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大嬢》(一)(长篇系列纪实《亲友们》)  

2012-03-02 16:47:52|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嬢》(一)

美女大嬢

每个人都有亲戚,每个亲戚都有故事,每个故事都值得回味,大嬢尤其如此。

岳母80寿辰,乐山的亲戚来了。为首者是大嬢,她亲率那边的一大家人乘坐三辆私家车风尘仆仆而来,其中有她身患鼻咽癌晚期的大儿子毅,他的癌细胞已经转移,说话都不太清晰,脸的右侧已经溃烂,特地进行了包扎,原本英俊的脸庞面目全非。为此,我们十分感动。

我认识大嬢是30年前。那时,担任团委书记的我组织团干们参观学习成都平原的几个县市的先进团组织后路过乐山去了她家。此前,妻已经告诉了在那里的舅公。当我敲门走进乐山市邮局宿舍楼一间约15平方米的客厅时,十来个人齐刷刷地站起来向我表示“欢迎!”其中一个长相非常漂亮的中年女子的言谈举止即热情又落落大方,即高贵又和蔼可亲,她就是大嬢,一见面就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她的相貌与其他四个弟妹迥异:她有一双灵动生辉的、非常迷人的大眼,而其他几人都是小眼睛;她的鼻子高直、精巧、端正,而其他几人却有着厚厚的鼻翼;她启开“自带红”的“菱角嘴”就会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与其他几人的龅牙和厚厚的嘴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皮肤白亮、不胖不瘦,身材苗条、不高不矮,其时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却保持着曼妙的体型,就是人们所说的“黄金分割”,古人称之为“添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增一分则肥、去一分则瘦” “惊为天人”般的美女,而其他几人很象舅公、瘦得象柴块子桠桠,绝不能称之为美丽或漂亮。从其他几人的相貌中,我可以找到舅公、舅婆的“模子”,在大嬢身上却怎么也寻不着“踪迹”。

回到宜宾的岳父家,我把疑问告诉了妻。

“大嬢像她妈妈,其他几个嬢嬢和表叔像舅公、舅婆!”妻子微微一笑。

“她‘妈妈’?”我更奇怪了:“难道舅婆不是她妈妈?”

“当然不是,”妻告诉我:大嬢是前舅婆的女儿,而其他四个表叔、嬢嬢是现舅婆所生。

“那,大嬢的妈妈肯定是个大美女了?”我问;

“当然,她是解放前戎州城出了名的大美女呢!”妻自豪地答道,她指了指里间:“具体情况要问我外婆才清楚。”

小职员斗败大团长

“你舅公年青的时候‘愰’(方言:指为人作风不正派)得很!”看来外婆是个“揭老底战斗队”的“队长”,一开口就表现出对她唯一的亲弟弟的往昔不满:“你别看他现在高谈阔论、人五人六的,在解放前可不正教(方言:指正派)了!”

在她的描述下,我了解到了当年舅公“不简单”的故事:解放前,舅公是戎州市邮局的技术员,由于“有文化”和“会来事”,颇受头头器重,工资在局里是很高的,每月有30个银元,相当于今天的8000块钱,所以过得很惬意。加之年青、独身,身材又高挑,人虽清瘦,但谈吐不凡、风流倜傥,经常西装革履,出入于官太太和小姐之中,颇受亲睐。

瑜是当时戎州城里最漂亮的美女之一。她出生于安边古镇,那里山清水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是个“出产”美女的地方,瑜的美貌就是印证。打少年起,她就随做生意的父亲去了昭通,并毕业于昭通女中,受过妇女解放的教育,非常向往缠绵悱恻、花前月下的浪漫生活,18岁时被称为“女中一枝花”,因为在昭通做生意的父亲有难,驻军团长帮助解了难,又收了100块银元作娉礼,就强行把她嫁给了团长。不久,团长的军队换防,驻扎戎州,瑜随军来到这座“万里长江第一城”,殊不知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里,当三个月后团长再一次换防去川东时,说什么她也不走了。无奈,团长为她买了房、每月给20块银元作为生活费,瑜过着悠闲、恬静的日子,经常与城里的太太、小姐打发着光阴。但是,夜深人静之时特孤寂,而孤寂的积累把少女时代对爱情的向往与追求在心里燃烧、发酵,她眺望明月轻吟着“一水相系 脉脉难为语 情何许 向人如诉 寂寞临江渚”想象着心中的那个“他”。但令她自己也感到奇怪:“他”并非团长,而是风度翩翩、气质谈吐不凡的形象朦胧的“他”!

舅公的出现,那个“他”立即清晰了——众里寻他千百度,此刻就在身边一米处!毕业于成都某专科学校的舅公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就是因为在那里与某有头面的官吏的小妾有染而被迫来到偏僻的戎州,身无牵挂、旧习难改,自然对貌美如花的瑜一见倾心,眉目传情,两人很快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时逢抗战末期,前方吃紧,团长长期在外,根本无暇顾及妻子,待他知晓妻子与人有染时,瑜与舅公早已如胶似漆了!

团长回到戎州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怒气冲冲地把老婆毒打了一顿;继而气势汹汹地以“霸占国军军官之妻”的名义要求警察局把舅公抓来关进了监狱;再就是通知瑜的娘家人来当面羞辱瑜。在他的意识里,只有贵为“团座”的他有权力在外寻花问柳,没有女人“偷男人”的资格。当然,他还是舍不得瑜:她的美貌、她的气质,都令他着迷。虽然自己在外也多次玩过女人,但没有一个能跟瑜相比。按照他的想法,先把瑜的“神光”退了以后再看其态度:好,有反悔之意,仍可为夫妻;不好,就把瑜休了。而对于舅公,他决定充分利用戎州军界的关系逼压法院把他枪毙了,如果枪毙不了,也要找机会弄死这个“王八蛋”。可惜,瑜的娘家已经没人了。当他正为报此“绿帽之仇”紧锣密鼓实施时,却突然接到了戎州法庭的一纸传票——瑜为了救舅公竟然悄悄将团长告到了法院!这令团长匪夷所思:“你他妈偷人竟然敢告老子!”当然,公开化了的“私仇”现在成为了法律事件,团长就失去了“传统报仇”的借口——毕竟当年张钟麟(注:即国民党74师师长张灵甫)杀老婆引起了西安市民的公愤并告到了宋美龄那里被罢了官,自己可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个“妻被占、反被告”的官司,在团长看来“走走过场”就会胜利,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法院判他败诉!

原来瑜为了救舅公,一口咬定自己本是舅公的妻子,而团长贪图自己的美色,利用其身份与权力,在一段时间内霸占了自己!她编了一个凄美的故事,把团长说的如何凶残、他们夫妻如何劫后重生,让听者无不落泪。那时的婚姻没有结婚证,也不需要到政府部门备案,而离婚只需男人的一纸休书,瑜为了救舅公,正是钻了这个空子。又由于父亲早已去世,瑜与团长在戎州呆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她也从未与人谈起,团长买房时又是以她的名字买的,他们的婚姻没有任何人证明,唯一能证明的就是瑜说自己是谁的妻子法院就判谁胜。结果不言而喻:团长败诉!气得吐血的团长还没来得及报仇,就因内战开打被派往东北去了。

“人家瑜为了救你舅公煞费苦心!”舅公是外婆唯一的亲弟弟,每当讲到这里,外婆总是皱眉摇头:“可惜你舅公没有珍惜!”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