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霉人”鹿敢飞》(大结局)  

2011-08-09 16:25:12|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霉人”鹿敢飞》(人物传..《“霉人”鹿敢飞》(大结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烈士墓前

回到连队,表彰已结束,干部已配齐,兵员已充实,训练已开展。宿舍里只有一班长李杰和看护他的战士。他迎上前来久久地拉着鹿敢飞的手不放:“老班长,我为你鸣冤啊!”他告诉鹿敢飞:“我们都想不通,为什么你立了那么大的功却没有人给你记功、却给了个记大过处分,为什么提拔干部没有你,为什么明明是你的英雄事迹却记在了劲辉的头上?!”他的眼睛闪着泪花:“我们寒心哪!”他吼旁边看护的战士:“还不快把包袱接了,这就是咱连大名鼎鼎的鹿敢飞班长!”

“您就是鹿班长啊!”那个战士极为热情:“我们都听说了您的英雄事迹!”

收拾停当,他们来到连队的训练场地,部队正在进行单兵战术训练。连长指导员就是伤愈归队的原二排长和副指导员,他们当即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欢迎会,并宣布鹿敢飞为一排代理排长。然后把鹿敢飞拉到一旁:“你回来正好做做李杰的思想工作,现在他整日整夜地睡不着觉,靠吃安眠药却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教导员给我讲医生说他有自杀倾向,为什么不让他继续住院呢?”鹿敢飞问。

 “本来连队考虑让他住在医院里,但医院说他除了睡不着觉又没有其他问题,他们甚至说凡是说活着没意思的人都是思想问题而不是身体有病,所以不同意让他继续住院。”

“不对,我出院之前专门找到军区总医院著名的精神科医生询问过他的这种情况是否有病。医生推断说这种症状可能得了抑郁症,是轻度的精神病,平时说话有条不紊,但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自杀——因为症状只有一个,就是觉得死了比活着好。”

“有那么严重吗?”连长指导员半信半疑地:“还是先做做思想工作吧,他听你的!”

当晚,鹿敢飞住到了李杰的对面。

连续几天晚上,睡不着觉的李杰总是躺在床上轻声地长吁短叹,并趁大家睡熟之际来到过道上写了几封信,然后悄悄地放在枕头下,这一切都没有逃过鹿敢飞的眼睛。

“老班长,请你明天帮我把这几封信寄出。”这天晚上,李杰将装好的信很庄重地递给鹿敢飞。

“你为什么不自己寄出呢?”鹿敢飞注视着对方。

“因为我想把家事托付给你!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他异常平静地说道:“拜托了。”

当晚深夜,李杰穿好军装,把“风纪扣”也扣好了,然后将挎包里的一瓶安眠药全部倒进了嘴里,静静地躺在床上,望着上铺的床板,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过了一小时、又过了一小时…..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任何感觉,却又迎来了新的黎明。他拿出药瓶,仔细地查看,这可是他积存了三个多月的药片啊!按规定,每天他只能到卫生员处领取两片安眠药,就为了这一次结束自己的生命——同样是卫生员给的药,原来吃一至两片就可以睡几个小时,现在一下子吃了八、九十片,却丝毫不起作用:“难道我想死都不行吗?!”

“当然不行!”鹿敢飞已经轻轻地坐在他的床前:“因为战友们不答应!走吧,我已经为你请了假,咱们去看看死去的战友。”

他与李杰来到后山,那里是新辟的烈士陵园,安葬着全军在这次战争中牺牲的900余名战友。

盛夏的南国,朝霞映照、蓝天如洗,露珠欲滴、草木葳蕤,尽显勃勃生机;清风拂过、山茶摇曳,坟草萋萋、松涛絮语,仿佛是长眠战友在向他们诉说着什么。

远处传来部队出早操的口号声,恰似是向牺牲的战友问候。

他们来到本连队牺牲的五十一名战友的墓群、并伫立在老排长的墓前。

“如果我没记错,你与排长的老家只隔一条黄河。”鹿敢飞凝视着墓碑,问旁边的李杰。

“他在河南、我在河北,虽是两个省,距离只有几十里。”李杰点头道:“他的妈妈和未婚妻来部队,还是我陪她们到这里的呢!当时她们俩哭得很伤心,当时把我也弄哭了。”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但你知道吗,咱排长本是三兄弟,大哥死于三年自然灾害;父亲和二哥死于文革中的武斗;他参军时是以‘父母生的是三兄弟’为由才成行的。”鹿敢飞注视着碑上的那几行字:“他本来准备去年冬天回家完婚,开战前,他却主动把婚期推迟了,你知道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吗?”

“为什么?”李杰有点茫然地反问。

“为了嫂子的未来,”眼里闪着泪花的鹿敢飞沉重地回答:“据我所知,排长家中只有一个年近60岁的老母和民办教师的未婚妻,再亦无人。难道他不知道战争意味着牺牲?难道他不希望在战前留下自己的骨血!可是,他宁可绝户,也不给自己心爱的女人添麻烦、留‘后遗症’,这就是咱们军人奉献精神的体现啊!在他的面前,任何功名利禄都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他站了起来,望着天空:“排长的选择,体现的是咱军人的胸襟啊!”

“你说得对!”李杰猛然想起:“那天,嫂子还在碑后面放了个小罐子。”他很快就在墓碑后侧找到了那个小罐。不由分说,打开一看,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张黑白照片:一张是一个干瘦的老太太正在墓碑前哭泣,显然是老排长的母亲;另一张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大辫子姑娘,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总是深情地注视着你并幸福地微笑着,背后还写着几行娟秀的钢笔字:“给我一生中最爱的人——你的小霞”。相片下面有一张纸,里面包裹着一缕乌黑的头发。展开一看,原来是一封信,虽经风霜浸染,字迹有些模糊,但下面一段还是很清晰的:“亲爱的,当我听说要打仗时,立即要求来部队与你完婚却被你拒绝了,当时我想不通,现在我才明白,那是你的苦心啊!在梦中,在记忆里,你的音容笑貌依旧,而再‘见’却已阴阳相隔……。家里贫穷、妈妈年迈、路途遥远、时事难料,我不知道啥时能再来看你,为了不让你太孤独,我把自己的一部分留在这里与你相伴。我向你保证:从今天起,我将以女儿的身份为你母亲养老送终!”“她就是嫂子啊!”李杰蹲在地下呜咽起来。

“嫂子还没有结婚,就庄严地给牺牲了的排长承诺!”鹿敢飞已是泪眼婆娑:“作为战友,你想过为他们做点什么没有?”

“老班长,我真想随排长他们一起去啊!”李杰摇了摇头:“活着真没意思!”

“所以你准备了几十天,并选择昨晚吃了一瓶‘安眠药’,是吧?”鹿敢飞低沉地说道:“我观察你好几天了,那是我给你换的维生素片!”他从挎包里拿出拿几封信:“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你给家里写的遗书吧!”

“原来是你!”李杰吃了一惊:“我还一直奇怪,为什么吃了那么多片都没有反映!”

“你这是病态啊!”鹿敢飞拉着他的手:“这种病叫抑郁症,只有一个症状,就是想死。而治疗的方法也只有一个,就是从意志和心里上战胜它!”

 “每当你想死的时候,请想想你的父母、姊妹对你的需要,想想长眠的战友们的父母、爱人和亲友需要我们为他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想想我们既然连死都不怕,为什么会怕活着呢!”鹿敢飞接过罐子,按照原来的顺序把它们装盖好,放回原处,拉起李杰的手说道:“你必须象战胜敌人那样去战胜这种想死的疾病!” 他把他拉到老排长墓碑前:“请你庄严向老排长发誓——一定战胜病魔,一定好好活着!”

“好吧,”李杰犹豫了一下,给老排长行了个军礼:“我发誓,一定好好活着!”

“还有,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要声张!”鹿敢飞告诫地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吃安眠药之事!”《“霉人”鹿敢飞》(大结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二十年后

1999217这天清晨,鹿敢飞又一次来到南国那片烈士陵园。在陵园的大门外,他看到了一对中年夫妻和一双十多岁的龙凤双胞子妹。他知道,这一家人就是当年患了抑郁症的李杰、“小霞”和他们婚后的爱情结晶。

原来,在他的帮助下,李杰不但战胜了疾病,而且率领全班在1980年的全军大比武中拿了个第一名,1981年,劲辉军校毕业回来后直接提拔为连长,李杰被提拔为排长。他立即回家探亲,首先去了河南老排长家,在探望其母亲的同时向考上人民教师的小霞发起了恋爱攻势并很快取得了成果。三年后,有了这对龙凤胎。

这二十年,教导员已升至军政委;而最快的当然是劲辉,不但升至正军级干部,而且还在国防大学战略系攻读博士,已成为军中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

也是1981年底,因“贯通伤”导致神经受到损害被定为伤残的鹿敢飞被确定复员,他本准备回沂蒙农村,却在劲辉父亲的亲自干预下,被安排进了蜀南父亲工作的单位。

父亲一直留存于他的记忆里:高大、年青,英俊、威猛——那还是1965年儿时的记忆!

现在他终于见到了父亲:那是两鬓灰白的一个老人,那是墓碑上的一张永不知疲倦的笑容的相片。父亲已下葬整整两年了,坟前的“老冬青”在寒冷的冬天里显示着昂然的生机。

“爸爸,我来看您了!”他对着那张相片轻轻地说道,声音有些哽咽;

“爸爸,其实我一直都很想您!”他在心里对父亲说;

他知道,为了这个国家,父亲默默无闻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

他明白,为了这个国家,他亦会步父亲的后尘走完自己的人生;

因为父亲认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翁”中的一份子;

因为他坚信,自己亦是这个国家的“主人翁”中的一份子;

父亲认为,“主人翁”就意味着牺牲家庭;

他认为,“主人翁”就意味着牺牲自己!

他想起了那首祭奠父亲的歌《牵手》:你曾经轻轻牵着我的手/走过高山、跨过江河/你说那青山永远挺立/流水它永远不回头/人生是一场悲壮的战斗/不要向失败低头/哦爸爸,为何你走得匆匆/来不及告诉我你就走/生活的条件总是要忍受/经得起现实折磨/为何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牵不到你的手?!

那天,他在父亲的墓前默默地伫立了很久。

以后的岁月里,在人们异样的目光中,他努力地工作、努力地学技术,但由于贯通伤伤及到神经,他做事总是事倍功半,所以很让人瞧不起。为此,他非常难过。但更难过的是随着改革的深入,企业已是厂长、车间主任说了算。特别是地方上很多领导把国营企业用很少的钱甚至一块钱卖给私人业主,使他对“主人翁”的看法有了严重的动摇,而且多次自问:难道我已经过时了吗?但内向的性格使他说话更少,人们也更难、更不愿意了解他了。

家庭也出了问题。

刚参加工作时,他亦曾想到过与小刘联系,但最终自我否定了:她需要的是能成为军事家的丈夫,而自己只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工人;他不知道的是,好女人是为爱情而生的,为了得到真正的爱情,她能做出超越一切的事情!

工作没多久,继母把她在农村的侄女介绍给了他,为的是安排进厂。婚后,他们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米油盐酱醋。妻子因为丈夫没有能够为其的工作奔波,使自己一直是个临时工,产生怨恨而经常指责他,甚至责怪姑姑没有为自己找个有能耐的男人!几年后,妻子生了个儿子,家中才有了一些生气。

改革的深入,他被“优化”去了后勤;再后就被安排看大门。

而妻子看准了商机,80年代中期就在工厂大门外首开“好又来”饭馆。捞得了“第一桶金”之后又在蜀南市的闹市区开了一家高档饭店。后来干脆与他离了婚,带着儿子“大展鸿图”去了。

这些年,鹿敢飞只与升为正连级后转业的李杰联系着。并相约在反击战的开战20周年纪念日、即春节大年正月初二这天在军烈士陵园门口相聚。

短暂的寒暄后,李杰拉过两个孩子来:“这是紫紫与卫卫,谐自卫反击战之意,儿子卫卫随老排长姓,女儿跟我姓!”他还告诉鹿敢飞,他和小霞结婚后,就把老排长的母亲接来跟自己一起过,一家人其乐融融。但由于年事已高、行动不便,母亲已经不能来看望老排长了。

原本以为清静的烈士陵园今天并不寂静:已经有不少人来了——一个年轻妇女牵着个老太太走在了他们的前面;几个中年男人直奔陵园深处而去;山下,从市里开来的公共汽车上下来了许多人正往这里涌来。

他们来到老排长的墓前把备好的祭奠东西拿出来,小霞提出把20年前的那个罐里的东西拿出来烧掉被李杰制止了:“那是当年你对老排长的一段真情,是一段值得永远纪念的历史!”

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鹿敢飞在仪式举行完后调过头来,对着南方又烧了一堆纸。

“你这是为什么?”李杰不解。

“这是为那被我和劲辉打死的九个举枪投降的越军士兵烧的,”鹿敢飞一边烧一边平静地说道:“对于他们,我不是胜利者,而是犯罪!”他告诉李杰,毓强在留给他的东西里有一篇评论,谈到有一个英国作家叫奥威尔的写过一篇叫《西班牙战争回顾》的文章,说自己在参加1936年反法西斯战斗时在前沿打阻击,一直没有目标,终于在一个早晨看见一个光着膀子、提着裤子的敌人进入了自己的准星,但他没有扣动扳机——因为他认为,当一个敌人提着裤子时,其杀人的职业色彩已经完全退去了,此时他已不算法西斯。举手投降的敌人亦是如此!

“可我却把他们枪杀了!”鹿敢飞异常沉重地说道:“时间愈久,我的负罪感就愈深!”

“可那是在不共戴天的战场上啊!”李杰还要说什么被鹿敢飞打断:“你不要再说了,‘敌人’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当年我们杀得昏天黑地,现在不又睦邻友好了吗?!”

“所以,我们这些小人物总是为自己的国家而生、为国家而死的,”他望着天空,感慨地说道:“我们是这样,难道越南士兵不亦是这样吗?!”

“我真不明白,”李杰摇了摇头;

“但我已经明白!”鹿敢飞点了点头。

忽然,旁边传来一阵哽咽的朗读声。他们仔细一看,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在一座墓前声情并茂地朗读着显然是自己写的诗:“妈妈,那一定是你,我听到了那手工的绣花布鞋,踏在地上的声音,一直听到穿上了绿色的军装;妈妈,你的哭声是那样的辛酸,我明白,你嫌自己来得太晚,太晚;我不求再有什么额外的照料,一声烈士已经足够,我只求下个清明,我的妈妈能够再来抚摸我的墓碑,因为我的妈妈没有剩了多少二十年。”

听完时,他们都已潸然泪下。《“霉人”鹿敢飞》(大结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后记

2011年“八一”节这天上午,一个气质非凡、面容姣好的中年妇女悄悄地来到了鹿敢飞的墓前。她刚刚从昆明赶过来:前几天,她接到了劲辉打来的电话,说是不久前到蜀南检查工作时得知了她曾经爱恋过的战友鹿敢飞已于一年前病故,所以告诉她一下。劲辉的电话,唤起了当年那个“小刘”、真名叫刘钰的昆明某著名医院的名医的记忆,这三十多年来,她结过两次婚、又离了,现独居。劲辉的电话,唤起了她对“胎死腹中”的初恋的回忆,亦使她找到了两次离婚的真正原因——原来当年那个名叫鹿敢飞的战士一直“活”在自己的心底。她急不可耐地请了假,买了张飞机票来到了蜀南市、来到了鹿敢飞的墓前。

清明时节,她在网上看到了许多战友来到南国祭奠战友,特别是读到 “穿过了断壁残垣,穿梭在生死前线,你胸膛涌出鲜血,好似盛开红莲;你浸血罗砂遮面,像霜叶染红了天边。泪水涌出眼帘,模糊了我的视线,硝烟还在弥漫,却无法再见到你,只盼轮回后千年,我们再继这尘缘,就在你倒下瞬间,我多想在你身边,在你生命的最后一刻,诉说对你的爱恋,就在你倒下瞬间,我多想再见到你,在你生命的最后一刻,喊出爱你的誓言”的这段诗时,竟然泪水婆娑、彻夜难眠。

现在,当她看到墓碑上那张鹿敢飞丑陋的相片时,不由得泪水潸然。她仔细地将墓地清扫了一遍,然后“面对面”地轻抚着那张相片:“敢飞,我爱你!”她默默地对里面的“人”说。她仿佛看见了他从里面走了出来,微笑着、也腼腆着,脸上的那两个“酒窝”非常迷人,而那蜈蚣一样的贯通伤却变成了一只美丽无比的蝴蝶在轻抚着他的脸颊。

她幻化着自己也变成了蝴蝶。《“霉人”鹿敢飞》(大结局)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