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心虚与虚惊》(闲吃淡操)  

2010-01-31 17:43:11|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虚与虚惊》(闲吃淡操)

《心虚与虚惊》(闲吃淡操)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嘭、嘭、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们两口从梦中惊醒。一看时钟,乃凌晨三点。大声吼道:“谁呀?!”只听得对面邻居响起了开门声,一阵吆喝后,重归寂然。妻忍不住骂了一句“半夜三更,谁发神经!”她晚上的睡眠不好,一被惊醒就会失眠。见我转身又睡着了,大概是为了找“出气筒”,硬生生地把我的肩膀扳了过去:“你说这时候有谁会敲对方的门啊?”“管他呢,又没敲我的!”没想到这句话引起了她的兴致:“哎,你听说过为官的‘大惊转大喜’与‘大喜转大悲’没有?”没等我发音,她又道:“大惊转大喜就是半夜三更你的大门被一阵猛烈的敲打声敲开,一看是两个反贪局的检察官,手里拿着拷子冷冰冰地对你说道:‘你因为贪污受贿被带走’,吓得你浑身哆嗦时老婆问:‘你们要抓的是谁呀?’检察官说:‘抓张三!’你忙答到:‘可我是李四。’他们为此道歉:‘哦,走错了。’你为此庆幸而大喜;大喜转大悲就是你刚刚被提拔到梦寐以求的官位正在宣布时,突然来了两个反贪局的人当众对你说:‘刚才的宣布作废,你因为贪腐被正式逮捕!’你猜对面那位是‘大惊转大喜’还是‘大喜转大悲’呢?”“‘闲吃萝卜淡操心’,你管人家呢!”说实话,我还有点“酸”呢:因为对面那个“他”曾经追求过她。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因为下海时挣了一点钱,买了这套130多平方米三室两厅住房,一家人当时那个高兴劲儿呀,就象买了个金娃娃。因为奋斗了20多年,有此100多平米足矣。可没几天,有人敲开我的房门,一看是高中时的同学贺勇,没等我炫耀就把我拉到对面,进去一看,我竟然乐不起来了:他买的住房是260平米的,而且是“楼中楼”,装修得非常豪华——木地板、木雕墙、红木家具、高级音响和灯具,“背投”大彩电,华丽得令人“目不暇接”,这在当时的县城不敢说绝无仅有,就我孤陋寡闻而言,肯定是“只此一家”。少说也得五六十万,加上购房价,没有100余万别想“拿”下来;我们这边仅仅是他的一半面积,还只有一层,装修也很简单,与他一比,极其寒酸,简直是鲜明的贫富对比啊!他和妻同班,曾经追求过妻,被妻拒绝了。我问妻为什么要拒绝他,妻曰:“长的虽然是个男人样,读书没灵气、却喜欢向老师出‘油泡泡’,是个有名的‘泡泡娃’(方言:指马屁精),余下的‘能耐’就是向女同学献殷勤,骨子里可不象男人!”毕业后下乡“镀”了两个年头的“金”,因为其父是曾经多年的县委组织部副部长,靠了这层“关系”,被安排在县委机关当普通干部,也许由于别无所长,工作七、八年了,一直默默无闻。而我此时已经是本县唯一的全省“新长征突击手”,被领导们视为“人才”重点培养。十年河东十年河西,90年代中期调来个县委书记一下看上了他,立即把他提为县委办副主任、一年后又当上了国土局长,听说书记当年是靠他的父亲提携而得到升腾的,如今把恩报到了儿子身上。刚当上局长,就在我的对面买了豪华套房,我开玩笑地对妻讲:“这是在告诉你当初没嫁给他的失误吧?”妻子冷冷地说道:“他这样显摆下去,早晚要打倒!”

我曾经感到很奇怪:当初这栋楼的设计者为什么要这样做——把贫富设计在一个单元?也许正因为如此,我们从那次后再不来往,加之不在一个单位,他是“关火雀(方言:指掌权者)”,我是“清水衙门”中的“不长进”;每逢节假日他家宾客盈门、全是西装革履的有头有脸者,我家门可罗雀,好不容易来了几个,都是穷亲戚或找我帮忙的村、社区干部,还有的是揭不开“锅”要我解决其吃“低保”者,别说给我送礼,常常是我倒“贴”。两家虽然门对门,却形成鲜明的对比。咱的自尊心也不允许去串门,何况他那才20多岁的“三圈”小妻言谈举止处处都爱显耀出“贵妇人”的神态,如妻所言:“咱们两家根本不是一路人!”所以邻居多年,却是“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在我们县,有一句“官财符”:“国土局长50万、规建局长60万、交通局长80万”,而在以后的短短六年中,这三个“关火雀”局长他都当过了,顺序恰恰是由“低”到“高”。听说后来他又在戎城南岸“富人区”买了一座别墅,其时正装修,过一月就要搬过去。还有人传言他在好几座城市买有10多个店铺出租,仅租金每月就达30000余元。

对于这样一个的“成功人士”、曾经的“情敌”,我一直为与之做邻居而后悔,故不愿与妻谈他。可妻子却不管这些:“耶,是否他要打倒哎!”

呵,她的“要打倒”天性又在“发挥”了。

我听岳母讲过,妻10个月就学会了说话,除了会叫“爸爸”“妈妈”,就是一句天生带来的、爱管闲事的话:“要打倒!”原来,每当她看见别人背着东西或自己被父母背着有点倾斜时,就会用那刚刚学会的方言发音大声提醒道:“要打倒!”意为“要被倒出来”。久而久之,她的这一“才能”被大人们发现了,就给她取了个绰号“要打倒”。几十年过去了,她爱管闲事的这一“特点”一直保持并“发扬光大”着。“他‘打倒’关你啥相干!只要为夫没做贪腐事,哪怕半夜鬼敲门!何况敲的是别人的门!”我堵她。

没想到妻一语成谶,贺勇“打倒”了,而且是“栽”在几年前的规建局长位置上。

翌日上班“贺勇被省纪委‘双规’”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说是他当规建局长时一次就向某老板索贿50万元,几年后竟然被那个老板告到省纪委去了。省纪委派了工作组坐镇戎城调查后将他“双规”并打了个电话给县规建局:“把局里的财务资料全部抱到市纪委来!”现任局长一听,吓得虚汗直冒,忙叫副局长拿去;副局长害怕,叫办公室主任和财务人员抱去;办公室主任与财务人员亦怕,担心去了就回不来,花钱请了两个临时工与自己一起去并由临时工把资料抱到市纪委大楼,纪委工作组一看就发了火:“我们要的是贺勇当局长期间那几年的财务资料,你们拿那么多来干啥!”

当那两个临时工灰头土脸地走到门口告诉主任后,他竟然高兴得跳了起来:“谢谢你们!”立即掏出200元给他俩:“快去吃点东西!”同时打电话给局长副局长,把这个“喜讯”告知,大家一颗石头顿时落地。他们竟然也经历了一次由“惊”而“喜”的心理过程。

尔后的一月之内,规建局、国土局、交通局自发地产生了退款“热潮”:那些许多年前行贿的老板门竟然短短几天就被“退回”了几千万的款项。还被警告:“如果胡说八道,我将告你污陷罪!”

我突然想到:全国有多少个国土局长、规建局长、交通局长,当然还有别的什么“书记”、什么“长”?如果他们都象贺勇那样“吃”了许多钱,受了许多贿,其总量有多少?50万亿?60万亿?100万亿——?如果都象贺勇那样被“打倒”(请注意,是“倒出来”的“倒”),我们国家改得到多少财政收入?分到每个群众有上该多少?“拉动内需”、加强国防、修N个新三峡水电站、建N个“新干线”铁路和高速公路、搞扩大再生产,那叫响全世界的4万个亿算什么!

看来,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猪”已养肥了,大大小小的“记”与“长”及“主任”们肯定舍不得将攫取到的“营养”长成的“膘”让国家“割”走,也许他们更盼望象当年苏联分崩那样获得“法律”上的认可呢!所以,谁能让他们交出“肥膘”而又能“留全尸”呢?!

(声明:1、本人所讲的“猪”决不包括真正的人民公仆;2      这事发生在四年前,如有“现代版”,纯属意外;3、千万别对号入座,否则本人决不负责;4、对面的邻居已经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