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大嬢》(二)(<往事如烟>之——《亲戚们》)  

2012-03-21 17:30:02|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嬢》(二)《大嬢》(二)(往事如烟之——《亲戚们》)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往事如烟>之——《亲戚们》)

男人善变

有人说过,在感情问题上,男人易变,女人易痴;男人是为显摆自己而来的,女人是为爱情而生的。瑜就是这样:她认为舅公是自己“梦里寻他千百度”的“那一个”,所以勇敢地与其“红杏出墙”;她以为舅公是她一生的归属,所以不惜一切地在法庭上说谎;她以为舅公能给她一生的幸福,所以义无反顾地跟随了他。

咽不下夺妻之恨的团长在离开法庭时曾咬牙切齿地指着二人骂道:“老子一定要废了你们!”无奈身为滇军团长,私仇敌不住公利,刚刚打完官司的翌日就被师部一纸电文弄走、被派往东北与民主联军打仗。使舅公犹如“天助”地躲过了一劫,过上了虽然短暂、却十分浪漫的生活:三江口、白塔山、七星岩等地留下了他俩传情说爱的足迹;著名的岷江酒店包间里经常有他俩殷殷对酌的身影;团长为瑜购买的那座有天井的宽敞的、典型川南民居的院内,舅公还专门为瑜制作了一个绕满五颜六色丝带的花篮式的秋千,每天去翠屏山上采来一束清香扑鼻的鲜花挂在花篮的两边,并亲自“给力”,推着瑜在空中荡着、飘着、笑着、乐着,院内经常传出瑜那清脆、甜蜜而又充满幸福的声音。

不久,瑜的肚子逐渐隆起,舅公希望是个儿子,说是他老郑家香火不旺,第一个儿子好传宗接代;瑜却希望是个女儿,好有个贴心的“小棉袄”。

怀孕期间,舅公对瑜的照顾与体贴还是细致入微的:肉类、蔬果、水蜜(一种高档河鱼),应有尽有;陪聊、开导、安慰,关爱备至。见过世面的舅公还买来留声机和唱片,专门放给瑜听,说是有利于胎儿教育。瑜感觉自己有这样的夫君,值。

1946年底,瑜为舅公生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婴,她就是我们的大嬢馨。时年 14岁的禾、即我的岳母来到瑜的身边,当起了馨的保姆。

有了女儿,瑜把母性的爱发挥得淋漓尽致:她拒绝了舅公用美国奶粉喂馨的要求,坚持用自己乳汁喂养;她担心禾带不好女儿,总是亲自为馨洗澡、换衣服和尿片;每晚她总是把女儿的小床放在自己的身边,为她吟唱着柔美的催眠曲:“淡淡长江水/悠悠远客情/落英缤纷下/入地亦无声”……。馨是否听着歌声入梦乡禾不知道,但住在外间的她却常常被瑜那迷人的歌声“催”入了梦乡。

时间一久,舅公受不了了:传统的重男轻女本来就使他对第一个孩子是女儿有些不满;又认为瑜有了女儿后产生了明显的感情“转移”;浪漫不羁的他认为女儿占据了他与瑜之间的卿卿我我的时间。每当他表示不满时,瑜都是一笑带过:“羞羞羞,馨儿笑爸爸,跟女儿争风吃醋,看馨儿笑了、笑了,呵呵。”开始时,舅公摇摇头久走开了,久而久之,夫妻之间的感情产生了裂痕,后来发展到彻夜不归。外婆说,天性风流的舅公是在外面“打野食”吃。禾证实舅公把彻夜不归的原因说成是与人打牌或在邮局加班。

瑜感觉到了舅公的变化,她在馨满周岁时开始了修复工作:她经常做好可口的饭菜,派禾去叫舅公回来吃;每当舅公回来前,她都要精心打扮一番;吃饭时,她总是坐在他的对面脉脉含情地注视着他;为了舅公,她甚至不再去参加太太、小姐们的活动了。

然而,舅公仍然隔三差五地找着借口不回家,让瑜空守孤灯、彻夜难眠。慢慢地,禾经常在睡梦中被里间的哭泣声惊醒;除了逗馨时偶尔的笑声,瑜常常托腮望着窗外沉思;随着舅公的彻夜不归“频率”的逐渐“加快”,瑜变得愈来愈郁郁寡欢;吃的愈来愈少,人愈来愈消瘦。

馨能走路了,不久会叫“妈妈”了,仅仅一岁的她竟然在母亲伤心时爬到瑜的怀里轻轻地给她擦去泪水:“妈妈不哭,馨馨要乖!”见女儿如此懂事,瑜更加泪如泉涌,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舅公对瑜的愈来愈冷淡,极大地伤害了把爱情看得比天大的瑜,她经常面对空落落的房舍和仅读过一年私塾的禾吟诵“三十余年成一梦,梦中犹忆水秋千”“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等诗句,然后长吁短叹:“自古红颜多薄命,我总试图破宿命!唉,我为你付出一切无所惧,却改不了你那颗善变的心!”她轻抚着睡在摇篮里的馨、又轻声地对一旁的禾说道:“将来你找男人别被他的外表和口齿所迷惑,一定要找一个爱你、踏实的人!”见禾似懂非懂,她又加重语气:“你再长大点就明白了,记住,馨长大后一定要告诉她!”

终于有一天病倒了:高烧不退、咳嗽不停,面红耳赤、形如枯槁。开始以为是感冒,吃了半月的中、西药不见缓解,后到戎州城唯一的教会医院才检查出是肺结核即“痨病”,这在当时是不治之症。颇有悔意的舅公在瑜病后的表现还是可“圈”的:他想了很多办法,试图弄到当时的唯一能治之药“盘尼西林”,但未果:因为“特效药”盘尼西林别说在戎州这样的偏远小城、就是在成都上海也属于严控药品。住了几天院,征得瑜同意舅公把她弄回家静养。

由于极强的传染性,馨被隔开了,虽然她天天吵着要妈妈,但总被特地从老家叫来的姑妈(即禾的母亲)强行管着;舅公也逐渐与瑜拉开了见面的距离,为了表示不离不弃,闲暇时他找来几个朋友在天井旁的堂屋打“逗十四”(一种四川特有的纸牌),隔三岔五地与里间的瑜搭话。只有不懂医的禾还是不顾一切地给瑜喂饭喂药。

三个多月后的一天下午夕阳西下的时分,一缕阳光从天井折射到室内。瑜觉得精神好了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从窗口看见了当年舅公给她特制的秋千在那里静静地、无声无息地“立”着,不由得潸然泪下。抽泣了一会儿,她想起了什么,连叫了几声“绍屛(舅公的名字),你进来,我跟你说几句话!”许是害怕被传染,许是真的没听到,反正舅公那天就是没进去。大约一小时后,禾进去准备喂饭时,见瑜已经了无声息……

“你舅公心硬得很!”上世纪80年代中的一天,我回岳母家看望外婆时,恰遇舅公从乐山来戎,听着外面的舅公与我岳父高谈阔论,外婆恨恨地说:“当年瑜还没死,他就与你现在的舅婆好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