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霉人”鹿敢飞》(人物传.五.)  

2011-08-03 15:28:36|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霉人”鹿敢飞人物传..《“霉人”鹿敢飞》(人物传.五.)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真正英雄

早上查房,鹿敢飞要求出院,被主治医师、科主任制止了:“你的伤很重,虽已无大碍,但必须再观察一星期!”这时,教导员和劲辉来了。

战争总会给某些人带来幸运,同时也给某些人带来不幸:那些战功赫赫的连队不但获得了荣誉称号,而且还提拔了一大批人。相比之下,死伤过半的鹿敢飞连却受到了冷落。

干部的补充的大部分都来自其他连队,本连战士只有劲辉和三班长、炊事班长被提拔为干部。在连队参战人员中,记“大过”的连长已被撤职并确定为今年的转业对象,进入了军转业干部教导队名单;值得他宽慰的是,职位升一级后再转业。几名入伍才刚刚一年的战士被任命为班长、副班长。最大的“赢家”有两个:立了二等功的指导员直接提拔为营教导员;已经立了“二等功”的劲辉又被军区授予“一等功”奖章,“破格”提拔为排长的同时参加了军区的英模报告团,是“王牌军”唯一的一个,在全国巡回报告了三个月,还去了人民大会堂,受到了中央首长的接见,刚刚结束,又被保送到石家陆军学院学习。走之前,他与教导员一起来到了医院,与鹿敢飞告别。

战争是一个“让女人走开”、又是一个掀起美女爱英雄“气浪”的“平台”。劲辉刚走进病房,就被漂亮的护士小刘认出来了:“你是‘向我开炮’的英雄战士!”她不由分说,叫来一大群护士和卫生员,她们争先恐后地来看这个心目中的英雄,并簇拥着劲辉去了护士室要求签名。

趁着病房里空荡荡的,教导员开门见山地告诉鹿敢飞:根据总政治部的要求,军区组织了自卫反击战英模报告团,军首长亲自点名要劲辉参加,因为他是唯一的有高干背景的新战士,具有典型意义。为此,军里还派来了“名记”为他整理材料,“发言稿”修改了十多遍,起初劲辉不同意把班长的事迹写成自己的,并威胁宁可不参加也决不“盗窃”班长的事迹。是军政政治部主任亲自找他谈话,告诉他是组织需要、教育全国青年和鼓舞人民的需要,才把他说服。即使是这样,当每次报告完毕,劲辉总要在最后加上一句:“我要感谢一个人,他就是我的班长,叫鹿敢飞,我的一切成长,都是他的帮助才获得的!”这也是他与军领导谈妥参加英模报告团的唯一条件:“现在,他不仅仅是我们军区的光荣,而且是全国人民心中的英雄了!”教导员把后面这句话用极为隆重的口气说了出来,并注视着鹿敢飞的眼睛:“而你,却永远只能做幕后英雄了!”

鹿敢飞低头沉思了片刻,昂然而起,狠狠地抹了一把脸,仿佛是要把过去永远抹掉,从嘴里轻声地吐出了三个字:“我理解。”

“本应早点告诉你,但由于部队调整没来得及。”教导员仔细地审视着他:“又想到你的思想素质一直很高,所以到现在才来给你讲明。”

“没什么,”鹿敢飞平静地回答:“教导员放心,我不会有别的想法。”

“我知道,你很受委屈啊!”教导员显然有些感动:“有你这样优秀的班长,劲辉肯定会茁壮成长!”

“他就是我的班长!”正说着,被美女们簇拥着的劲辉带着她们涌了进来。鹿敢飞从小刘的眼睛里看见了那天电视里闪过的亮光,不过这次显然是对自己的,他的心里不由一热。

“鹿班长,你真了不起啊!”小刘拉住了鹿敢飞的手:“没想到真正的英雄竟然就在我们的身边!”

“劲辉你可不要胡说八道!”第一次被美女拉着手的鹿敢飞有点不知所措,突然想到全军的荣誉,忙把刚刚产生的欣喜藏在心里,用冷冷的口吻说道:“我是一个犯了错误受到处分的人,哪是什么英雄!”

“刚才小英雄已经把你的故事都给我们讲了!”小刘的眼睛里充满了由衷的敬意:“你的英雄壮举,很多人都做不到啊!”她们纷纷请鹿敢飞在日记本上签名留言。

鹿敢飞被深深地感动了:一直处于“边缘化”的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美女们如此真诚的拥戴“很享受”!瞬间产生了被“英雄了一把”的满足感。他忽然觉得,有这些美女们的理解与尊崇,为了她们,别说委屈,就是献出自己的生命都值了!

“好好休息!”离开时,小刘又一次拉着鹿敢飞的手,并用那双灵动生辉的眼睛注视了他一刻,让他心里一颤,产生了从未有过的炽热。

“吔,这个姑娘对你有点‘意思’呢!”美女们刚出门,教导员就指着小刘的背影对鹿敢飞“点醒”道:“看来你要走‘桃花运’了!”

“你说到那里去了,”鹿敢飞弄了个大红脸:“她们不过是把我当英雄来‘拜’了一把而已。”他转过来对劲辉:“你跟她们说那些干啥,全军就你这个英模典型,你没有权利那么做啊!”“如果在她们面前还说假话,那我真的就不是人了!”劲辉表情很诚恳:“班长,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大恩不言谢,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所得到的一切荣誉、甚至包括今天的第二次生命,全部都是你给的!”他要求鹿敢飞在分别时留下赠言。

“就一句话,”鹿敢飞想了一下:“好好干,不忘本!”

“说得好!”教导员拍了拍劲辉的肩:“将来无论你地位多高、权力多大,都不要忘了脚下的这片土地和人民,别忘了班长今天这六字箴言!”告别时,他拉着鹿敢飞的手:“你伤好后出院,本来应该安排你先回一趟家,但有件事又得推迟了。”他皱了皱眉:“你的副班长李杰被任命为一班长后经常睡不着觉,在师医院住了半个月院却查不出是啥病,经常对战友们说‘死了比活着好’,医生也说他有自杀倾向,连队怕他出问题,为此,连队派人专门24小时管护他。希望你回去好好地做做他的思想工作。”他颇带歉意地拉着鹿敢飞的手说:“我知道,他只听你的!”

“我跟你打赌。”临出门,教导员还不忘调侃鹿敢飞:“那个小刘不出一天就会找你‘单挑’!要抓住机会噢!”

雎鸠未鸣

“鹿班长,总呆在病房里不利于健康,我陪你出去散散步啊?”小刘微笑着走了进来:“我今晚不当班,明天是休息,特来邀请你呢,给个面子嘛。”

果然被教导员言“中”了!鹿敢飞心里一“咯噔”,满脸通红却又如影随形地来到了住院部后面的花园。

时值十五,皓月当空。月光柔柔的,象母亲的手,抚摸着恬静的、似睡熟了的婴儿般的树木、花草;亮亮的,象透明的水银,倾泻着大地的各个角落。

小刘紧靠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的淡淡芬芳,使他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他甚至“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心跳。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小刘说道,那双会说话的大眼里熠熠生辉;

“今晚的月亮是圆,”鹿敢飞向天上望了一眼,却又躲过旁边那双更亮的眼睛:“‘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明晚的月亮会更圆。”

“你知道‘月下老人’的故事吗?”小刘扶着鹿敢飞的手臂,并靠近了他的肩膀。

鹿敢飞惊慌地轻甩了两下,没甩掉,有点不知所措:他儿时就听三奶奶讲过,那是个为青年男女“牵红线”的老人,正因为知道,他才感到心慌,因为心慌,不善言辞的他就更为木纳,呆呆地站着。小刘感觉到他的身体有点发抖,不由笑了:“鹿班长,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她俏皮地转到他的正面,歪着头问:“你只当过不到两年的兵,从未参加过战争,为什么事先就会预测到把身体绑在坦克上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后来又违背常规在离敌50处呼叫炮兵向自己所在的地方开炮一分钟并立即冲上山头呢?”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的眼睛:“听着都感到惊险哪!”

“很简单,”鹿敢飞不敢正面“应对”那双美丽迷人的眼睛,眼望天空轻声回答:“就是事前多问几个‘如果有’,再回答几个‘怎么办’,然后做时‘坚决干’就行了。”

“就那么简单?”小刘看着他;

“就那样简单,”鹿敢飞看着地。

小刘告诉他:自己的父亲也是个军人,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母亲被授予上尉军衔,受家庭的熏陶,自己从小就喜欢读古今中外军事书籍,特别喜欢南宋那个在采石矶一战成名的文人虞允文:“他从未参加过战斗,却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指挥一群南宋的溃军,打败了不可一世的金兵!”

“比较虞允文,你分毫不差!”小刘的语气里充满敬意:“你其实很有军事天才的潜质呢——临战冷静、观察细致,指挥果断、出其不意,勇敢无畏、敢于担过,如果经过军事学院的培训,你一定会成为出类拔萃的军事家!”

“我文化低,初中毕业还是十年动乱里的,哪有那条件呀!”虽很受用,但亦冷静。

“早在2000多年前就有‘将相宁有种乎’的说法,49年解放时很多将军还是文盲呢!在军队里,能当军官的很多,但能成为军事家的却很少,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他们没有你这样的潜质啊!”小刘滔滔不绝地遐想着:“不过,为了达到目的,有时必须采取一些其他手段,如果你同意,我可以让我爸爸帮忙!”小刘很真诚:“他现在是正军职的领导,能做到的啊!”她还告诉他,如果他同意,可以通过关系把他调往父亲所在的部队,然后保送到军事院校读书。“在我的心里,你不仅是军事天才,而且还是真正的英雄呢!”小刘紧紧地靠住了他的肩,充满憧憬地说道:“你需要一把‘梯子’,我想我可以做到。”

她的这一席话,让鹿敢飞本来非常热辣的心逐渐冷却下来。他心里想:靠拉关系、开后门进入军事院校的,就是当了大军官也不可能成为军事家,如果自己走了这样一条路,那就是自己背叛自己——因为他一直笃信“凭真本事吃饭”的道理!过去,他多次想象着自己成为英雄后被美女簇拥着的情景、也有过成为高官的“乘龙快婿”的朦胧。但是,经过战争的洗礼与认识毓强之后,他认为靠“关系”得到的地位只能是耻辱,更重要的是对信念的背叛!

“时间晚了,咱们回去吧,”他平静地说道:“我有些困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小刘有些惊讶:“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甩开小刘的手,独自走了,让失望的小刘呆呆地站在那里。

他回到病房,立即决定明天一早就出院。

翌日一大早,他去向毓强道别。毓强躺在病床上上气不接下气,看样子非常难受。见他进来,挣扎着坐了起来,断断续续地告诉他,自己已感时日不多,并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袋子:“这是我写的一些东西,留给你作个纪念。”望着这个良师益友,他眼睛感到有些湿润。

他悄悄地办完手续,悄悄地走出了军区总医院的大门。走到门口时,他转过身来,留念地注视着自己病房的窗口——他竟然产生了与小刘相见的希翼,但他知道,今天小刘不会上班、当然也不会出现,一种莫名的失落与内疚感突然从心里泛起。在选择信念与个性、现实与爱情上,他虽然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前者,但过后的怅然也伴存着。他没有意识到的是,信念的背后,是内心深处那严重的自卑与对现实环境的自我审视,使他心里对小刘的爱的“和弦”尚未“鸣”出即已夭折。他长叹了一口气,消失在朝霞里。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