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老李学驾记》(三)  

2012-07-12 10:45:54|  分类: 时尚·品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259693号投稿

“周三就要考试了,你得抽空来一趟,”电话里传来陈师的声音。因为工作忙,老李自16日后整整四天都没有去驾校。第五天是周一,下午好不容易请了半天假,倒了三次车、用了一个半小时到达驾校,陈师送走了路考的五人后把车开到移库场地,老李刚刚在驾驶室坐定就点不着发动机,陈师忙乎了三个小时后告诉他:“车坏了,明天才可以来开。”

“难道今天就算了?”老李心不甘情不愿地望着陈师不想就这样走了:“我好不容易才抽了这么半天的时间,你再换辆车哪怕让我开一趟也好啊!”

“没办法,大家都很忙” 陈师在驾校的好脾气是出了名的,他笑容可掬地双手一摊:“要怪就只有怪你今天的运气不好。”看见老李非常失望的样子,他安慰地轻声说道:“你没有问题,明天来练两下就可以过关了。”

与好脾气的人打交道就是生气也无法“爆发”出来。看着陈师离开的背影,老李叹了口气,忽然看见一个小美女独自开着一辆教练车在场内转,而旁边副驾座上仰躺着个人闭着眼睛正在睡觉,于是眼睛一亮:“这不是在宏吗?!”在宏原来是与老李一个单位的,两人的关系挺不错。老李“下海”四年后回单位没有见到他,一了解才知道:因为在一次喝了酒后与某人发生口角,双方大打出手,由于他是武警出身,是个“练家子”,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个人打趴下了。当天晚上他就被公安局抓进了拘留所。原来他把县长的亲外侄打了,又由于出手重,那人住了半个月的医院。本来公安局要把他判刑,幸亏他老婆的亲幺爹是军分区的参谋长,经过多方做工作,赔了钱、工作“出脱”了,但没有判刑。后来他开大货车长途贩运,没想到一次运货途中遇到恶劣天气,路滑塌方,他所驾驶的货车从10多米的泥泞山腰公路上跌入滔滔横江河中。当兵的经历使他临危不乱,在江水淹没驾驶室之前用力猛踹玻璃窗,并趁机钻了出去救了自己一命。从此,他不再开货车;从此,他改当驾校教员。

老李很高兴:没有想到在宏是在这个驾校当教员!他奔过去,叫醒在宏:“你这个小美女学员开累了吧,让老兵今天练练好不?”

在宏一见是老李,忙叫小美女停下,让老李进入驾驶室。

“陈师当年是我的老师,你是陈师的学员,你是不能开我这辆车的。”见老李一脸茫然,他提醒道:“换位思考啊,你的学员跟别的教练去练车,你会咋想啊,何况他是我的老师!”

“这次不同,”老李摇了摇头:“他叫我来,车却坏了,所以我暂时拜你为师。”

“我可是个军阀!”在宏装腔作势地说道:“学员们都怕我!”

“未必老兵还怕你吗?!”老李昂着头说道:老李比在宏早入伍整整10年,而在宏当年入伍的政审还是时任党政办主任的老李亲自搞的呢。

“哦,在我面前你是老军阀!”在宏笑道:“我惹不起啊。”

“哎,我还是尊师重教的嘛!”老李一副虚心的样子:“难道还有不尊重你的吗?”

“咋没有,永奎当年是我的学员,他就很不尊重我!” 永奎是在宏的战友,两人是一天的兵、一个连队,永奎被提拔当班长时,在宏是副班长,两人亲如兄弟,三年前永奎是在宏的学员,在宏告诉我:他教永奎移库,反复叫他记住那些“点位”但永奎就是不听,还非常不耐烦地骂道:“老子凭啥要听你的啊!”直到第一次考试不过关才按照在宏的要求坐了并在第二次考试中过了关。

“学员‘吼摆’老师的,永奎要算第一个!”在宏说道。

“‘老军阀’不会,”老李笑道:“我现在是巴不得多学一点呢!”

“但你只能开两次,”在宏认真地说道:“我也得尊师啊!”

“‘老军阀’,你有点走神哟!”老李完成一个移库过程依依不舍地从驾驶室里走出来,在宏评判道:“凡是走神在考试时都容易出错,你要注意呢!”

星期二老李因为迎接省里的检查没有请准假,晚上打电话给陈师要求星期三的考试延迟到下星期被陈师拒绝:“名单已经提前五天报交警支队了,不能更改的,不去就作为考试不及格计算!”

无奈,翌日老李只能早早地来到考场外。“你们买两包烟一会儿由我拿给考官,”陈师吩咐道。老李想:两包烟不过四、五十元,就自己去买了两包“软云”(软装云烟的简称)。陈师一看,淡淡的一句:“这个烟‘吃’不到!”(“吃不到”:方言,意为出不了手或太低档)“那要啥呢?”从不抽烟而且非常反感抽烟的老李有点不高兴地问。

“软‘中华’唦!”旁边的学弟小孟很“内行”地说道,并掏出20元递给他:“我们来考的是11个人,两个美女学妹就不掏钱了,正好每人20!”当然,他没有把老李买“软云”的费用计算在内。买到后,将烟交给陈师的小孟喋喋不休地骂道:“卖烟的女老板心真他妈黑:软云每包比外面多四元,软中华比外面多10元!狗日的是在卖霸王烟!”“他老公就是交警支队的,这里又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挨了就挨了,好在大家摊、钱不多,”陈师微微一笑,一副见惯不惊的样子。

递出了两包软中华、在等了又一个三小时后老李走进了考场,不由一愣:考官是个年青貌美的女孩!“她难道还会抽烟?!”

“奇怪了吧,”旁边小孟冷笑道:“她有多项选择——家中的老公、父亲抽;转手以低于原价10元再卖给那个老板娘或其他人;送领导、朋友,等等。反正核心是一个‘利’字!”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考场内外都有如此勾当!难怪当年叱咤风云的老周也惹不起狱中小吏啊!”老李想起了周勃下狱时的感慨。

“可不是嘛,今天考十个组,每组两包烟,那就是整整两条,按照最低价600元一条计算,都是1200元,每月考四次,就比咱一个月的工资还高!”在某公司任财务经理的小孟按着指头计算:“那么多的驾校、那么多的学员,真是财源滚滚啊!”

“他们就不怕举报吗?”老李问。

“举报?”小孟嘲笑地:“举报谁?咋查?!这完全是周瑜打黄盖,人家问你要烟吗?考试时全部是红外线,电脑上有车行原始图,没有作假的可能,你凭啥告人家!”

“不要说那些废话,”陈师有些不高兴地制止小孟。

“红外线考试,又不能做假,你说咱有必要给考官‘进贡’吗?”老李问陈师。

“大家都是这样做的,”陈师轻声说道:“给总比不给好呀!再说,如果考官要给你设置障碍,还怕没有办法吗!”

“该你了!”就在这时,考场广播喇叭里传来老李的考号。

“倒档、退,看标志杆(右上角约10公分套住)、退进一库;方向盘右打死进、停,左打死、进,停;右打死、退……”老李背着“口诀”按部就班地从一库退到二库,再从一库出去,又退回二库,只要从二库向右前方出去停住就成功了。就在这时,老李走神了:他突然鬼使神差地想到了小孟的那番话,于是大脑在瞬间一片空白,在最后开出时碰了标志杆!

“碰撞右前方标志杆,考试不及格!”“电脑美女”的没有任何感情的评判,把老李“打下”马来!等老李如梦初醒地从驾驶室里走出了时,遇到的是陈师指责:“前面都挺好的嘛,你的失误简直莫名其妙嘛!”

“唉,我果然犯了在宏所说的走神错误!”老李叹了口气,问:“我还有一次补考的机会吧?”

“是呀,”陈师意犹未尽地:“你刚才只差一点点就过关了嘛!”

“没关系,我下一次定能过关!”老李信心百倍地说道。

一个小时后,老李真的过关了。但是,与他同时补考的另五个学员没有过关,而且得交560元补考费。有两个小美女一下就哭开了,这让老李高兴不起来。更让他倍感压力的是,陈师告诉他:“下一次场考你只有一次机会了,如果一次没通过,就得交560元补考费的!”

“还有,我们已经得到通知,从五月一号起,场考也要全部实行红外线考试了,那时要过关就更难了!”陈师提醒道:“所以你们要趁机会在三、四月份考完!”

而让老李没有想到的是:从二月下旬起,因为工作任务太重,使他直到五月一日以前都没有任何时间学驾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