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外商”三娃》(人物)  

2012-12-04 16:34:31|  分类: 职场·创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商”三娃》(人物)一医生在非洲行医旅行,被一黑人绑住叫嚷道:“我妻子生了个白肤孩子,咱村就你一个白人,你老实交待不然我砍了你!”医生指了指旁边的白色羊群说:“诺,你看那群白羊里也有只黑色小羊,所以这是自然现象”“好吧,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只要你不把这事情传出去,我妻子跟你的事我也不计较了”

三娃回来了:还是那辆“大奔”、还是那副派头——油亮的“绝顶聪明无几根”顶盖下,金边眼镜的框子熠熠生辉,把那双小眼“包装”得“深邃”而睿智,并遮掩了塌鼻的缺陷;西装革履、一身名牌、腋下夹着个一个闪烁着英文字母光亮的名包。还是那个口气——刚刚坐定,就打开手机叽里哇拉地讲了一通英语,然后“很”无奈地对我们摇几下头:“没办法,啥事都要我宰子(四川方言:批准、决定之意)!”

所不同的是:几年前他是众多中国私营企业业主,而现在已摇身一变、成为了“加拿大籍华商”,而且已于年前举家移民那里。

三娃全名甄健,是光权(见拙作《无根之萍》)的亲弟,父母离异后他被判给远在山村的母亲,实际上从小跟着我岳母,而带他的又是我的妻子漪。当年我与漪谈恋爱时,三娃才读小学三年级。虽然长相有些丑陋,但他的学习成绩尚可,顺风顺水,从初中一直到大学都是一次考取,毕业于镇江船舶学院,学的是造船业。90年代初期毕业后分配在重庆五洲洗衣机厂,不知啥时候攀上了当时的市建委主任的女儿,成为了“乘龙快婿”;然后辞了工作,由岳父投资办起了公司;又过了几年,该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了中外合资公司的老总。说是合资公司,其实就是他自己的独资——在英国申请注册了一个空壳公司,再将国内自己的资金汇到那里兑换成英镑,再与国内的自己“合资”办起一个或多个“中外合资”企业,吃退税、享优惠,再把国内的“产品”(其中有许多是廉价购买)“发”到国外,两头赚钱。

资本的积累,三娃很快就成为了千万富翁,又在湖北、浙江买了几个小型破产企业,几年后转手一卖,狠赚了一笔,就变成了亿万富翁。若干年前,听说我那在读影视编导“硕研”的女儿写了几部小说,便“心血来潮”地对曰:“你为我写一本自传,并拍成电视剧或电影,由我来投资!”看来,他不仅要实惠,而且还要“流芳千古”!

还没等到小女子毕业,他就举家迁往加拿大,很快就在那里注册了公司,现在已是“货真价实”的外国独资公司。而我的女儿听说后表示:“像三表叔那样的富翁,如果我为其写‘自传’,简直是污手!”具有爱国心的小女子大概在心里一直认为她的这个表叔是一个投机取巧的暴发户。

因为她母亲告诉她:三娃的发家史是从为岳父洗钱开始,发迹于充分利用国家对“外资”优惠的漏洞,赚的全部是我们国家的钱,现在却统统转移到国外:“其行为与汉奸无异!”

“你身为中国人,始终赚的是咱中国的钱,却把它们汇到加拿大,为的是取得那里的国籍,你的良心亏不亏啊!”老妻漪质问三娃。

“大姐你的思想太落后了!”三娃不无讽刺地撇了撇嘴:“经济全球化弄么久了,你的眼光还只看着中国那‘一亩二分地’啊!”他自认落后地辩白道:“在我之前,中国已有不少于三分之一的亿万富翁加入了外籍,我只不过‘跟风’而已。不管怎样,我的钱挣得还是比较辛苦、干净的嘛,比起那些携款潜逃的贪官,我们还要好百倍呢!据你们的权威报道,500贪官卷走了700个亿。其中,一个浙江的副厅座杨秀珠就弄走了2.532亿元嘛!”

“我看你们都是一丘之貉!” 带过儿时三娃的漪说话毫不客气:“我就不明白,咱们国家的政策为什么总是让贪官、奸商钻空子!”

“无奸不商嘛!”我插科打诨揶揄道:“三娃不那么做,他在商界就混不走!”我忽然想到了过去封建社会长期实行的重农抑商政策,其担忧的就是错误地认为商人不产物品而本质充斥着一个“奸”字,但历史证明了那是落后的举措。便劝解老妻:“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不要随意地指责他人嘛,何况三娃万里迢迢回来是看他的二嬢(注:我岳母)啊!”

“这是两码事,”漪气鼓鼓地说道:“读高中以前的三娃在我们的面前经常高谈要做一个为国家奉献一切的爱国青年!说一套、做一套,你的人格何在?!”

“如果那样,我要么只是一个被下岗的小工人,要么就是削尖脑壳往上钻的官场投机者!”三娃轻轻地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凝重。

 “别说那么严重,”我见场面有些僵,便打“圆场”:“三娃毕竟是一介商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青年时期的志向,不等于以后要为之奋斗,所以人们把那时归于幼稚。别说一个三娃,就是那些在台上器宇轩昂、道貌岸然高喊廉洁自律、勤政为民的手握公权者,有不少在台下正是货真价实、贪腐成性、男盗女娼的腐败分子吗!好歹咱三娃还是一个正经的‘外商’嘛!”

“正经?”漪的鼻子哼了一声:“三娃,我听说你在外面养了个‘小’,据说还生了个‘老幺儿’,是否属实?”

“谣传,”三娃眯着小眼,笑咪咪地说道:“完全是谣言,我那么忙,哪有时间弄‘小三’啊!”

“有也没关系嘛,”我玩笑地说道:“你们老甄家添丁进口,那是兴旺之象啊!”

“这话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三娃一本正经地说道:“要是我家那个‘母老虎’晓得了,不剥了我的皮才怪!”

“这么说还真的有?!”漪怒了:“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有道德、有正义感的青年,没想到经商下海后变成了是非不分、崇洋媚外,没有礼义廉耻的奸商!”

“大姐息怒,”见多识广的三娃表现出极好的涵养,他微笑细语道:“隐私不外传啊!作为商人,虽然我已经是加拿大人,但心还是中国心啊,做生意还是在咱中国嘛!”

“是啊,当了假洋鬼子,还要继续赚咱中国的钱啊!”漪一针见血:“毕竟中国的钱要比洋鬼子的好赚得多!”

的确如此:07年云南的大嬢过生日,三娃的“大奔”车牌号是“渝”字打头,后家二妹夫是公安局的,弄了辆警车“开道”,我借了辆“帕萨特”、与二姨夫一起共计四辆车亮着“车队灯”浩浩荡荡地开往目的地。不曾想途中的两个收费站竟然以为我们是“省市领导陪外商来考察”的,不但没收费、竟然巴结地列队行“注目礼!”让我们享受了一次中国特有的“上流政商待遇”!当时的三娃还仅仅是假洋鬼子,因为有一辆“大奔”就受此“敬见”,可见崇洋媚外早已“深入人心”了!后来“考证”:说是两省的省市县有规定,凡是有警车开道的高级车辆的车队,要么是中央、省市级领导来视察,要么就是外商来考察投资。为此,不准收费并“要有礼貌!”

当晚,面对丰盛的接风晚宴,漪仅喝了一碗汤就叫我回家了。一路上还在表达对“汉奸商人”三娃的不满:“没想到当年的有为青年为了一个钱字竟然堕落到唯利是图、投奔外国!”

“老婆,你真的老了!”我感慨颇多,但只说了一句:“快成为‘九斤老太’了!”

其实,我自己何尝不是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