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秀》(三)  

2010-04-05 10:3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秀》(三)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

月光透过破旧的木窗照在吱呀吱呀发响的柏木床上,也照着熟睡的秀和旁边因饿而瘦得皮包骨头的儿子的脸庞。丙睡不着,起床端了条小凳开门来到门前的晒坝。

圆而亮的月穿行在薄纱般的云中,被稀疏的星星“目”送着;黑幽幽的群山,轮廓显得突兀而狰狞;四周一片寂静、寂静得令人感到寒栗。

曾几何时,在朦胧的月光中,他吹着竹笛,旁边依偎着的秀是那样是迷人:她听得那样痴——眼神里闪烁的是纯真与幸福;嘴角边洋溢的是甜蜜与满足;呼入他耳中的是令人心痒的气息。他也多次暗暗发誓:一定要让秀成为全公社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自己那个大队是著名的“喀斯特”地貌——位于贵州高原北麓余脉,山高坡陡,平时缺水少雨、雨季经常山洪暴发,把好不容易养肥的泥土冲了个一干二净!贫瘠的土地、别说水稻种不了,就连包谷杆也只能长到一米多高,山上的树种也只能生长一些矮小的灌木;因为自然环境条件的恶劣,全大队解放前竟然没有一个地主和富农,好不容易评出个中农,也只有邻村贫农的经济“规模”!小四清运动,来了个国家干部准备清查当了8年生产队长的父亲是否有贪污行为,查来查去,生产队全体社员都一样。结论是:“就是想贪污都没有物质基础!”大四清搞“社教”,公社干脆连人员都不派来了。所送公粮总是全公社倒数第一、而吃国家的救济却是全公社顺数第一;生产队全劳动力最高十工分/个、年辰好才八分钱,而平均仅仅五分钱一天!“自留地”种的东西,除了自家人吃,也没有更多的拿出去卖,即使要卖,仅公社那条惟一的“一条街”离家都有近20里:一大清早就得赶路,走到已经快中午了,卖个一两块钱,换回点煤油和妹妹的花布就没有别的钱了。全家辛劳一年把所用的除开后,经常是倒欠集体的!每年都要作为贫困山村吃国家的“救济粮”,否则就无法过日子。所以公社流传着几句“顺口溜”:“有女莫嫁大山村/一年到头难见荤/白米干饭吃不到/只有猪草和“羹羹”(方言:指玉米糊糊)”。原想走当兵之路,结果第一年就因为眼睛不达标而被淘汰,为此,他后悔在煤油灯下看的书太多把眼睛给弄坏了。与秀结婚后,为了迁到比自己条件好的秀的大队,他父亲请这个大队的书记、主任吃了好几次饭。饭,吃了;但迁移户口之事都被拒绝了,人家的理由是:“只有嫁来的女人,没有嫁来的男人,除非是上门女婿,而你的岳母已经去世了,根本不需要再上门。我们能够做到的是,不把秀的户口迁走就可以了!”公社只有一所公办小学,前不久听说有个女老师生小孩需要“打贴班”的代课老师,作为公社不多的初中毕业生,他去报了名,但仅仅过了几天就被社长的小舅子给占了,一问,那家伙只是个高小生!为此,他气得三天都没有睡个安稳觉:“都说知识能改变命运,我一个中学生却还不如小学生!”他想不通却无可奈何。

岳父、岳母的坟就埋在房屋背后的坡上,流萤闪烁着鬼火般的绿光在房前晃动着。他不由忆起了岳母临死时自己的承诺,更忆起了当年考上县里的初中时全家的兴奋与激动:父亲为几元钱的学费皱眉而爷爷却得意地夸耀说:“这是我们全家、也是全大队第一个秀才哇!”说完从破烂的长褂子里掏出一个裹了一层又一层、泛着黑黄色光泽的小油纸包递给父亲:“里面有我存了多年的十五块钱,你拿去为我的孙子交学费吧!”当父亲翻出那用橡皮筋套裹成的一卷的、由硬币和分分角角的纸币构成的15元钱时已经泪流满面,自己也哭了:“我一定要有出息、无愧于爷爷的钱、无愧咱老龙家!”好不容易初中毕业了,却遇上了三年自然灾害。别说读高中、就连吃饭都成了问题:自己是第一个差点饿死的——幸亏秀和岳母的搭救;而爷爷、奶奶和未满七岁的幺弟却没有得到搭救:1960年底爷爷饿死了;奶奶为了节约一点点粮食给最小的孙子吃,她经常装着“吃饱了”,结果在第二年早春二月的一个清晨被发现硬梆梆地死在床上;被全家关心的幺弟是在第三年的秋收前因长年饥饿而离世的。离世的前几天,他还在一边流泪一边叫着“爹唉娘唉,幺儿饿唉,哥哥也饿,姐姐也饿,幺儿更饿”……直到咽气。母亲在幺弟死后的第二天拖着浮肿的身体有气无力地对他说:“丙啊,你给舅舅写封求救信吧,他在两江公社当干部,咋都比我们好点啊!”“写信来回要好几天”,他决定去找舅舅。几天后,他终于从舅舅那里弄回了20多斤花生枯饼(榨完花生油后的渣饼),总算解了一家人的“燃眉之急”。

遇上秀是他这20多年的人生中最甜蜜的经历,但甜蜜总是那么短暂:与秀卿卿我我不久,她就怀上了孩子,而儿子小龙出世后,这甜蜜就嘎然而止——秀由于营养不良,奶水不够,致使小家伙经常哇哇直哭,时间一久,哭得他心烦意乱,脾气见长。而秀却时时护“短”,为了孩子与他常常发生争执、吵闹。不仅如此,自从儿子出生后,秀的心也往往放在儿子身上了,对他提出的“亲热”要求总是以“小龙正在哭”、“儿子还没睡”、“娃娃要吃奶”加以拒绝。好不容易亲热一次,也是“三下五除二”地草草“收场”,让他再也找不到过去的甜蜜“感觉”。

面对清苦的生活,秀却安然自得,她见丙常常皱着眉头便学着唱前不久去公社看的第一个电影《天仙配》里董永和七仙女唱的那两句“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还故意笑着说:“只要我们一家在一起、只要你把我们娘儿俩挂在心上、只要咱们种好地,我就满足了!”她给丙勾勒出心中的“美好未来”:“等到小龙长大了、咱给他找个漂亮的儿媳,那时的生活肯定就好了。就是你经常跟我说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那时候呀,你的孙儿在楼下打电话对你说:‘爷爷,下来吃饭了;’你在楼上接电话回答:‘晓得了!’那多安逸呦!”看秀那副幸福憧憬的样子,丙不由得苦笑道:“那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实现呃!”“只要想着它就有希望!”秀的思维的简单,省却了许多烦恼。

“难道我就在这个‘屙屎不生蛆’的穷山沟里了此一生?”丙面对大山,很不心甘地问自己。“决不!”他咬牙瞪着苍穹发誓。

他决定再一次去找舅舅。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