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老李学驾记(六)  

2012-08-12 19:44:37|  分类: 时尚·品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李学驾记(六)考驾照遭遇人生最丢人时刻(图)

天低云垂,大雨将至。老李早早地乘永奎的“雅阁”来到戎城安阜的路考考场。昨晚他做了个梦:自己非常顺利地拿到了红彤彤的、像自己家中那几十本“荣誉证书”一样的“驾驶证”。永奎听后笑着告诉他:真正的驾驶证是“黑壳壳”。

“不过可能是好兆头,”见老李有点紧张,永奎安慰他道:“见红有喜嘛!”

“学得很不扎实,”老李深呼了口气:“只好‘碰命打彩’喽!”

“舅舅,我觉得你有点紧张!”坐在后面的小佳说道。

“老舅不如你哪,”老李摇了摇头说道:“你是谭教练‘钦定’的第一个过关者啊!而老舅由于学得慢、没有把握,才有点紧张啊!”

“你平时咋开就咋嘛!”小佳看去一点都不紧张:“你比我学得并不差啊,而考试只不过多了个考官而已。”正是有此好心态,小佳总能在考试时保持平时的水准。

全市三百多名学员齐聚考场的起点,在表面的谈笑声中,老李看得出:除了小佳等非常少的几个人外,大多数人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迎接考试——有的在看天、有的在看地,有的在想方设法地放松自己。当然,最后一关了,有的也在谈论将来喽。

“拿到驾照,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开自己的车了!”李花、就是场考前那个在宏的小弟子、让老李开车的小美女,如今与他是一个班组的“小师妹”兴冲冲地说:“端阳节小长假我准备开车去昆明”;“我争取拿到驾照后的三个月内就能开的士!”25岁的帅小伙朱剑深深地吸了口气,在为自己打气:“免得总当‘啃老族’!”话题一转,人们谈论起考官来:

“阿弥陀佛,千万不要让‘灭绝师太’当我的考官啊!”李花双手合一地念道;

“老天保佑,让我避开‘学员杀手’!”朱剑在胸前划着“十字”。

谭教练告诉老李:“灭绝师太”是一个女考官,她由于在路考时非常严格,爱出难题且“油盐不进”,在她手中及格的人寥寥无几,所以被学员“命名”为“灭绝师太”;“学员杀手”名叫陈伟,是个老交警,担任考官20多年了,以非常严狠和脾气暴戾而“著称”,过去路考在他手里合格者不到20%,由于过于严苛,故大家在背后给他取此绰号。前两年因病没有担任考官,被各个驾校的师生弹冠相庆,最近病愈又一次出山:“碰到他要特别小心!”老李心里陡然一紧。

当十个考官于8:30准时到达考场时,开始分组。谭教练率领小佳等8名学员被分在三组,李花、朱剑被分在七组,而老李单独被分在四组,考车也由熟悉的“343”改为不熟悉的“340”。失望之余,又看到考官名字“陈伟”更感到空气似乎一下就凝固了!

“现在点名!”一个中等个子、浓眉大眼、神情严峻、不怒自威,大约四十八、九岁的身着两杠两星警官服的男子用阴沉的声音开始了点名。他就是陈伟,老李的名字排在15名,属于上半场考试的最后一名。

“前四名上考试车,其他人员到‘五公里’考场等待!”陈伟说完就钻进了“340”考车的副驾驶室。

一小时之后,大雨如注,老李被叫进了考试车。

依照顺序、按部就班,老李深呼了几口气后将车开动了——变道、上桥、过“斑马线”、让后面来的摩托车、“20秒观察后视镜”、变档加速,平稳地开着,并注意用余光瞟着“学员杀手”的神情,得到的是毫无表情,心里不由一紧。大约开了两公里,大雨把玻璃窗打得“叮当”作响,形成的水罩严重影响了视线,忐忑和紧张使他忘了开雨刮器,前方一片迷蒙。这时遇到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前面无车,老李心想该停车了吧,只要一停车,驾照就拿到!心情一下好了起来。

“靠边停车!”一声呵斥,是从陈伟口中发出的:“啥子眼神,红灯你都敢闯!”

已经来不及了——老李定神一看:刚刚转过弯的前方,烟雨迷蒙中,红灯正亮着,踩煞车时自己的车早已压在黄线之上!

“零分!”陈伟甩门出去时,还不解气地哼了一声:“真是的!”

“你知道陈伟为什么要哼哼吗?”带队的邓教练对着垂头丧气的老李说道:“你今天其实开得并不好,有两个细节——没有及时关转弯灯、还没有下桥就变道等,如果在过去,他早就‘拍死’你喽,但由于前面那14个只有两个人过了关,所以人家放了你一码,准备让你过关。其实,只要你不闯红灯,再过去50米就会让你靠边停车,驾照也就拿到了!可惜喽!”

风雨中,老李就这样结束了首场路考。当他灰头土脸地回到家中时得知:小佳果然以最低及格分80分顺利过关!而小师妹李花因为遇见了“灭绝师太”,一紧张竟忘了系安全带,车刚起动就被 “拍死”;朱剑在停车前连续变道被罚下。“敢闯红灯也是一种勇气嘛,”老伴揶揄后又鼓励他:“考试时闯红灯是为了以后的不闯红灯!”

一周后,老李第二次来到考场。为了让他们第二次路考时不再因考车不熟悉而吃亏,谭教练把驾校的四辆“捷达”都让他们开了一次。并在夜晚悄悄地带他们到了考场开了两圈(白天如被交警抓住要扣教练六分并被罚款2000元)。经过刻苦训练,老李已经能够熟练地对付各种复杂的情况了,为了进一步熟悉考场,他还在星期天把朋友九成新的手动档“帕萨特”开到考场转了整整五圈。恰恰是这五圈,使他犯了第二个错误。

“我叫李强,是你们的考官,希望大家考出最好的水平!” 一个年轻的帅小伙正在点名,朱剑、老李和李花是最后的三名学员,而带队的正是谭教练。

一切似乎都非常顺利:天气好——阳光明媚,视界清晰;时间好——上午9:30分左右考试,车不太多;考车好——是其熟悉的“343”。考官是被称之为“最有人情味”的李强,他从不刁难学员。

在“3公里考场”起点等待的老李今天的心情也很好:消息传来,前面的12个学员有10个都顺利过关。当他们从“3公里考场”启动时,朱剑也没有受到任何刁难就得到了“80分”。

带着好心情,老李开得非常好——规范、标准、一丝不苟,所开的两公里多的路程,被后面的谭教练后来评为“一分都扣不了!”老李等待的是最后的“靠边停车”的命令,但李强却没有任何表情地在一旁。

“前方右转弯!”当考车来到铸有一个青铜酒樽的环岛时,李强发出了指令。昨天老李专门注意了这个地方:不能直接右转弯,要跨过右侧一条街后在第二条街再右转弯。所以,他越过了第一条街,直接向前前行了约8米,后面传来了谭教练的咳嗽声。“难道转错了?”他一愣神,看见右侧的第一条街中间有一排栅栏——那就是昨天看见的第二条街啊!还好,能转回去,他将方向盘向右打死,将车转回到那条街。

“刚才我叫你右转弯,你为什么不听?!”李强呵斥道:“靠边停车!”

“不听从考官的指令,零分!”李强冷冷地将成绩单交给老李,还吼了一句:“以后少来咳嗽声,我懂得起你那意思!”谭教练的神情非常尴尬,坐在后面一声不吭。

李花接着考试,仅仅开了一公里多一点,李强就命令她“靠边停车。”她得了“85分。”李强走后,老李看见李花停车时,车轱辘压在边线上。这本是判不及格的,但宽容的李强明显“放”了李花一码!

“可惜了,右转弯前,你没有出任何差错,”谭教练一边祝贺李花考试合格,一边遗憾地对老李说道:“为啥不按照考官要求右转弯呢?!只要你右转弯了,靠边停车就是一百分!”他叹了口气:“我还跟着挨了呛!”

“对不起,我是自以为是!”老李把自己昨天开车的情况告诉了谭教练:“我从‘五公里考场’过环岛,必须跨过第一条街,谁知道‘三公里考场’就是那‘第一条街’啊!所以自以为是地认为要跨过一条街后再右转!”

“你自己去驾校交560块钱了,”谭教练摇着头说:“不过你最少要过21天后才能补考,还有,以后你参加的训练就要少得多啊,我必须优先考虑一批又一批的新学员!”

“多练几下也好嘛,”老伴见老李情绪低迷,鼓励地说道:“总比以后‘半把刀’出事故要好!”

学车不顺,工作却出奇地顺利:社区塑造,市里的考核很快就过关;老李因为长期努力工作,又被评为县里的先进个人,还得了500元奖金,周末的时间也很充裕。他非常希望能充分利用双休日再去练车,但是,交了560元补考费后的整整25天,老李与谭教练联系都被推掉了:“抱歉哪,现在学员实在太多,没办法安排你补训!”

“补考生真不是人当的!”老李想到自己这一生从未补考过,今天有此“待遇”真是“五味俱全”:他明白了为什么好的学校不要差等生,任何教练都希望学员一次就过关哪——经济效益挂钩,谁有时间陪你玩啊!

“好吧,老夫自救!”老李找来与捷达车型相仿的手动挡车,充分利用双休日到考场去练,把那“七公里”的考场每条街、每个岔口、每个交汇处都作了记录,并总结出9个“节点”,反复熟悉、反复去转。还对每类车型进行了总结,摸索出其共性与个性。特别是好朋友生彪,连续用自己的私家车给老李到现场开了四个半天,让老李大为感佩。

“七月三号考试,”当上半年就要过去时,老李终于等来了谭教练的通知。

考试这天酷热难当,老李被分在下半场考试,而考官名叫熊萍。当念到这个名字时,谭教练告诉老李:“她就是‘灭绝师太’!”老李不由心里一紧:“怕来啥偏偏来啥!”想来想去,只能怪自己:上次李强考试时,天时地利人和你都占,不是被你自己从手缝里把机会扔掉了吗!现在只有硬上了!转眼又想,经过这么多天的自训,自己掌握的车技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恰如生彪评价:“你在路上开车,没有人会认为你是生手!”而他感受最深的一点是:只要你把车当成自己的好朋友,开起来就会得心应手。想到这里,他沉稳地走向点名处。

“灭绝师太”只是一个身材瘦小、看上去年龄还不到40岁的警官:“刚刚感冒不久,我今天的声音不好,大家原谅!”简短几句话后,她就命令:“上半场的学员开始考试!”

果然“灭绝师太”厉害:整个上半场的15个学员,只有两个过关;从上午11:00开始的下半场考试的学员,只有三个过关!这批35个由她考试的学员,到了中午12:30分时,只剩下了老李和另外一个叫王辉的帅小伙。而“灭绝师太”似乎对学员的情况视而不见,告诉谭教练:“剩下的等我吃过饭后再考!”

中午的艳阳,把大地晒得火辣辣的,烤得饥肠辘辘的老李们躲在树下也汗流浃背。

“没办法,”比老李年轻十岁的谭教练站在一旁对正在发牢骚的王辉说道:“除了等、还是等!”

一点多钟了,“灭绝师太”终于不紧不慢地从交警支队的饭堂大门走了出来:“接着考吧!”

王辉先考,也许是因为小伙子长得帅,也许是对剩余考生等了那么久的一点歉疚,“灭绝师太”并没有为难王辉,不到两公里,就让他“靠边停车”并打了个“90分。”

该老李了。他严格按照规程熟练地操作,并仔细地观察着前后左右的情况。一公里过去了,“灭绝师太”毫无表情;两公里过去了,“灭绝师太”仍无动作;三公里过去了,当开到“死亡坡”时,老李心里一抖:这是岷江桥头的一个90度转弯处,上面有一个红灯,许多学员都是因为在此熄火两次以上而被罚下,更容易犯的错误是慌忙中极易后溜30厘米以上,所以被称为“死亡坡!”为此,老李苦练了许久,今天是检验自己的时候了——红灯亮着,老李将车用一档爬到半坡的停车线处停下,挂空挡、拉手闸,绿灯亮了,老李挂一档、踩脚闸、放手闸、踩离合器到“半联动”,不好——熄火,紧踩制动、以免后溜,提手闸、挂空挡;“灭绝师太”打开考试单,不用说,她在那里扣了10分;再熄火就得“罚下”了!“拼了!”老李咬了咬牙,心里对“343”说道:“乖乖,你要与我同心啊!”并第二次点火、踩脚闸、挂一档、放手闸、缓慢放离合器、“半联动”待车抖动时,迅速踩油门。也许“343”通人性,这次,破旧的捷达非常顺利爬上了坡!

“靠边停车!”终于传来了“灭绝师太”的指令。但是老李拒不执行:见旁边有个井盖,他打了右转弯灯变道后继续直行;过了约20米,“停车!”“灭绝师太”又一次发出指令,老李见路边花草丛中有个消防栓的顶盖露出、又没有停车;“我叫你停车!”“灭绝师太”一脸怒火,老李又看见旁边有配电箱,还是没有停车;“你没有听到我说话吗?!”“灭绝师太”显得怒不可遏,老李见旁边是公交站,仍然没有停车;“我命令你停车!”100多米过去了,都没有找到停车的地方,连续被“灭绝师太”呵斥,老李有点心慌了:前不久就是没有听李强的指令而被零分罚下,今天连续几次没有靠边停车,该不会被罚下吧?但是,“灭绝师太”所要求停车的几个地方都是严禁停车的地方啊!犹豫之间,他打开了变道的右转弯灯、准备靠边停车,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路边有个垃圾箱,便下意识地灭掉了转弯灯,又一次直行。“我命令你马上停车!”又前行了100多米,“灭绝师太”发出了第六次指令。老李仔细观察路旁,见没有任何障碍了,然后不慌不忙地将车停在路边。

“很标准!”后座的谭教练大声欢呼起来,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

“拿去!”“灭绝师太”微微一笑,把考核成绩表递给谭教练,激动不已的他大声地吼道:“90分!”

“这个90分可比100分还值钱!”谭教练待“灭绝师太”离开后对老李说道:“她把能刁难你的办法都用上了!如果她敢打不及格,我都要替你上诉了!”

       “真不愧为‘灭绝师太’啊,”老李这时才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今天的考试就像坐过山车,细胞都死了几千万!”

“我一直为你捏着一把汗!”谭教练感慨地说道:“不过,老李呀,这次‘灭绝师太’考你堪称‘刁难经典’啊!”

       几天后,老李终于拿到了那本“黑壳壳”;

       如今,他已经成为老伴的“御用司机”并经常被嘉许:“很合格!”老李学驾记(六)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