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孤坟》(“当兵的那些事”之《潜伏》三)  

2010-08-09 00:0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坟

 

 《孤坟》(“当兵的那些事”之《潜伏》三)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刚到这里时,我们发现废矿井旁有许多破旧的平房,于是选择好一点的稍加整理,分排住了进去。

在我们住地西面,有一个土堆,前面有一块已经开始被虫腐坏的木版,上面有一行毛笔写的字:“王庚生之墓 生于19508月 卒于19708月”。王庚生是谁?为什么死在这里?“也许是当初矿难死的吧”我猜测着。

阿木尔其其格和黄秋香刚走,边防连长来看我们了:他亲自开着边防连的军车,给我们送了三只肥硕的绵羊和一头黄牛,说是连队自己养的。其实,他知道我们的生活艰苦,作为友邻部队情谊,这是为我们雪中送炭哪!

炊事班长在家时是个杀猪的,他很快就把那三只羊杀了,让我们当晚吃了一顿“地道”的蒙古“手抓羊肉”。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连长听说我是他的四川老乡后,又多了一种情感,专门到我这桌来吃饭并跟我唠起了家乡。他告诉我,他是雨城雅安郊区的人,1966年的兵,“再过五年我就可以带家属了。”我问他是否认识黄秋香?他点了点头:“我们还有一个老乡呢,可惜他不在了。”“回老家去了?”他点了点头,有点忧悒。他告诉我,边疆的生活非常单调:“曼都拉虽然是个镇,也不过500来人,两条十字街,总共才200米,方圆200多公里才4000多人,见人比见野兔还要少!”

夜幕降临了,草原的夜色很美:暗蓝色的夜空,点缀着亮晶晶的星星,它们仿佛美女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样子,多情而又纯洁;凉风拂过,草地瑟瑟,带来丝丝寒意。

今晚该我站21点这班岗,裹着棉衣棉裤和棉鞋,手里的“56”式冲锋枪也冰凉冰凉的。我警惕地审视着周边的一切:风刮得废矿井呜呜作响,好象有人在呻吟;夜空里偶尔闪过一道黑影,那是夜雕在觅食;时而有一束银光晃过,那是这里的银狐的身影,据边防连长介绍:这些银狐经常在边界上窜来窜去——因为边界两侧10公里内是不可以打枪的,否则就会受到对方的外交抗议,这给了珍稀物们以繁殖的空间。

忽然,我听到不远处似乎有人的声音。“该不是咱今晚要逮着一个苏联特务吧?!”我轻轻地把装着30粒子弹的枪栓拉上,猫着腰从齐胸身的草丛里了无声息地“贴”了过去。

星光下,一个人影伫立在那座孤坟前,用四川话说道:“我说过,每年你的生日都要来看你的,现在我又来了。”走近一看,原来是边防连长!

“里面的人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位老乡”见是我,连长深沉地给我讲述了一段故事:王庚生是个孤儿,16岁就在公社书记的亲自庇护下参了军,并与他一起来到了这里。19708月,已经是班长的王庚生带领全班到这附近的国界桩搞潜伏,他们白天在废矿井休息,晚上去潜伏。第五天凌晨五点钟左右,大家十分疲倦了,按照平时的“三三制”队形撤出潜伏阵地,但是,他们犯了个低级错误:没有拿出指北针看方位!懵懵懂懂地走了很久,突然发现来到了蒙军的边境了望塔下!“妈呀!”一个新兵惊叫了一声,这一声不打紧,塔上大喝一声,赓即传来了脆响的拉枪栓声。眼看就要外交事件——据说珍宝岛事件就是苏联军队走错了地方,被我们的军队潜伏时“撞”上了打了他们的伏击,自恃“二战英雄”的苏军气不过立即报复,从而造成了震惊世界的“大事件”。这时的王庚生表现得很冷静,轻声命令大家用倒三角队形快速回跑,自己亲自断后。

但是,对方的了望塔离国界桩还有10多公里,对方又是骑兵,很难跑掉。过了一阵,眼看追兵将近,王庚生断然做出了一个决定:只见他把军装和武器全部交给了副班长,叫他带领全班利用齐腰深的草地和浅丘回到国内,自己留下来与蒙军周旋,迟滞他们的行动。副班长要自己留下,被他吼止了。

后来证明,王庚生的这一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当时的中蒙关系与中苏关系一样恶劣,留下来的王庚生装着是迷路的牧民,拦住了蒙军的追击队伍,他“王顾左右而言他”,用半生不熟的蒙语“说明”自己的羊群跑了,自己寻踪追来,没想到走错了地方,“我是不知道啊!”但是,蒙军从他那口音和军人特有的气质已经猜到了他是军人。虽然因为他的迟滞,全班获得了宝贵的时间,都退回到国境线这方,没有引起珍宝岛那样的事件,蒙军却要从他的嘴里“抠”出“中国军队侵入了蒙古共和国的领土!”从而在国际上与苏联遥相呼应。于是毒打王庚生,要他承认是受中国军队领导的指使来的,但直到最后,奄奄一息的王庚生也没有屈服。蒙军没办法,把王庚生打死了,把尸体悄悄地丢到边境线这边,等到部队找到时,已经是一堆白骨,还是从没有烂完的衣服上知道是王庚生的尸体。

由于是辨错了方向、跑到了别国的领土,人家又没有声张,尸体又在自己的国土上发现的,更不能评为烈士,他家里又没有任何人了。所以,当时还是排长的曾树德(边防连长的名字)和几个战友悄悄把王庚生埋在了这里,每年他的生日时和清明节来祭奠。

“难道他不是英雄吗!”我问连长;

“他是我们全连心中的英雄!”连长仰望天空,仿佛在对上面的王庚生讲。

“为什么不能评为烈士?”我追问:“蒙修又不知道!”

“谁评,怎么报?”连长苦笑道:“如果报了,这不是不打自招告诉敌人我们的军队入侵了人家的国土吗!”他还痛苦地对我说:“为了此事,当时的连长、指导员都被免职提前转业回家了!”

我感到一阵心痛,但无语。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