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离婚恋歌》(瓜前柳下)  

2010-05-30 17:2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婚恋歌》(瓜前柳下)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人生如戏,“主演”者少、跑“龙套”的多,即使是主角,也有“下台”当配角的时候。最难的是主角当惯了,在当配角时及时适应。

下午,阳光灿烂,应几个难得一聚的“发小”之邀,在金沙江边的“老地方”茶园喝茶闲聊。一开言,除我之外,其他三位“五零后”“六零初”都患了“下台失落症”:峰从局长位置上下来后,吃了个扩号“副县级”,过着悠哉游哉的闲散生活,却每天怨气冲天——指责这个在台上“作派大”、那个“想上爬”,而说得最多的是“现在无官一身轻,可惜没能吃个正县级”。记得当年他在“台上”时面对下级不离“这个这个、啊啊”的“著名”官腔,单位的小车,最贵的那辆是他的专用,其它两辆才是副职和中层干部的共用车。面对领导总是“XX书记、XX县长在日理万机中不辞辛劳来指导我们的工作,我们坚决按照XX书记、XX县长的指示办!”我这个“揭老底战斗队”的“队长”总爱在下面“更正”他:“我党的‘喉舌’把‘日理万机’专指中央首长,按级排比,省领导是‘日理千机’,市领导是‘日理百机’,县领导是‘日理十机’,而科长不过是‘日理幺鸡’(麻将“一条”的俗称),你个日理幺鸡的把日理十机的领导说成是日理万机,太夸张了吧?莫非自己也想‘日理千机’?”他竟然一本正经地“纠偏”:“在官言官,我认为,能当好一个县委书记和县长的人就能当好任何一级领导,当年萧何不过是一县令,后来当了宰相很优秀嘛,为什么?就是因为他当县令与宰相的工作是一样的哪!只不过高位只有一人而已,说七品官们日理万机毫不为过”;林早在0848岁时就因改革从副科级位置上被“一刀切”下来吃了个加括号的“正科级”,干脆连班都不上了,说是“不给年轻的领导增加麻烦和心理压力”,但工资不少、奖金不缺,只是在领福利和奖金时才去单位一趟。仍然常怀不满——“中央领导60还是年青的,科局级五十就得‘一刀切’,联合国把44岁仍然划为青年,我比青年大六岁年就被‘切’下来,太不合理了”;而三年前从副科改为“主任科员”的华,却是主动辞掉实职的——“当个副科,有干不完的事情,工资却比主任科员少一级”,所以,眼见升迁无望,干脆改为主任科员!当然,还是有点失落:单位开会时,他再也不能坐主席台、更不能发号施令了。所以,每逢单位开会,他都会找借口请假不来。为此,他自我标榜曰:“我与那些吃括号者相比,算是能上能下的典范!”

我们这些“五零后”“六零初”男人真是个“怪物”:青年时代本来文化“底子”不够,却一个个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候”,大有“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做、谁做,我们不干、谁干”“舍我其谁”的劲头,当然,有的亦确实干到了高位,但就大多数而言,几十年后才发觉,自己已经成为“旧船票”、成为“过去”、成为了“边缘的一代!”于是,一旦没在“台上”了,失落感来了,牢骚多了,“后愤青”的“特质”暴露无遗,三位“发小”均如此。由于我过去好冒险,喜欢追求“个人价值”而去干公务员们一般不愿以“仕途”作赌注的国营、集体小企业厂长、经理,比较淡薄名利、地位,所以一直被“发小”和同学们称为“另类”,所以没有台上台下的“感觉”。

然而我还是大大地落伍了:在“发小”中,华本是一个“三脚踢不出个响屁”的家伙,今天竟然在我们面前五音不全地哼起了目前最“时髦”的流行歌《你是我心中的最爱》,而且脸上还洋溢着令人莫名的喜悦。

“他正在过‘第四春’呢!”峰见我用诧异的目光盯着华,调侃地说道:“一月前人家离了婚,正与某如狼美女热恋!”搞错没有,三个月前,我才参加了华的儿子的婚礼,而他的三位妻子都到了场(第一个虽然早就离了、但因为是儿子的生母,所以坐在正中央享受“二拜高堂”的待遇;第二个算是“夫妻一场、前来帮忙”;而第三任妻子因为是现任的“法定配偶,”亦理所当然地忙前忙后,她比他的儿子仅仅大8岁!)“呵,你将来死了,四位妻子可以打一桌麻将为你守灵而用不着找别人了!”我讥讽道。

“少见多怪吧,”林用谴责的口气对我道:“我们这几个,除了你跟不上形势,哪个不是二婚三婚!”呵,我想起来了:峰于6年前离了婚,找了个比自己小12岁的“连手”(据说在他当副科长时两人就有了说不清道不白的关系,俗称“连手”。那个女人先离了婚,然后等了他8年才“修成正果”);林因为“地下活动”被老婆发现抓了个正着,两人好说好散,在女儿工作并成家后的第二个月离了,后来找了个年青的按摸女,虽然名声不好,但两人形影不离,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只是常见他眼睑仿佛抹了很深的“眼影”、呈青黑色,显然是夜生活过度之故。

“你可要注意身体啊,”我故作“关心”:“别透支了自己、更别忘了《红楼梦》中那个‘风月宝鉴’啊!”

“你要不要找一个?”华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关心”起我这个“另类”:“我帮你介绍个年青的如何?”

“年青时我就没有过二婚之想,现在老了,就更没有那些‘爱好’了!”对我的“答复”华不以为然:“象我们这些50来岁有点地位、财产的男人目前在县城可是‘俏货’啊,你把家头那个‘黄脸婆’离了,我保证用不着三天就可以找个年青、漂亮的小美女!”

我告诉他:“各人有自己的婚姻观、道德观,我还是坚持自己认为对的那一种!”

“婚姻是张纸,随时可以撕;道德算个屁,哈儿(方言,指傻瓜)才坚持!”华摆了摆手:“男人50正当年、女人50如纸钱,这是男女的生理区别,提升、无望了;娃儿、大了;财产、有了;工作、松下来了;而精力还那么旺盛,你说咱们这些半老半嫩的男人干啥子?!”

“近年来修改后的《婚姻法》给咱们指明了‘道路’、提供了‘方便’——只要一句‘感情不合’,双方谈好,快离快结,其乐悠悠!”峰亦附和道。

我发现自己无意中被卷入了一场婚姻道德之争,而且是一对三!曾经的“铁嘴”只好“应战”:我从诸葛亮讲到周恩来,试图说明五千年文明的美德才使人民尊崇。三人却把历代伟人、皇帝好色而“彪炳千秋”,诸如刘邦、李隆基,以及不少“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来应对;我用“好色误国”和当年徐乐上书汉武帝“土崩瓦解”来说明道德操守在国家社稷和社会的进步与稳定、特别是各级领导中的重要性,三人用某名教授、名“国学大师”为纣王、隋炀帝平反来驳斥,并引用了王安石为西施鸣不平的诗“谋臣本自系安危,贱妾何能作祸基?但愿君王诛宰嚭,不愁宫里有西施”来为其作“注脚”。还有更厉害的是“林彪不好色,却是个野心家、阴谋家!”

“看来你们三人在官场中下台成为了配角,但在离婚结婚中成了绝对‘主角’!”我感慨道。

“我们总比那个广西的烟草专卖局长正统得多!”峰说:“起码没有在位时一下‘穿’几个!”

我打了“败仗”:无论人数、观念,还是历史、法律;无论潜规、“爱好”(主要是好色男人的爱好),还是制度、现实,我与这几个“发小”之辩都处下风。我惟一能做到的是:坚持自我,今后少与几位“发小”来往。

回家后,写了这些。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