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奖”的感言(杂谈)  

2010-11-14 19:56:42|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奖”的感言》(杂谈)

 

现在成为“千万富翁”真是太容易了:我在一个“奖”的感言(杂谈)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月内,得到的“大奖”通知单累计达“1086万元”,不过我一次都没有“按图索骥”“领”过——因为知道那“奖”不靠谱。

现在的“大奖”太多,多得令人眼花缭乱——你只要有手机和电脑,保证天天都有“大奖”侍侯;现在的大奖很简单,简单得只认得钱即可——你只要愿意“赞助”足够的经费,并找个写作“枪手”,保证你很快就会成为“著名作家”;现在成名太容易,容易到让人匪夷所思——一句“贾君鹏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即可红遍全国,甚至有许多专家写出洋洋洒洒的“雄文”来论证这句大白话背后的“社会原因”;现在的“门派”形成太快,快得令人觉得刚刚“出生”就“独树一帜”——一个唱歌五音不全、哼哼叽叽象绵羊叫的小姑娘竟然被媒体捧为“绵羊体”而“一炮走红”;一个最近获得鲁迅文学大奖的官员诗人的诗被捧为“羊羔体”,虽然比“绵羊体”小了点“辈份”,但毕竟同“种”不同“文”啊!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拜读了他的“新著”《徐帆》:“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后来她红了,夫唱妇随/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

拜读后,我不由“拍案叫绝”:真是好“诗”,“好”得就象在喊“贾君鹏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好”得就象在给你讲侃“大山”似的大废话!忽然联想起91年前某大文豪的“成名诗”中的一段:“火就是你/火就是我/火就是他/火就是火”颇受启迪——原来好诗是与废话“融合”在一起的啊!这位厅官大人真是与大文豪的“力作”有“异曲同工”之妙啊!问题是,大文豪的诗虽然有名,但并没有获奖,而此厅官却真正获得了国家作协的文学大奖!

无独有偶,我的一个表弟,过去是个小包工头,经过20多年的打拼,成为了“千万富翁”,竟然拿出50万元,找来“枪手”为他写“自传”,把他吹得天花乱坠,并在“作者”栏落下他的“大名”。又不知他花了多少钱,成为了“XX作家协会”的“知名作家”,让那篇“自传”获得了“XX文学大奖”。这个“发迹”前读书吃力、说话结巴、文章别扭、只知赚钱的表弟让我真正懂得了在当今社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深刻含义与钱能通神、更能成名的道理;我常打“交道”的一个过去只写得起自己名字的亿万富翁竟然成为了著名“诗人”并获得了某文学刊物的“XX“奖”的感言(杂谈)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文化大奖”;一个因为父亲贩毒并为此付出了生命、为自己获得了巨资而通过洗钱后改头换面成为著名房地产开发商的年轻富翁最近派人给我送来了一本“DYC获奖诗歌集”。当我认真“拜读”了他的“名著”后,竟然全是方言“顺口溜”,如:“邻家有个张大哥/每天爱进赌窝窝/‘票儿’裤儿输光了/又把老婆‘押’上桌”;“隔壁王大妈/财迷到了家/半夜数麻子/数了一扒拉(指许多)”……。此等“作品”能“荣获”“文学大奖”真有点滑天下之大稽。

记得许多年前诗界哀叹没有人写诗——“诗歌将亡矣”,而我们的富翁们和官员们用实际行动给了其“当头棒喝”:他们的热情、他们的投资、他们的“亲力亲为”让我们的“诗界”燃起了“烈火”: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改革”了的诗界、文学界有人、有钱、有大奖!

其实,爱好写诗本无可厚非,谁写都应该,有奖更好。就连诗人辈出、最为颠峰的唐朝不还有被唐名皇赐为“打油诗”之“翘楚”的张打油吗:这个打油匠听说翌日李隆基要来某处观雪景,便悄悄地于头天晚上趁人不注意在那里写了一首“五言绝句”。第二天,当李隆基饶有兴致来到观景处,却看到井边的石碑上歪歪扭扭地写着:“苍天一笼统/大地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张打油书”。随行官员气得不但要整治守景的人员、而且还要抓这个不知好歹的打油匠来砍头。而唐明皇却认为,虽然其“诗”不入流,但也算是其景的真实写照:“黑窟窿”是那个雪地水井的白描,“黑狗”与白狗很“生动”地把雪之大写了出来。于是“龙心大悦”:“就叫‘打油诗’吧。”从此,人们把不入流的、与正统诗相对应的“顺口溜”统称为“打油诗”并流行了1000余年。它因直白简单易记而“流传”,甚至在红军长征时也发挥了作用:长征途中过草地,没有粮食,部队打野牦牛吃。野牦牛味怪肉粗,尤难消化,有人吃多了撑死。为此,红军宣传队编了一首《吃牛肉歌》,歌曰:“牛肉本是好东西啊,吃了牛肉长身体。一顿只能吃二两,吃多了就要胀肚皮呀……”。“文革”期间,曾经有段时间到处抓“小爬虫”。有个受害者跑到峨嵋山有感而发,写了一首打油诗:“人说峨嵋天下秀/我说峨嵋好个球/不是四川闹‘虫’灾/哪个龟儿到此游”,把对文革中的不满喧泄一蕃。

如果作家协会设个“张打油奖”颁给“羊羔体”创始者,我举双手赞成,或者象美国“金草莓奖”那样设个“大白话诗奖”,也未尝不可。当然,如果设个“张宗昌‘诗’奖”则更为贴切——此公1925年任“山东省长”时就有一首“名诗”:“游泰山有感——远看泰山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有朝一日翻转来/下头细来上头粗!”堪称老粗“诗人”之翘楚!然而鲁迅是一个诗词不多、文笔犀利,惜字如金、入木三分以讥讽见长的真正文坛翘楚,让这位废话诗“圣手”的“厅座”大人获得鲁迅文学奖实在“屈”了他的“大才”。因为,“大奖”得了而文学没了;因为,用鲁迅之名、行势利与非鲁迅之实,无疑是对鲁迅的极不尊重和亵渎,更是对真正文学的亵渎!

想当年贾岛为一个“僧”“敲”还是“推”“月下门”而狡尽脑汁,杜甫发誓“语不惊人誓不休”而废寝忘食,孙犁的“荷花淀派”是否形成过了30多年才被确认。思而今“英才速成”之快真让人感叹不已!而其折射出来的影响与深层次的隐患,恐更令人担心。

但愿我说的才是废话。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