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离殇》(记实)  

2010-06-13 01:3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殇》(记实)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离殇》(记实)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离殇》(记实)

 

(一)

“全组都离了,咱也离吧,啊?”杲杲对英子说。

“就为了多得那套房子?”英子皱着眉。他们是同班同学,高中一年级就悄悄恋爱上了:英子是“班花”,杲杲的诗文写得好,常常有意无意地写一些好象专门写给英子的情书似的诗歌“递”到英子的手中,从听到读、从读到感,逐渐让英子着迷,两人就好上了。初恋往往是最投入的、投入得顾不了其他,也许因为把精力放错了地方,毕业时都没有考上大学。“关了升学门开了婚姻门”,俩人第二年就结了婚,因为是失地农民,没有了土地,杲杲在保险公司跑业务,本想让英子过上衣食富足的好生活,但业绩一般,只有几百元钱一月,十分拮据,英子很快就怀了孕,竟全靠父母拿钱买营养品,杲杲常常为此自责。怀胎十月,英子生了个大胖小子:儿子长得象英子,漂亮而又聪明,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都是班里的前三名。惟一不满的是杲杲愈想多挣钱让母子俩过上好日子却总是挣不到,于是打起了住房的主意:结婚时父母为他们新建了一所约150平方米的小青瓦房,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变成了“城中村”,他花了点钱将其整改,成为了几套出租房。英子开头不解,他也未作说明,却用行为告诉她自己要当“寓公”。父亲是个退休小学教师,身体很好,每月有两千多块钱,把儿子的婚事办完后就分了家。爷孙隔代亲,孙子一出世,两位老人经常带着他,而且倒贴补了许多。杲杲灵机一动,就把自己的房屋出租,加上工资,每月有三千来块钱。再和父母“商量”,让老人的三间旧房“腾”出一间给自己,同时“共用”父母的厨房厕所,“揩”了不少“油”。等英子明白后,已是“既成事实”。知道杲杲的这一切做法是为了他们母子俩,又想到唯一的小姑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外地,其夫家殷实,常常接济杲杲,时间一长,也就心安理得了。知道儿子在算计自己,父亲也曾多次讥讽:“当年儿子出生时很得意,大了才知道是个‘建设银行——只有投资没回报’;还是生个女好,儿子孙子都沾光!”说了、讽了,但看在孙子“份上”,也不计较。孙子上小学后,老人有好吃的总是要叫孙子,夫妻俩也“搭配打包”去白吃白喝一顿,并美其名曰:“为了让父母享受‘天伦之乐’!”当然,每逢节日和父母的生日,英子也会买些礼物送给老人,父母竟然四处夸奖“娶了个好儿媳!”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现在情况变了:政府以“改造城中村”为名,统征了全组的房产和土地。不知是谁首先发现,如果离婚,就可以多得一套房子的“补偿!”于是在短短三天内,小至刚刚结婚三个月、大到耄耋老人,都以“感情不合”为由,在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杲杲也心动了:他先做父母的“工作”、让父母办个假离婚,好多分一套房子,被父亲坚决拒绝了:“你拿刀来先把老子杀了再说!”母亲也说:“亏你娃娃想得出来!”“大家都在干,我为啥不行?!”“‘大家’都在干缺德事你也去干?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拿婚姻当儿戏,是我的儿子做不出来的!”父母还警告他:“如果你为了多得套房子干出格之事(指离婚),就别再踏进老子的家门!”想来想去,只好做英子的“工作”:“先办个假离婚,等把那套房子弄到手后再办理复婚手续,再把多余的那套房子出租,我们继续过着‘悠哉游哉’的寓公生活,加之现在领取结婚证和办理离婚手续就象买张‘手纸’那么容易,何乐而不为呢!”

可英子也不愿意:她认为自己是自由恋爱的,为了多得一套房就离婚,简直是对爱情的亵渎!她的骨子里一直是“爱情至上论”者——“今天你可以为了多得一套房子搞假离婚,明天如果看上了个漂亮妞就会真甩我!”所以,无论杲杲咋讲,她都不同意。

“弄个办”,眼看规定的“分户”期限就要到了,杲杲十分着急:“我把所有的房产和土地补偿费都划在你和儿子的名下,这下你就放心了吧?!”

“你让我想两天再说!”英子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丈夫了。

“明天就是最后分户期限了,”两天后杲杲按着英子的肩殷切地说:“过了这个村就再也没有这个店了,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们母子过上好日子啊!”

“好吧,我同意离婚”英子咬了咬牙:“但我有个条件——把多得的那套房子卖掉,钱全部归在我的名下,我要拿去做服装生意!我们所挣的钱都是为儿子将来读大学准备!”

“要得要得!”这时的杲杲只想那套多得的房子。

(二)

一切按原计划进行:英子把“离婚”而得的那套房子卖了18万元,在县城最热闹的街区租了个门面做起了服装生意,杲杲的保险业务愈来愈差,挨的批评却愈来愈多,一月后干脆辞了职,去成都重庆的批发市场帮英子进货。他经常起五更、睡半夜,累得叫苦不迭。而英子却认为他进的货不行,对他说:“看来你不是干服装生意的料!”他多次提醒英子复婚,英子道:“离婚手续才办两个月,实际上又没有分开,等忙完了这段时间后再去办复婚手续也不要紧嘛!”他想也对,恰巧有一帮朋友要去江浙打工,杲杲干脆同行去了。

一个普通高中生,没有啥专长,只能到台商的工厂“流水线”上做单一的活,由于企业是密集型的对外来料加工企业,经常加班。为了多挣钱回家,他往往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日子一久,就心烦,加上十来个人住一间的宿舍里空气十分浑浊,更使他感到单调、苦闷,惟一的乐趣、就是每天晚上靠打电话与英子聊天来获得“精神支撑”,导致每月电话费好几百,所以两人相约:每周末打一次,每当听到那头传来英子那带磁的声音时,他都忍不住要对着电话说:“英子,我想你!”而英子亦会抑揄他:“你坐火箭飞过来吧!”当然,每月最“快乐”的事还是寄1000块钱给英子,当他想到英子收到钱的神态时,心里总会泛起一股柔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另一方面的需求亦在急速增长,昔日与英子的卿卿我我、情意绵绵不断出现在眼前,却仿佛是火上浇油、不能自己,因为“远水解不了近渴”,加之刚过30的年龄正是欲火中烧的“旺季”,由于害怕对不起英子,他除了“手淫”,一直“守身如玉”。当然,在同乡的多次鼓捣下,也去过一次找附近小巷的“鸡”准备发泄。

那是一个周末晚上,在“朋友”的联系下,他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里的一间非常简陋的小屋: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当那个嘴唇抹得象喝了血油、眼睛上的假睫毛翘得十分夸张,脸上的胭脂涂得分不清实际年龄的“小姐”把两百块钱塞进坤包后坐在他的大腿上发“嗲”“你摸我的胸口嘛,它跳得好快呦”时,他忽然想起了英子:“妈的,我这样对得起英子吗!”这一想不打紧,他竟然下意识地推开了那只“鸡”:“对不起,我不能!”“你想反悔吗?”刚才还嗲声嗲气的女人一下就变了副嘴脸:“告诉你,无论你干不干,姑奶奶从来不退钱的!”

“不要了、不要了,”他吓得仓惶而逃。

“妈的,差点就被一只‘鸡’毁了!”望着星空,他喃喃自语:“还好,好歹没有背叛了英子!”他自省:柳下惠当不成了,还算个鲁男子。

这次“经历”后,无论朋友门怎样拾掇,他再也不为之所动了:“那些‘鸡’只认得钱,‘莫攀她/攀她太肮脏/她是湖边一柳树/者人折了那人攀/欢笑一时间!’我劝你们也别去、小心染上爱滋病!”

半年后,他当上了班长;又过了一月,他带着5000元回家过春节,享受了“久别胜新婚”的短暂快乐后,英子见他不想出去打工了就告诉他:自己的生意刚刚步入正轨“你既然在那里站住脚了,就再干一年吧!反正在家里你也干不了啥!”“可我在外面想你想得厉害啊!”“老夫老妻了,还说那些没出息的话!”“那我们复婚吧!”“着啥急,当初为了一套房子你闹离婚比谁都快,现在我才不忙呢!”求了半天,好歹同意了第二天去政府。翌日起来后,英子磨磨蹭蹭,快到中午才同他去,却被值班人员告之:“政府放假,要到十五以后才能办手续。”大年初四,朋友们来催他,而他想把复婚手续办了后再走。英子劝他:“其实复不复都一样——同住一间房、同躺一张床,早点去多挣钱!”他想也是,就买了车票。当晚,儿子贴着他的耳边悄悄说:“爸爸,你可要早点回来啊!”他以为是儿子想他。

登车的那天早晨,英子以进货为由送他到半路就走了。而车缓缓开动后他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跑上了月台并到处张望——那是儿子小秋:走时他并没有叫他,没想到小家伙追来了,为了安全,他没有让儿子看见自己。

(三)

又过了三个月,英子在电话里对他说:自己很忙,以后每月打一次电话;半年后,他打电话给英子的手机却听到了“对不起,该用户已停机。”打给父母,两位老人还没气过呢:“不晓得!”在他火急火燎之际,晚上手机想起来了:“爸爸,我想你!”是儿子那充满稚气的声音。儿子告诉他,自己是在爷爷奶奶家打的电话:“您走后妈妈就叫我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妈妈呢?”“她说她的生意忙不过来,连爷爷奶奶家都来得少了。”儿子还告诉他,妈妈的手机已经换了,但自己也不知道号码。

杲杲隐隐约约地感觉家里有问题,便辞了职赶回家来。

他先去了英子的服装店,已经换了别人,新店主告诉他:三个月前自己就盘了这个店铺。连忙赶回家,门却打不开了——显然英子把锁换了。只好来到父母家,儿子刚刚放学,见了杲杲非常高兴:“爸爸,您终于回来了!”话没说完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妈妈呢?”杲杲急不可奈;“我都好多天没见着她了!”小秋的眼神里有些犹豫,似乎有隐密不知该咋说。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父母把他让进屋后对他说:“你可能要弄假成真!”当晚,小秋睡着后,父亲把他叫到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英子可能已经另外耍了男朋友,小秋告诉我们,他看见英子和那个人住在一起好几个月了。后来我悄悄调查,是真的,因为怕你知道后做出出格的事来,所以我们没敢告诉你!今天你既然回来了,就应该面对事实,冷静处理,千万别乱来!”父亲仔细打量着他的眼神:“如果有错,也是你错在先;而在法律上她已经不再是你的老婆,我们要求你看在曾经夫妻一场,与英子好好谈一下,好说好散吧。”

听完父亲的话,杲杲犹如当头挨了一棒,只觉得脑壳发晕;即而发怒,想着自己虽然有过一点邪念,好歹做到了“守身如玉”,而英子却没打‘招呼’就给自己戴了顶“绿帽子”,实在气不过;再而不可遏制——如果此时“奸夫淫妇”在面前,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辗转反侧,一宿未睡,思来想去,决定还是找到英子长谈一次:只要她与那人断掉“关系”就原谅她并复婚。

(四)

通过暗地调查,他终于清楚了:英子与那个男人在戎州的闹市区开了一家服装店,在南岸的富人区买了套房子准备与那人正式结婚。英子经常与那个男人出双入对,以夫妻相称。心里的气啊,难以言表!

连续几天,他茶不思、饭不想,只有一个想法:立即找到英子!神差鬼使,他竟然到市场买了一把半尺多长的、亮晃晃、尖溜溜的水果刀别在腰间。这天下午,他把英子堵在戎州的店里。英子先是一惊,即而坦然地告诉他:自己与另一个男人在做服装生意中相识、相知并相爱了——“自从和他在一起后,我的服装生意愈做愈好,我们俩有许多共同之处!”

为了让英子回心转意,杲杲强压心中的怒火,把自己在外思念她的事例一一列举,特别是钱不乱花一分全部寄回来;女人不乱找,因为只爱她一个。更表明:只要英子与那个男人一刀两断,他决不计较过去!

“不可能,因为我离不开他了!”英子告诉他:“爱情是不可以勉强的,正如当初我不愿意为了多得一套房子搞假离婚一样,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亦无法再回到从前。”

见英子毫无回心转意,他气得把手伸进腰里,捏住那把刀的刀柄。就在这时,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就是我的男友凯子,”英子侧身介绍道:“他就是杲杲!”凯子落落大方地伸出手来:“你好你好。”

“把这对奸夫淫妇一齐干掉!”刀尚未出手,忽见凯子后面还有两个高大健壮的男子,原来是凯子进货的帮工,杲杲忙把手抽出来,推开凯子,风一似地冲出门去了。

回到家,父亲见他的脸色充满杀气,又劝他:“算了,‘捆绑不成夫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何况当初是你鬼迷心窍,现在木已成舟,想开些吧。”

这时的他,无论父母咋讲,都听不进去。想的只有自己一心对英子却被无情地背叛,惟有杀掉英子才能出这口恶气!

2010年6月6日是星期天,这天上午9时许,英子送去成都出差的凯子到车站回来刚进门市,就被杲杲堵在收银台前。他用雪亮的刀尖对着她的胸口,用“最后通牒”式的口气恶狠狠地说:“我再说一遍,只要你从今后与凯子一刀两断,和我复婚,我就原谅你过去的一切!”

“我也告诉你,办不到!”英子也被震怒了,她毫无畏惧之感,昂着头义正词严地对气势汹汹的杲杲一字一句地说到:“你就是杀了我,也休想让我‘回头’!我没想到你竟然这样无理取闹!”

“老子杀了你!”语落刀起,一阵乱捅乱刺,英颓然倒下,鲜血如一条条小河汇在一起:“你真——下得——了——手”,英子那美丽的眼睛最后望了他一眼,定格在天花板上。

“杀人了!”被这突如其来吓傻了的几名女店员连忙开门狂奔大声呼叫。

“啊,我真的把英子杀死了?”这时的杲杲忽然怒气全无、一阵后怕,知道自己已经造成了不可弥补的后果,没来得及多想,就用刀对着自己的肚子连捅三刀,感到很痛,当对着自己胸口准备刺进心脏时,好象听到了门口传来的一声熟悉的稚声:“爸爸——”,那刀尖刚穿进皮肉就没了力气……

(说明:真人真事,为了孩子,隐去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