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儿时的“丑鼻涕”》(回忆)  

2009-06-07 17:4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的“丑鼻涕”》(回忆)

《儿时的“丑鼻涕”》(回忆)

到了一定的年龄,人就爱回忆那些久远的事情,特别是永远回不来的儿童时代的故事。于我而言亦如此:前不久的“六一”儿童节,竟然勾起了对自己过去的节日的回忆,而且一下就想起了1962年六岁时的那一个。

虽然三年“自然灾害”其时已接近“尾声”,但尚未过去,好歹比6061年强些。早在一个月前,幼儿园的班主任唐老师就教我们排练《花儿朵朵》,由于我的眼睛大,中间有“两颗”黑乌乱转“会说话”的“桂圆米”(老师语),被安排演“解放军”,独唱的“歌词”只有一句——“我去练兵保国防”。据说县教育局长想要他的儿子演这个“角色”,但被唐老师以“你的儿子眼睛太小、与解放军的形象和要求不符”而拒绝了。

儿童节的那天,许多家长都来幼儿园看演出,可我的父母一个在100里外的煤矿当车间主任,一个在两公里外的农村挣“公分”,让我这个“绝对‘主角’”成了唯一无家长“眷顾”者,心里虽然失望,好在惯了。最后评比时,我们班的《花儿朵朵》获得第一名。我得到的“奖品”是一支铅笔、一个“香猴”、两个粘有芝麻的“回饼”。

卸装后,当天放假。我拿着“奖品”兴高采烈地往家走,并想象着当自己把这些奖品拿给妈妈时,她该有多高兴啊!对于奖品的“分配”我的小脑瓜也盘算开了:铅笔当然非我莫属;“香猴”给妹妹;至于那两个喷香的回饼嘛——我和姐姐一人半个,妈妈和妹妹分另一个。想着全家因为自己的“奖品”而共同吃着喷喷香的回饼,不由得三步并做两步地蹦跳起来。

走着跳着,手中回饼的香味直钻我的鼻子并引起了“连锁反应”、诱得我直咽口水,心里赓即产生了微妙变化:“这回饼肯定好吃”——一个声音在“肚子”里叫着,其“后果”是手不由自主地伸向那个装饼子的纸袋;“不可以,应该拿回家与妈妈和姐妹一起吃!”另一个声音“发”了话,手又缩了回来。似乎是为了鼓励自己不吃,此时竟然想起了母亲讲过的“王祥卧冰”、“孟中哭竹”等“二十四孝”的“故事”。又坚持走了约200,“孝道”还是被“馋虫”战胜了:“晚吃不如早吃,我只吃自己的那半个”,自我安慰之后,理直气壮地将一个瓣开半个“三下五除二”地送进了嘴里;小嘴刚刚舔了几下,就开始后悔了——妈妈多次教育我们要“忍嘴待客”,这下好了,由于自己没管住“好吃嘴”,两个饼子变成了一个半“回去肯定要被骂!”马上又产生了另一个想法——“咋好意思把半个拿回家呢?干脆吃掉!”很快另半个又进了嘴巴。吃完后不久,又产生了“想法”:“把那个拿回去如果妈妈问‘只发了一个回饼吗?’该咋回答呢?”犹豫再三,一个“声音”占了“上风”——“干脆吃掉!”经过了“三年自然灾害”的饥饿后产生的“吃瘾”竟然使我在离家50处将最后的几粒饼沫“消灭”了。

进家面对妈妈、姐姐和妹妹,我战战兢兢地拿出铅笔和“香猴”递给她们。“就奖励这些?”我最怕听到妈妈问的这句话始终没发出,而听到的是妈妈的关切声音:“你病了吗?”一只温暖的手赓即挨在我的额上;“没、没、没有,”我知道自己当时就象“犯罪”一样的尴尬和难受:我忽然想到前不久,为了让全家不饿死,本是机关干部的爸爸申请到最苦最累、但有35斤粮食/月的龙老桥煤矿当车间主任并亲自下矿井采煤,以便腾出一半粮食给家里;为了让爷爷、奶奶和两个姑姑不饿死,妈妈把全家人的每人每天的半斤粮食挤出一半送回100多里外的山区老家,致使年仅一岁多的妹妹半夜起来哭着直叫“妈妈,妹妹饿了”……后来爷爷还是饿死了。而我被送进了县级机关幼儿园“全托”,虽然也饿得甚至吃过烧“屎壳郎”和“仙米”(干泥巴),但比姐姐妹妹强啊!想到这些,那几天,我在无人时总爱抽打自己的嘴巴:“就是这张好吃嘴,贪占了全家的东西!”

这就是我一生的最大“丑鼻涕”!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却怎么也抹不去。

从此,我再没有吃过回饼;从此,我没有做过任何损人利己之事;从此,我“悟”出了一个真理:人,不可以有贪鄙之心,哪怕它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贪;坏事不可以做,只有不做才能心安,而做了无论你如何遮掩、心态如何“好”都永远“过”不去,哪怕你获得了很高的地位、很多的金钱、很“迷人”的“红颜知己”——因为它会永远存在于你自己的心坎、而且常常“跳”出来搅得你不安甯!

说明:

关于“三年自然灾害”,我想补叙一点:据那个年代的团省委书记廖伯康后来介绍,本来咱四川1959年就欠收,而当时的西南局领导人还要搞浮夸,向中央吹嘘“又是一个大丰收”,将已经“捉襟见肘”的四川粮食大量调往外地,致使整个四川人民的口粮先是锐减到每人半市斤,不久又变成0.375市斤/人/天。许多农民饿得浑身浮肿,有的对着太阳喊道:“毛伯伯,你那三两七钱五呀硬是不够我吃呦!”致使咱四川人民在那三年里饿死达1100万人之多!而说了实话的廖伯康等十人因为联名向中央写了实情报告还被四川省的领导人打为“右派”。后来朱德到了四川,知道了实情,才立即从省外调回部分粮食解了我省的“燃眉之急”!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