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小白鼠”之殇》(胡言乱语)  

2011-10-31 23:46:18|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白鼠”之殇》(胡言乱语)《“小白鼠”之殇》(胡言乱语)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小白鼠在笼子里不停地蹿来蹿去,用惊惧的眼光望着从笼子旁走过的“白大褂”。外面的天地很广,但那里不属于它们,它们只能永远呆在这坚固的笼子里。它非常羡慕那些跑来跑去的家鼠们:它们肆意妄为地在人类的坚房利具中打洞撕咬,甚至适时进化,脚掌长上了鳞片,能爬上笔直的高楼大厦,无论人类怎样除它,都是“猫械毒杀似殆尽,蓦然回首,它却在墙角旮旯处”,让人类防不胜防。同时,它为自己而悲哀:它亲眼看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姑父、姑母都被这些“白大褂”们弄去强行喂药、解剖,最后悲惨地死去。它不知道的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种命运——供人类折磨、试验。它总是忐忑不安地度过每时每秒,只希望自己能够苟延残喘地多活些日子。人们欢呼试验成功,本是它们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但成功却与它无关;试验失败,却是以它们的悲惨死亡为代价!它们的命运,总是掌握在人类的手里。当然,为了试验的顺利进行,“白大褂”们也会注意给它们增加营养。

遗憾的是,很多时候,小白鼠的遭遇,也被“嫁接”到了人类之中:当社会公平、民主健全时,人类的多数是不会成为“小白鼠”的;但在相反的社会形态里,人们的大多数却成为了“小白鼠”。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告诉我们,如果没有试验与改革,任何社会是不会进步和发展的!而统治者进行的改革真正使大多数人获利时,民众也不会成为“小白鼠”!但在社会不公、民主氛围极差的社会形态里,“强者”往往以改革之名,把占比例绝对多数的“弱者”也当做“小白鼠”。何为“强者”:政治上的公权执柄者、财富中占据多数者是也;何为弱者:与强者相反者是也!

在专治社会里,强者往往是极少数;在不公的财富分配中,少数的强者往往占据着多数的财富。

以我们中国为例:统治中国2000多年上百亿人口,却只有209个皇帝,他们占据了所有公权和财富,生活糜烂却“名垂青史”,而被他们灌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百姓们却总是他们统治下的“小白鼠”。即使像朱元璋那样的放牛娃出生者一旦夺得了政权,本属“小白鼠”的他一跃成为长了鳞片的“家鼠”、再跃成为“金龙”,在他及他的子孙们的统治下,百姓仍然没有逃脱“小白鼠”的命运。

最令人伤感的是,当强者说“小白鼠”是主人翁时,小白鼠就真正认为自己是“主人翁”:陈胜、吴广的起义军曾经这样认为过;“瓦岗军”曾经这样认为过;后来的许多“仁人志士”也这样认为过。

最感人、最气壮山河的则是1960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中的“小白鼠”们:由于1958年的“大跃进”和浮夸风,直接导致了整整三年的“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而灾难到来时,中央领导人的严厉要求四川“服从大局”的命令,把捉襟见肘的粮食继续运往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我们的粮食供应由一斤变8两、由8两变半斤、又由半斤变为三两七钱五,最后连那可怜的0.375都不能按时供应!当时的四川领导人先是谎报“丰收”、继而“顾全大局”、再就十分“听话”,从而“造就”了我们四川饿死了1000余万人的“奇迹”!我爷爷、我姑爷,妻的奶奶、二嬢也“有幸”位列其中!全国死了多少,谁也没有统计,据说有6000多万,但“万里饿殍”的现象今天50岁以上的中国人应该还记得!灾难发生后,领导们仅仅开了个“白天出气、晚上看戏”的“7000人大会”,并轻描淡写地“过了关”!令人称奇的是:四川死的那么多人、全国死的那么多人,但“小白鼠”们宁可饿死也不反抗!这与历史上的类似情况迥然不同!不同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当时强者的儿女们虽然有饭吃,但也饿得饥肠辘辘,而贫富之差不过10倍,“强”“弱”的物质区别亦不大。舆论宣传都说我们是“主人翁”,想想大家都差不多,于是认为自己真的就是“主人翁”,所以饿殍遍地的中国当时竟然是世界社会犯罪率最低、最稳定的国家!直到今天许多“小白鼠”仍然认为那只是领导们“好心办了坏事”,这亦是迄今为止的世界奇迹!不过,提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强者”因为说了实话,几年后也变成了“小白鼠”并丢了命,可见“小白鼠”并非固定的。

血的教训,使强者认识到:必须遵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规律,于是有了1978年的经济改革。这个改革,使我们的锅里有了“肉”、家里有了粮,兜里有点钱、还能建新房。尝到甜头的人们从此言必称改革、语必谈致富。于是有了“不换思想就换人”“通不通、三分钟”“这是改革的需要”“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等改革名言。那时的弱者并没有感觉自己是“小白鼠”,而是非常感谢改革总设计师邓公!

但是,30多年改革过去了,物质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的人们,却总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却骂娘”。接踵而来的是:犯罪率居高不下,社会矛盾竟然愈来愈尖锐,对“改革”这个当年的“香饽饽”名词竟然非常反感了!

这令今天的“强者”百思不得其解:自1978年起我们国家实行改革以来,无论是国力、还是家业,都有了巨大的变化。他们往往用GDP的世界排名来证明改革的巨大成就:1978年第15名,1990年第10名,1995年第7名,2000年第6名,2007年第4名,2010年第2名。他们忽略了另外一组数据:中国人均收入世界排名:1960年第78名,1970年第82名,1980年第94名,1990年第105名,2008年第106名,2010年第127名。还有内外的债务居高不下的现实。

它告诉我们:虽然纵向比我们的生活有了显著的提高,但横向比例我们正在与发达国家拉大距离。而国内的贫富差距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恶性膨胀地步:就财富而言,85%以上的人掌握着不到15%的财富,不到15%的人却掌握着85%以上的财富;就权力而言,99%的人被公权统治,1%的人掌握着公权而统治着他们。在那15%人群的面前,85%的人群是财富的“小白鼠”;在那1%的公权掌控者的面前,99%的人群往往成为了公权的“小白鼠”。“基尼系数”超5点,最穷与最富的差距已达到100万倍!关键在于,富者中的多数除了炫富、成为购买奢侈品的“世界第一”之外,却舍不得拿出或多拿出一点来帮助弱者们,“富而不贵”仍然是今天中国富人的主流,这显然与邓公的初衷相去甚远:邓公当年设计的改革是,让一部分人先富、然后带动多数人富裕起来,从而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

而当初最让人兴奋的“改革”已愈来愈“演变”成为有利于极少数人、而不利于多数人的“东西”:1990年代的改革,“强者”们把国营企业以极低的价格、有的甚至以“一元钱”卖给了私营“企业家”,甚至出现了邬贵华那样的买通上级主管部门把“主人翁”杀掉的恶性“现象”、从而使国家资产严重流失,极少数人的资产飞跃膨胀,几千万当年的“主人翁”迅速“下岗”沦为真正的穷人,有的甚至家破人亡!不可否认的是,当年“淌地雷阵”者为继任“做好事”积累了大量财富,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壮士断腕”牺牲部分人的利益也是必要的。但是,当我们看到今天媒体对“改革英雄”铺天盖地的歌功颂德时,对于那几千万为此牺牲的“小白鼠”不免唏嘘!

而对于近20年的多次政体改革,虽然中央部门、省、市、县的领导们最近纷纷向媒体诉苦称自己是“弱者”,但事实是,他们所进行的“改革”,被改掉的往往不是中央、省、市机关中那些无所事事、“一杯茶、一张报看半天”的臃员“老爷”们而是最基层天天给老百姓办事的那些乡镇(办事处)占公务员比例最大的公务员(虽然也有几个害群之马,但他们绝对不能代表大多数!而且比腐败的贪官们差得很远)!随着“改革”的深入,少数领导的话语权愈来愈大、财权人事权愈来愈集中,人民群众办事愈来愈不方便。我可以负责地告诉大家:今天的所有基层公务员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以上级领导的“爱好”为“核心”!而广大的基层干部在构建“和谐社会” 中,物质上与领导们的差距愈来愈大、话语权已经丧失,却因为领导们的“改革政绩”和恶意宣传下,在人民群众中印象不良、在主管部门的认识中可有可无,并成为一次次“改革”的对象和牺牲品!

当他们认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小白鼠”时,还会积极参与那些标新立异的“改革”吗?!何况弱者并非是真正的小白鼠。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