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黑猫”来了》(人物)  

2011-02-04 17:58:10|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猫”来了》(人物)

《“黑猫”来了》(人物)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通知:同学聚会,‘黑猫’回来了!”电话里,在教育局工作的强大声叫嚷着。“都腊月29了,家家都在进行着车轮般的团年活动,谁还有那闲心‘同学聚会’啊!”刚刚料理完银哥的后事,我心里尚未转过弯来,于是很反感地顶了回去。“咱们与黑猫分别已经36年了,初二他就走了,你再没有时间也得来!”强用不容分辩的口气说:“AA制,每人交100元!”

没办法,同学情谊重,按照他说的地点,我去了。

果然,20多个高中的同学已经到了,“黑猫”当然在里面。只不过36年没见,他已经是两鬓斑白、皱纹更深的“老黑猫”了,我不由想起了高中时的他。

他本姓苗,父亲是二野的老战士,1949年南下到戎州后一直在省四监狱任狱警(那时叫麻纺厂),1973年考入县二中,与我同班。开学第一天,“苗建华”,随着班主任的点名,就看见最后排站起一个皮肤黑得发亮的瘦高青年,脸不大,却扑闪着两只象猫一样机灵地转动着的大眼睛,而与众不同的是他如果一笑,鼻翼两边竟然会出现两道象猫胡子一样的纹路。我们的教室是几十年的旧房,有很多老鼠,经常在我们上课时从墙角的洞里跑出来乱窜。大家都习惯了,而他却大显其“特异功能”:只见他蹑手蹑脚、象一只猫一样跟踪老鼠而去,旋即从外面得意地抓着一只活蹦乱跳的老鼠进来并向同学们炫耀,惹得同学们哄堂大笑。老师无奈摊了摊手:“你苗建华干脆去当猫算了!”

从此大家就叫他“黑猫”。

我们那批高中生是不幸的:当时正是十年动乱的晚期,“批林批孔”、“学朝农”甚嚣尘上,常常干扰我们的正常学习;我们又是幸运的:教我们的老师“质量”都很高——不知什么原因,数学老师是川大的讲师出身,物理老师是川师大的助教,语文老师是原人民日报的记者,外语老师竟然是北京外国语学院的讲师“下放”来的,就连体育老师都是成都体院的讲师出身!如果你要学点东西,还真能学到。而“黑猫”似乎对学习不太感兴趣,他的成绩始终在中下游水平,毕业于西师的副校长曾摇着头对抓着老鼠炫耀的他说了狠话:“我看你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好在当时并不影响他毕业。

但他的篮球打得很好:晓平是全县的篮球尖子,而且还是地区篮球队的绝对主力,在二中本是“一骑绝尘”。但苗建华来了后,只要是他防晓平,晓平就无法突破,而且他还不会犯规,所以他俩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优良“矛盾”。那时唱歌、打球的同学最“吃香”,有此“绝活”,女同学们还是挺喜欢他的。而且他与强等十个成绩比较差、最爱调皮捣蛋的男同学还悄悄地把班上的十个漂亮女同学分别“许配”给自己,这是毕业了许多年后我们才知道的“后话”。

但副校长的“预言”破产了。读书不咋样的“黑猫”的“命”却很好,简直有点传奇色彩:19757月他毕业后其父把他送回河南老家下乡,村里有一座水库。9月的一天,一群小孩在水库里游泳,其中一个因为腿抽筋而沉下去了,眼看就要出人命,其他孩子们吓得发愣,除了呼叫“救命”,竟然没有一个敢去救。而刚从县城回来的“黑猫”恰巧路过这里,他把鞋一扔,飞一似地跳了下去,一个“猛子”钻进水里,很快就将那个溺水者救起。而更巧的是,两个身穿海军军装的军人也正巧从这里路过,他们是专程为某首长挑选警卫员的,看见了活生生的救人场面,加之“黑猫”的独特长相,印象特深,到了公社就四处打听,贫下中农听说他救了孩子的命后,一致推荐,于是下乡才三个多月的他被破格“特招”为基地首长的警卫员。两年后,他被保送进了大连海运学院,成为我国文革后的第一批海军军校大学生军官。这在我们所有同学中是绝无仅有的一个!

“你读书时成就那么差,那四年军校读得吃力吧?”大家刚刚坐定,当年的“校花”秀玲就问黑猫。

“我的成绩还是中等靠上呢!”黑猫笑了笑:“只要肯学还是来得快。”

“你的老婆还是那个基地首长的女儿吗?”强问。二十多年前我们就听说他与首长的女儿结了婚,那是个复旦大学毕业的漂亮姑娘,当时许多男同学听说后后非常羡慕。不过,前几年又听说他已经离婚了,故强有此问。

“当然,”黑猫露出了我们熟悉的那两道“猫胡子”皱纹:“你以为我会象你们地方上的人那样吗!”他扫了我们一眼,用成熟军人特有的语气说:“我长期在海上,一年在陆地的时间不足100天,老婆孩子可真不容易啊!”

在我们的追问下,他告诉我们:他80年代起在某著名驱逐舰上担任过12年舰长,后来又在著名的“大洋一号”科考船上担任过政委,现在因为年龄大了,退出了一线部队,担任着相似于武警部队的海军巡逻部队的某领导职务。

“按照你的职务和军龄,应该是大校以上级别吧?”我看着穿着便装的他问。他点了点头,没作任何解释。

“去年美国‘华盛顿’号航空母舰爬进了我们的黄海,你们海军屁都不放一个,你跟我们解释一下吧!”强义愤填膺地质问着他。

“我们听中央军委的,中央军委听党中央的”黑猫“闪”动着那两根“猫胡子”,大概是笑强的无知吧:“你以为我们想动就能动吗?!”他也有些气愤地昂起了头:“只要党中央一声令下,我们一定会冲锋在前、无所畏惧的!”

“是啊,处理国与国的关系不是我们老百姓想咋就可以咋的事情,”我帮黑猫解围道。当过兵的我要求他比较一下我们的海军与美国海军的实力对比。他告诉我们:“目前差得很远”;“与日本呢?”“也不如”;“与韩国呢?”“数量比他们多,但质量有差距——因为他们的军舰大部分都来自美国”。他见我们非常失望,又用安慰的口气说道:“不过我们的导弹和潜艇还是很有威力的。”

我要求他谈谈海上的感受,他告诉我们:很苦,海天一线,长期颠簸,很单调。“在大洋一号上,我们环游过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一去好几个月,甚至10个月都不靠岸,那时非常想家啊!我儿子6岁以前常常不知道他父亲是啥模样!”

“你们的收入很高吧?”秀玲问;“在陆地很少,要出海才多些”他答:“当然,比你们地方上的公务员要多得多。”

我问他现在巡逻的海域是什么地方,他告诉我是黄海。“那可是危险区域啊!”“是啊,不过日本、韩国的海军与我们都比较克制,都不卤莽,反倒是朝鲜的海军经常向我们的巡逻艇乱开枪!”“他们不知道是中国海军吗?”“知道,可他们叫我们是‘中修’,在那破旧的军舰上用冲锋枪向我们扫射。”他双手一摊:“我们国家面对这样不讲理的‘小弟弟’,常常是忍让。”

“妈的,为了他们,我们当年死了许多士兵,光咱四川就五万多!”强非常气愤地骂道。

是啊,面对金氏封建社会主义的王朝的恶性,出于战略考虑,咱国家也许只能忍让这个武蛮的“小弟弟”哪!

“这次走了,什么时候回来?”分手的时候,我问他;“不知道,也许要退休后吧”他苦笑了一下。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想:其实大家都不容易——我们这些普通公务员如此,身为大校或少将的黑猫亦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