漫画:浙江发布农村换届选举“十条禁令”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之《翁媳和谐》二)

       今天的农村,是一个青年人普遍呆不住、壮年人想往外跑、老年人无可奈何的地方,不信你到那里去看看;

       今天的农村,除了春节,很难见到青壮年男人,即使是女人,也往往是40岁以上居多,不信你到那里去看看;

       今天的农村,田土已没了往昔的精耕细作,因为人们已不在乎那点收入,不信你到田野看看;

       今天的农村,人们的精神生活仍然比较单调,人们往往集中在两个地方:麻将桌和床,不信你到农舍看看      

       于是有了“空巢老人”之说,于是有了“留守儿童”之“名”;

       于是由老人和妇女组成的“3860部队”成了农村政治、经济、文化的绝对“主力军”;

       于是 除了生、丧、嫁、娶,人们很难得聚在一起;

       于是只有一个时候他们才能聚在一起,从而显得特别珍贵,而且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那就是三年一度的村干部选举场面。

       在咱中国,民主的真实性一直被西方诟病。以选举“人民代表”为例:市以上的“人民代表”都是由上面安排“名额”(其中多数连名字都是指定了的)再由下一级的代表“推选”出来的。正因为如此,所以被我们认为是每年最重要的“两会”对西方而言,别说知名度特低,恐怕连起码的兴趣都没有——他们的众议员、参议员,哪个不是绞尽脑汁、历尽千辛万苦得来的!而咱那些“代表”除了官员、“企业家”、就是名人,“选举”不过是走形式的“产物”,毋需自己掏一分钱、花一分精力,只要用一句“这是政治任务”和“合法”的“程序”即可。由于各级“人大”常常只发挥“橡皮图章”的作用,所以大家觉得无所谓。几十年过去了,习惯成自然,除了极少数无关痛痒的“精英”提提建议、发发牢骚之外,人们也觉得毋需计较。但有一项却是非常民主,甚至连我们的敌人都心悦诚服地认可是“真正的民主”,美国前总统卡特还多次参观并赞扬过。那就是三年一度的村干部选举:届时,人们聚集在村公所大院或村民组院坝,就像过节般的热闹。

        那年,维波(几年前我的博客《人已走,茶更良》的主角)担任城关镇党委书记,他本是个非常优秀的干部。但是,由于他是从县财政局副局长兼国资局长调来任职的,没有党务和基层选举工作经验,又笃信“选举搞了那么多年了,大家早都学乖喽”,所以认为选举对于驻村干部而言,轻车熟路,不会出啥问题。没想到不但出了问题、而且出了大问题:东大路的仁和村由于是拆迁村,“油水”很大,不少人都想当村长,选举前各自拉帮结派,而驻村干部又对现状估计不足,导致三次选举均告失败,村民怨声载道,四处上告,并拖了整整11个月!为此,维波被省、市、县报纸多次指责,弄得焦头烂额,最后被调走。

        接班的“pa哥”吸取了维波的教训,组织了精兵强将进驻该村,并实行了思想工作必须家家户户做好,每个程序必须合法,每个环节严格把关,每个村民组有专人负责,每个投票点设有秘密投票室的方略。老李头也被滥竽充数从城区调去负责一个村民组的投票选举。紧锣密鼓的半个多月的准备工作后,终于迎来了“选举日”。

        这天,老李早早来到投票点,那里是组长家宽敞的院坝。但见:一群衣着光鲜、打扮靓丽的妇女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地聚在一起,她们占据了整个院坝的一半多,以30~至40岁的少妇居多;另一边晃着的是农村老男人特有的白花花脑袋——他们的嘴里往往含着粗大的“核武器”(自卷的土烟),灰黑的旧装上粘满了斑斑点点的泥浆,吞云吐雾形成的乌烟瘴气中,一张张被岁月刻满皱纹的脸上,渗透出来的是苍凉与无奈。与那些漂亮迷人的少妇们形成鲜明的对比:也许正是由于他们的“衬托”,她们才格外显得美丽!

        这个组是该村最大的投票点,有约500名选民。但是,今天来的两堆人总共只有约180个选民,为应到选民的三分之一多一点。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选举法》规定,每个正式选民经本人同意最多可以代三张选票(包括自己那张)。因此,投票可以进行。于是,一个有趣的场面出现了:

        当组长不厌其烦地讲明选举的方法、纪律、投票的方式宣布选举开始,只见老人堆里立即站起一个老头,几乎同时,女人堆里也站起一个少妇。但见: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两人四目对视,嘴角往前一呶,便一同来到工作人员处登记领取4至6张选票,然后肩并肩地走到秘密投票室,往往是少妇写、老头说,两人共同填写好选票,分别拿2至3张选票,又一起投进红纸包装的“投票箱”里,然后到组长那里领取每票10元钱的“误工补助费”,再相互递个眼神后又分别回到各自的人群堆里,继续“嘻嘻哈哈”。他们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便在心里“数”起来:“一对、两对、三对......”,一直数到85对!天,这个组竟然只有10来个人是单独投票的!呵,那85对“老少配”选民竟然都是翁媳关系,而且都是一样的动作、一样的眼神!

       “这有啥稀奇的!”听完我的疑问,组长见惯不惊地回答:“青壮年男人都在外打工,家中只有老公公和儿媳妇,他们两人又要填写五六个人的选票,不一起来行吗?!”

       “可他们仅用一个眼神就配合得如此密切啊!”我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大庭广众之下,眼神比啥都管用!”组长淡然一笑:“他们能说啥、他们敢说啥——那不是让人逮住‘话把子’吗!”

        是啊,此时无声胜有声——我记住了翁媳们的眼神。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