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霉人”鹿敢飞》(人物传.一.)  

2011-06-18 10:44:58|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本

《“霉人”鹿敢飞》(人物传.一.)

 《“霉人”鹿敢飞》(人物小传.上.)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孤坟

清明节时分,县城的公墓里聚满了扫墓的人们,唯独他那座廉价墓布满灰尘无人来扫;别人的墓碑上都是家人立的,唯独他那座是厂保卫科立的。它孤零零地伫立在角落里,留给世间唯一的“信息”是“鹿敢飞之墓:生于1959年6月30日,病故于2010年6月19日”。公墓管理所的人猜测里面这个人可能是个孤人。

但是,昨天上午这一切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一溜小车停在了公墓的停车场,走下的一群人中,最耀目的是一个金星少将:少将在大城市累见不鲜,在这个小县城却是凤毛麟角。而“规格”和陪同人员更是令公墓管理所长目瞪口呆:昨天得到紧急通知,要他组织人员把公墓彻底打扫干净,今天全天候保洁;早晨刚刚上班,就有10多个民警前来执勤;县委书记、县长早在半个小时前就在管理所恭候;少将到时,市委书记、市长亲自陪同;还有那几个厂长书记们——由于他们是中央军工企业的厂长,按照“惯例”享受着地师级待遇,过去“习惯”地不把县委、县府领导看 “上眼”,今天却也整整齐齐地陪同少将而来,这在小小的县城是从未有过的!有点受宠若惊的所长以为哪位大领导的父母葬在了这里,却见金星少将径直来到了角落里那座孤零零的鹿敢飞墓前。

而更令他们不解的是,少将竟然在墓前泪流满面并喃喃自语:“老班长,我来看你了;老班长,我对不起你啊!老班长,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我知道,你是一个为人非常低调的人,但你又何必只苦自己呢!”陪同的人们一片叹息。而厂长书记竟连连说道:“这是我们的工作纰漏,对不起、对不起!”

一天前,这位50岁的总ZB部副部长从北京飞来这里视察军工企业,市委书记、市长闻讯后立即赶来,他们很快得知:少将曾任职某王牌集团军军长,是军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前途未可限量。厂长书记更不敢怠慢,亲自陪同参观了主工仪车间并对行程作了精心安排:如去竹海、大峡谷、亚洲最大溶洞,等等。

但是,这一切被少将拒绝了。他稍事小憩,就问厂长书记:“鹿敢飞可好?”

“谁是鹿敢飞?”厂长问书记,书记问组织部长。

“是A车间的一个工人,当初他下车间是我亲自送他去的”,组织部长老赵庆幸自己熟悉此人,忙对旁边的人事科长道:“快去把他叫来。”人事科长想了一下,平静地说道:“一年前死了,我还参加了他的追悼会。”

“死了?怎么死的?”将军双目圆瞪,非常诧异。

“因病去世的,”善于察言观色的科长立刻表现出悲伤的神情:“唉,一个好人啊!”大家随之作出肃穆状。

“唉,他本月底才满52岁啊!”沉默些许,将军长叹一声:“一个没有立功的英雄,而且——”他鼻子有些酸楚:“他是我的班长,在越南救过我的命呢!”组织部长头皮一麻,直呼“没想到”。

一年前,不到51岁的他死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很孤独:病发时,他是自己在被称为“兽医院”的厂医院的医生、护士的“照料”下住了一个月后连病情都没有确定而无声无息地亡故的。几年前,妻子与他离婚并带着大学毕业后的儿子去了上海;病危时,单位打电话、托在上海的职工寻找均无果;父母早已亡故,亲友情况不详,所以死时身边除了几个工友和厂保卫科长并无他人。所在企业虽然很大,有近万人,是为数不多存活下来的“三线”之一,有几个车间享受着垄断“独一份”带来的好处,但企业总体效益与新兴企业相比却难以望其项背。所以几经改革,工人成“五了”:“蚤人”跳槽了;“能人”下“海”了;“贴人”(会拉关系者)升官了;“脉人”(有人脉根基者)留住了;“衰人”内退了。而本是某主工仪车间工人的他虽然保住了工作,却也变“五了”:工种变了——由主工仪车间工人变为厂保卫科的看门人;工资少了——由原来的5000多变为1000多;老婆跑了——与他离婚后带着儿子远走高飞;朋友少了——除了几个轮班的看门人,许多原来的工友都不与他往来了;话更少了——本来性格内向的他,几乎成为哑巴了,当然,也就更加落寞了。无论厂里、还是社会,他都变得可有可无,就像路边的一棵小草,谁会注意它的存在呢!因此,死时的孤独与凄凉,也就在所难免了:他的骨灰安放在公墓最廉价处,清明节过了那么久,也没有人来瞧过。

不愿要的“卡西莫多”

30年前的一天,当时的厂组织部人事科长老赵受领导之命,带着这个叫鹿敢飞的退伍军人来到A车间报到。

他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并不好:脸颊中间有一个深窝,明显是动过手术的痕迹;左脸颊上有一道蜈蚣虫似的贯通伤,看起来有点狰狞。车间主任是他的老乡,知道这家伙是个“外貌协会”的成员。果然,外貌俊朗的老乡一见那张脸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招呼没打就拉他到一边骂道:“我这里又不是巴黎圣母院,你带个小‘卡’(他爱看电影《巴黎圣母院》,称卡西莫多为“小卡”)来干什么?”“来看你车间里的艾丝美拉达啊!”科长打着哈哈:“我还带了个口信,厂长要你帮他解决好个人问题呢!” “我这里的帅哥一大群还没找到呢,这样的丑八怪谁要哇!”“丑才是特色,你看那满山的草木,能让人记住的总是长得怪模怪样的‘歪瓜裂枣’!武大郎不就找了个美女潘金莲吗!”“别跟我嚼舌了!说正经的,难道他是战斗英雄?”“那倒不是,是部长要我亲自带他来的!背景嘛,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参加过自卫反击战。”“你看过他的档案没有?立功了吗?”“没有,还背了个记大过处分。”“这就奇怪了,参战的军人最少都要记个三等功、他却没有,还挨了处分,而一个挨了处分的人不但能安排到我这个非常重要的车间,而且还要你亲自带来,莫非他是厂长的小舅子?”“可以肯定,不是。”“那你把他带回去,我不要!”“这是政治任务,必须执行!”“就为了一个受处分的丘八?!”“因为他的父亲是因检修核原料桶时滚进里面致病、于三年前死亡的鹿地才,加之部队政治处长亲自送他到厂里交涉安排工作的,由厂长书记亲自允诺的!”

车间主任记住了那个老实巴交的鹿地才:“好吧,我是看在他父亲的份上同意收下他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