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派哥”》(人物)  

2011-09-22 16:44:12|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派哥”》(人物)《“派哥”》(人物)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周日的下午秋高气爽、金风习习,几个当年的同学聚会闲聊,说是近几年网语新词颇多,让人目不暇接。时下最“流行”的一个词是:“hold住”,据说其“发明者”是个美女主持人。话题一转,赓即就是一大堆形形色色的美女“明星”的“八卦”。说完美女自然就说“哥”,说是网上对男人就是各种“哥”多:自“犀利哥”后,花心的叫“大肚(泛爱)哥”、肯帮忙的叫“格力(给力)哥”、不那么顺畅的叫“囧哥”、爱与名人媲美的叫“寨(山寨)哥”、爱揩油的叫“凯哥”、肆意妄为的叫“雷哥”、目空一切的叫“项哥”,五花八门、且“翻新”极快。

“你们知道‘派哥’吗?”最爱抬杠的辉在大家的愣神中忽然说道:“就是比‘雷哥’还‘雷’、比项哥还‘项’、‘派头’最大却没有任何人说他不对的‘哥’!”

“照你这么说,在一个局里,局长就是‘派哥’!”当年辉的“杠头”亮说:“连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不敢惹他!”

“现在县委书记的职权大了,他应该算是一个县里的‘派哥’,”在县委办工作的荫说;

“那市委书记就是市里的‘派哥’。”在县府办工作的华说;

“省委书记才是最大的‘派哥’,”比我小三岁、刚刚从“法建办”主任位置上退下来的民有感而发:“他调到我们省后,把自己的爱好与权力运用得‘炉火纯青’——谁不听他的,一句‘不在状态’就把你一、二十年才弄到的县级副县级、科级副科级职务给抹脱;来了四年就把自己的爱好立了地方法加以‘固定’,企图以后走了也继续发挥影响;他来‘视察’,我们得提前忙活一个星期,把所经路线包括两侧可视范围都要打扫得干干净净;来的那天,我们更是起早贪黑、毕恭毕敬地站在公路上为他站岗,而他的车队提前半个多小时‘清场’,警车开路、车种繁多,前呼后拥、呼啸而过,比封建社会的钦差大臣和‘八府巡按’的派头还要大很多;他搞的‘五十百千’使我们女人变成了‘男人’、男人变成了‘牲口’,工作时间成了‘白加黑’、‘五加二’,这种无视劳动保障法的领导,堪称‘派哥典范’!”

“照你这么说,若干年前,某中央大首长来本市‘视察’,中央、省里先是来了不少安保人员,对住宿、所经的路线、下车的地点均作了详细检查,对不满意的地方指指点点;省里的副书记亲临市里对市领导训斥指责,市领导唯唯诺诺、低眉顺眼;市领导挨批后又对区、县领导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大加挞伐、‘上纲上线’。各级领导忙活了整整半个月,来了的当日,我们这里是提前三小时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极其紧张,他的车队更多更长,也更气派!待‘首长’离开才松了口气。那位大首长才是最大的‘派哥’”,亮说。

“你们说得都不对!”辉冷冷一笑:“就权力和领导派头而言,他们最多只达到了前面两条‘标准’,够‘雷’够‘项’,但后面那条呢——从你们的语气里就已经否定了他们,一句话,他们不达‘标’!”

“简直胡扯!以你的所谓‘标准’,哪有这样的‘派哥’啊?”大家似乎都“短路”了。

“咋没有,我们这里就有一个!”辉把右手拇指往后一翘。

大家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头发杂乱、脑袋很小,衣服破旧、矮小干瘦,年纪约50岁的男人正在喷水池旁边打盹:“小脑壳!”

我们只知道他是个弱智,在这个县城已好些年了。至于他来自那里,姓甚名谁,我们统统不知道。由于我长期负责街道社区的管理,曾经要求社区两委给予其解决低保金,社区书记主任跑了有关单位、找了许多人打听,却至今也没有查出个子丑寅卯来。所以大家都叫他“小脑壳”。我们经常见他晚上帮助街边面摊扫地并得到一顿剩饭吃。

“你叫他‘派哥’?”亮讥讽地说:“我看你在发神经!”

“听我慢慢道来,”辉微微一笑:“首先,他想做啥就做啥,你看见谁反对过他?”

“谁都知道欺负一个弱智是丢份的行为!”亮悻悻地说;

“起码他符合‘雷哥’的标准了吧!”辉得意地晃了晃头:“每天晚上他酒足饭饱后”

——“那是吃别人的剩饭!”亮又打断并“更正”;

“不管啥饭,反正人家吃饱了后就在街上指天指地地大声吆喝谩骂”辉扫视大家:“请问,他是不是‘目空一切’?!”

“谁听得懂他吆喝的是啥呢?”荫似乎被辉“引”了进去:“也许他说的就是LHZ所说的‘大觉语’吧!”

“起码完全符合第二条‘项哥’的‘标准’吧!”荫的调侃丝毫没有干扰他的思路:“他独来独往、肆意妄为,有谁想过阻止他?他指天骂地、目空一切,有谁说过他不对?还有,你就是国家一把手来了,他也视而不见,请问谁做得到?!谁敢跟他在这里比‘派’?!最关键的是,他率性而为却从不犯法;他身在红尘却与世无争;他形为弱势却大智若愚!”

“是啊,他甚至没有享受过国家给予的任何福利却每天乐呵呵的!”亮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第一次与“杠铃”那边的“对手”达到了“高度”的一致:“他虽然没有正常人的思维和能力,甚至其父母、亲戚也因此把他扔在这个社会里,你却没有看见他对人、对这个社会有过任何报复行为:你说他在谩骂,可谁听见他骂出一个脏字吗?!你说他目空一切,可他招惹过谁?!而在他身边的我们往往忽视了他的存在,甚至不把他当人!”

说笑中,我忽然感到一种前未有过的震撼:人们眼中的最弱势,当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其实更值得大家的尊重与帮助!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