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莽哥暴富记》(写生)  

2010-09-24 17:3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莽哥暴富记(写生)

《莽哥暴富记》(写生)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莽哥”本姓邙,长我一岁,是我初中的同学,由于长得五大三粗: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巴、大耳朵、大嗓门,粗眉毛、粗腰杆、粗骨骼,加上生性耿介,所以大家都叫他“莽哥”。

“莽哥”家住山区,虽然是在文革时期,县级机关的子弟们也瞧不起他:一次课间操休息时,我们一帮同学在教室过道说话。突然,机关的子弟们大声高喊“野猪、野猪!”我一看,原来莽哥背靠在黑板旁,被人用粉笔写了几个字“山里人、野猪!”还用了一道箭头指着他,而他全然不知。语出当时的一部阿尔巴尼亚故事片《脚印》,城市里的人骂山村的人的话,没想到被县级机关的同学们“活学活用”了!这个恶作剧后来激励我发奋读书。

但读书不是莽哥的“强项”,只读了二年级他就辍学了。

我高中毕业的那年,莽哥结婚了。我走了十多里山路、赶了三元钱“人亲”,去喝他的喜酒,他非常高兴。那天,他喝得酩酊大醉,满脸紫红地按住我的肩膀,“重三巴四”地对我说:“老弟,你来了我最最最高兴!”旁边的人问他:“高兴到啥程度呢?”没想到他步履蹒跚拉来了穿着大红新衣的嫂子:“你可以摸摸摸嫂子一下!”在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感到无地自容的是我而不是他——当时的我连正眼也不敢看青年妇女,哪敢“摸”啊!莽哥的豪爽可见一“斑”。

后来就是我当兵复员看见他在县城卖菜——他已是三个女儿的父亲:增添的是深深的皱纹和粗糙的皮肤,以及岁月的沧桑“染”出的那个年纪不应该有的鬓角白发。

后来是我读书、毕业,参加工作去搞计划生育,没想到第一个“对象”就是他:30岁的他硬要生个“老幺儿”、何况已经是第五胎了!

“你就是把老子捆了坐‘班房’(指监狱),也要生这个儿子!”他很蛮横,也不管昔日的“老同学”。“要是生的还是女你咋办?”我问。

“凉办!”他狡诘地对我说:“你也别多讲了,反正你们找不到你嫂子!”他早就把老婆藏起来了,财产只有三间草屋、家徒四壁,大家拿他毫无办法。

几个月后,他得意地对我说:“老弟,莽哥后继有人了!”我苦笑地摇了摇头:“你已经穷得叮当响了,虽然生了个儿子,只是更穷而已!”

他毫不在乎地“掉”了一句“书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现在我有儿子了,难道还怕穷吗!”

05年他儿子结婚我又去了,他竟然嘲笑我:“你们这些机关干部总是跟不上‘潮流’,娃儿还在读书——你看我才50岁,就接儿媳了,51岁可以抱孙孙,72岁就可以四世同堂了!”

“但你过过一天好日子吗?”我反问他。

“这到是老实话,”他皱着眉毛:“娃儿多了,别说我,就是你嫂子也是满身都是病!”

一年后,嫂子病死了;两年后,儿子与他分了家。而他竟然以52岁之龄独自到广州打工去了!

08年春节我见过莽哥一面,此时的他已经是满头银发、满脸皱纹,完全象一个70岁的老头了!他感慨地对我道:“你当初说得对,养儿真他妈没意思,现在我老了,却没地方过节,唉!”他告诉我,儿子、媳妇嫌他邋遢,不让他去团聚,打了一年的工,除了房租和吃饭,没有留下任何钱,咱中国人最看重春节的团聚,可他千里迢迢赶回来,现在却吃了儿子、媳妇的“闭门羹”。此情此景,你还能怪他吗?于是我给了他500元钱并请他吃了一顿饭。席间,他泪流满面,不胜唏嘘。

去年中秋节前夕的一个晚上,我的房门响起了一阵急促敲打声,打开一看,是莽哥!只见他:头发染得漆黑而且打着发蜡并精心吹了个大“波”;身穿一套敞着的、价格不扉的西装(下面的拉链“门”都没“关”),脖子上套着一条显然华贵的领带却因为他打不来一直“拖”到裆前。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的左右两只耳朵上各“别”着一根“中华”香烟。

“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你发财了吗?”我揶揄道。

“我真的发财了!”他喜形于色地:“老子穷了弄么多年,没想到偶然买了几十元彩票,整到个800万头彩!扣除税费后,净得600多万!”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见我不信,他拿出一沓百元大票:“这两万元是我还你的那500元本息!”

我告诉他,那500元是我送他的,这两万元我是决不可能收的。没想到他急了:“人们经常说啥子点水之恩要用河水相报,当初连我的儿子都不要我了,你却毫不犹豫地那了500块钱给我,这是钱买不来的呀!现在我‘发’了,别说两万、就是给你20万、200万都该!”

我告诉他,我有自己的做人原则:除了自己合法挣的,别人的钱财再多也与我无关!如果非要给,我只收500元,算是“回报”,其它我是坚决不会要的!见我态度坚决,他似有不甘心地说:“老弟,你总是那么清高啊!”临别时,我嘱咐他:把钱存进银行,如果愿意,再找一个新嫂子,两人共度余生;如果要投资,最好投给那些信誉度高的大企业,但千万别显富,别声张,因为现在是社会不稳定,杀人抢劫者很多:“最怕贼惦记!”

“我自有安排!”他有点嫌我罗嗦,匆匆地走了。

今天上午又一次见到他:蓬头垢面、衣衫老旧,又是那副苍老相。

见我用讶异的眼光看着他,莽哥很不好意思地把我拉到街边上:“妈的,那600多万全他妈花光了!”原来,他没有按照我的嘱咐做,而是坐着飞机去全国的所有大城市“嗨”了六个月,住的全是“五星级”宾馆;吃的全是名菜馆,一进去就是一句话:“把最贵的菜拿出来!”俗话说:“饱暖思淫欲”,死了老婆的他竟然在宾馆里找“小姐”!住了、吃了、“玩”了,当然也被罚了——公安局的罚款还不算,更有“放鸽子”的团伙狠狠地敲了他好几笔!

回了后,本地的混混们也知道了他的情况,每天逼着他“出血”,一来二去,还没到一年,那600多万就“灰飞烟灭”了!

“还好,我拿了50万给儿子修了房子”,他在为自己胡花乱用、丢人现眼之后,也有些许安慰:“反正来得容易、去得相因(方言:指便宜),我准备再去打工!也许再买个头奖彩票呢!”“你以为兔儿还在窝边呢!”此时的我真是哀其不听、怒其胡来!仔细一想,对于“飞来之财”,他除了胡花,还会别的吗?

望着他已经明显苍老的背影,我除了摇头、还有什么呢?!

 

莽哥的财富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快得令人乍舌!我曾经写过另一个初中同学赫德,他虽然穷了一辈子,也没有发过财,但是他过得很充实。人们都想“发财”、或暴富,但是,你是否有一个正确的财富心?当一个人得到了别人也许永远也得不到的财富却象莽哥这样“嗨摆”(方言:“操”、显摆之意),难道不令人思考吗——我们不少的中国人,虽然想富,但并不具备富的健康心态啊!

莽哥如此,许多象莽哥的人亦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