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有——(实录)  

2013-05-20 22:17:19|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实录)

有一座墓。它在这冰冷的墓群中让人难扼伤感:墓碑上是一张极具“明星范”的烤瓷美女彩照:永远灵动生辉的大眼,永远的笑容,永远的清秀,永远的美丽。盎然的青春,永远定格在23岁——“生于1981年6月6日,眠于2004年9月30日”。落款只有一句话:“永远爱你的爸爸妈妈”。而卓尔不群的是,墓碑上竟然没有她的姓名却是“爱女茜茜安息之所”,这显然是父母对其生前的爱称。为什么要如此,外人难以猜透。

 有一天。我看到两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女来到墓前,没有半点犹豫,把带来的一条瘦瘦的“哈士奇”栓在墓旁的一株翠柏下,拿出祭品就立即开始了祭奠。他们的两鬓已经斑白,消瘦的脸上布满了与年龄有些不相称的皱纹——显然是巨大的忧虑与痛苦的打击所致。

有一尊“雕塑”。这是前年清明节的上午我看到的:公墓里人群如织,他们擦拭完墓碑、待纸钱已成灰烬,就相对而坐,“哈士奇”那双大眼讨好地望着主人,并不停地蹦跶着。他们全然不顾,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招呼”着里面那个“人”共同吃着带来的卤制品和凉面。两人神情凝重,眼光有些茫然,许是触景生情,吃得哽咽,令人唏嘘不已。忽然,那个妇女抬头眼望空中,一动不动,只见头顶之上,一朵淡淡的白云缓缓地悬挂在半空向南移动。她竟倏然起立,垫着脚、伸长脖子,挥着一只手,对着它絮絮而语、泪水潸然,似乎那是茜茜的魂灵......。此情此景,俨然一尊动人心魄的雕塑,竟然“定格”在我的心中,整整两年都挥之不去!

前不久,银哥去世后整整两年骨灰才正式入坑,我们又来到公墓为他送“行”。当路过茜茜的那座墓时,我忍不住想到了两年前看到的那幅“塑像”,仍然凄黄不已。见我伫立,同行的社区的党总支书记卉立即指着墓碑上茜茜那张永远青春美丽的笑脸说道:“她的母亲,原来与我是一个单位的,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告诉我:茜茜从小就非常聪明,没有让父母费多少精力就一路顺风顺水地读完大学,毕业后被市里的一所设计院录用。不幸的是,2004年9月30号晚上,刚刚工作的她在合江门观看国庆焰火时被拥挤的人群仰面推到三米多深的坎下,因头部首先撞击坎下石头而不幸身亡、而且是唯一的死者!由于是意外死亡、又是单位已经放假之后,所以当时获得的赔偿特少,仅一万余元,还是“就高不久低”的“照顾”。

有一种伤痛。叫做中年失子(女),其打击之重,难于言表。在卉的介绍下,我们得知:

茜茜的父母是“典型”的“生在过渡时期、长在困难时期、学习在动乱时期、工作在知青时期、恋爱在晚婚时期、生育在独生子女时期、失业在改革时期”。卉哀怨地说道:“对于他们还要加一句——失独在更年期!”

卉担任过原县丝厂的车间主任,茜茜的母亲是副主任,两人亲如姐妹。1998年,企业破产后她失业了,打了几年工后于2001年考上社区干部,担任主任、书记至今已整整12年。而一同参考的茜茜的母亲却以0.47分之差没有考取,为了确保女儿能顺利读完大学,企业破产时已经42岁的她当过搬运工、保姆、钟点工,还收过破烂、停车场收费员,等等。虽然苦、累,但他们夫妻恩爱,女儿也很“给力”,所以其乐融融。

为了考上名牌大学,茜茜无视高中时代的众多追求者;为了孝敬父母,茜茜拒绝了大学四年的俊男帅哥。当她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并全数交给母亲时,母亲哭了——只不过那是幸福的泪水!可是,仅仅两个月,她就香消玉殒、死于非命!这个打击,令母亲当场昏倒……。

有一种“抱团取暖”,叫做不离不弃。“她为什么不再生一个呢?”听完卉的介绍,注视墓碑上那张永远迷人的笑容,我问。

“咋生?”卉摇了摇头:“那时她早已绝经!”她敬佩地说道:“茜茜‘走’后不久,我的这位姐妹痛定思痛之后,大度地要与老公离婚,而她的老公更是毫不犹豫地对她说‘茜茜走了,我与你一样悲痛,因为我们夫妻的恩爱,才有了她;现在,也是因为恩爱才会更好地怀念她!如果我们因为失去她而离婚,她在九泉之下会安心吗!再说,我已经50岁了,再结婚生子,要到70多岁才能松手,我对自己能否活到70岁都没有把握,还是相依为命罢!’直到现在他们夫妻感情都非常好。”

“前不久,她来社区办理经济适用房时问我‘我们一直听党的话、响应计划生育政策,为了不给组织上增加麻烦,还悄悄地刮了一个,以坚决服从于政府的号召,就是98年那次企业破产职工闹事我都没有参加过!现在却因为茜茜的离世而成为了孤人!都说老实人不吃亏,但直到现在为止,却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优惠政策。我想不通啊!’”卉说道这里,鼻子有些发酸:“李主任,换成任何人谁又想得通呢!”

我无言,却突然想起了肯尼迪当年那段著名的演讲中的一句话:“你不要问这个国家为你做了什么,你要问自己为这个国家做了些什么!”

已经处于老龄化时段的我们这些“50后”们,对于后一句话的确敢于回答:“我们为这个国家作出了许多牺牲,但我们确实没有获得应该得到的东西——特别是那些失独家庭!”

有一群人。他们与茜茜的父母一样,在丧失生育能力的同时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孩子。某内参资料披露说是有1000多万个家庭,是否真实?我看几百万是一定有的。他们有了一个“名字”——失独家庭。但我们的官员、“人大代表”

、专家学者们大谈“三农”还须国家进一步“政策倾斜”时,他们至今都没有获得任何“倾斜”。而“三农”的二胎、三胎早已“普及”!甚至四胎五胎也屡见不鲜。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