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求你们下车》(东北三遇之三)  

2009-03-11 01:1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求你们下车》(东北三遇之三)

求你们下车》(东北三遇之三)

       19898月的一个早上,我和厂里的销售员小杨在黑龙江省的绥分河、牡丹江、佳木斯、黑河等地联系边贸业务后乘哈尔滨——北京的特快列车在沈阳下车,去抚顺看望在那里当兵的外侄。

      由于是硬坐,摇了一晚上,很累。车到沈阳已是早上五点左右,下车后在车站广场立即上了到抚顺的公共汽车,座位又是前面,我俩把东西一放就靠在座位上呼呼大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打骂声弄醒了。一看,只见坐在后排的一个人被四个年青小伙猛打一气。那四个人一边打一边骂道:“瞧你他娘的还敢不敢哈!”那个被打者头破血流并点头哈腰地告饶:“二哥,我求你们了,我错了嘛、我错了嘛!”他说的是天津话。

      “咋,这里还有天津的小偷敢偷这四个小伙的钱包?!”我曾经在天津当过兵,是师里唯一在军区捕俘集训大队专门受训的教员。回到师里一直是全师侦察兵的捕俘(擒拿格斗)教员,新兵第一年就被师侦察科长誉为“武士道精神”和“拼命三郎”“不愧为四川兵!”连续三年全师侦察兵综合成绩第一名,还带过尖子班。在部队就曾经与两个战友利用星期天穿着便衣去王串场打过15个街上的小流氓。复员回来之前还培训过公安河东分局的24名警察。其中一个最年青的小警察受训后仅仅10天就与六个小流氓打架,放倒了两个,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打折了一只胳臂。但他非常高兴地告诉我:“李教官,您教的那几招非常管用!只是我学的时间太短,学得不精,要不然那六个家伙全得趴下!”我告诉他,侦察兵的捕俘擒拿是过去战争年代“真刀真枪”练就的真功夫,讲究“猛、准、狠”和一招制敌,所以每个动作都是对准敌人的要害处。为此,分局局长要求我留在那里教他们,并说:“我们这些公安抓坏蛋时没有真功夫,只是一哄而上,最缺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才!”我谢绝了他们,还是回来了。但喜欢刺激、好冒险是我年青时的性格,1978年底在部队还因为想去南方参战写过血书。直到1988年在担任过县城综合检查站的站长时,与走私的烟贩子在陆路、水路斗过智和勇,而且当时烟贩中有不少黑道上的“人物”,让他们“阴沟里翻了船!”由于我的好勇斗狠和冒险精神,导致县公安局三次调我到刑警大队,但都被妻子拒绝了:“你去了,要么是英雄、要么就是烈士,我要么当烈士家属,要么就守寡,我可不愿当烈士家属、更不愿守寡!所以,你如果要去,我们就离婚!”我不愿离婚,所以没去——这也是我一生的“痛”!

      别人见了打架往往避之不及,而那时的我一见打架就象吃了兴奋剂,一下就来了精神。开始以为是四个好人打一个坏人,感到有点遗憾。但马上就感觉有些不对了:只见车上的人们一个个埋着头,佯装不知;而无论那个天津人怎样告饶,那四个小伙下手仍然非常狠。“差不多就行了吧,别打出人命来啊!”我刚刚说完,后面座位上一个中年妇女悄声说道:“那四个人是小偷,除了没有摸你们俩的包裹外,我们的都被摸了一遍!那个天津人是被摸后发现了反抗被打的!”就连开车的驾驶员也回头警告我:“这些家伙惹不起,你们外乡人别惹事哪!”

      “啊,反了——岂能让这几个王八蛋如此嚣张!”我一下子怒从心中起、火向胆边生:“小杨,走——我们去把那四个家伙收拾了!”

      后面那个女人轻声道:“他们手中有刀哪!”小杨听说后,有点胆怯地说:“我们远道而来,又是跑边贸的,他们又没有摸我们两个的包,管他干啥?”

      我一听就火了:“你他妈的还是武警部队的兵出身,怕啥!你不去,老子一个人也要修理这四个王八蛋!”我可没想那么多,说完就着冲向后面。并大声吼道:“住手!”

      “你他娘的吼谁?”那四个家伙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看着我:“找死啊!”其中一个手中还真的拿着一把一尺多长的亮晃晃的大概是切西瓜用的不锈钢刀。我飞速地审视了一下对手:面对我的第一个小眼大嘴、满脸横肉、块头最大,手里又拿着刀,看来就是他们的“老大”,必须先解决他!虽然他们是“四对一”,但车上的过道较窄,他们不可能一起上,这对我很有利!而那个“老大”见我赤手空拳,故意把手中的刀举在头上晃动着向我冲来。我们在中间车门的过道处“短兵相接”——当他举着刀由上而下地向我捅来的刹那间,我侧身用左臂猛击其持刀的小臂,说时迟、那时快,我借力打力、飞起右脚,对准其暴露出来的裆部狠狠一踢,只听“嘭”的一声,那家伙把刀一扔,双手捂住“那玩意”就重重地倒在了门梯下,把门上的玻璃都敲裂了!没等第二个回过神来,我一个弓箭步,旋即一记右勾拳,狠、准地击在第二个混混的左太阳穴上,刚刚一声“啊呀”,马上又是一记左勾拳,打在他的右太阳穴上,那个混混立即扑倒在地;后面那两个一愣神,我借助过道上的扶手杆用双脚猛地踹去——两个家伙一起向后倒去,而且又一次砸在那个天津人的身上!小杨这时也飞奔过来,拣起了那把刀,并指着那两个家伙的脑袋用“交盐四川普通话”说到:“你们今天遇到的是陆军XXX师侦察连的擒拿格斗教官!活该你们狗R的倒霉”!“小杨,别跟他们废话,把他们捆起来送公安局”我一边盯着脚下的那两个家伙,一边指挥着小杨。车上的人们这时才敢看我们。

      就在这时,只听后侧砰的响了一声,我回头一看,只见司机停了车,站在过道上给我们鞠了个躬:“我求你们放了这四个弟兄,要不就求你们俩下车去!”站在一旁的女售票员也用同样的话帮腔。

      我被弄糊涂了:“你们搞错没有——我冒着生命危险帮你们收拾了这四个坏蛋,你不谢我也就算了,却发出这等喽言,是啥意思?!”

      “大家都要混饭吃,得饶人处且饶人,我求您放了他们吧!”司机竟然“鸡啄米”似地一边点头一边道。而那一车旅客也竟然附和他:“是啊,放了他们吧!”而那四个坏蛋也爬了起来:“师兄,放了我们兄弟,来日天长地久,总有相见时!”“老大”开口说道。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司机竟然把车门打开了,人们也非常“配合”地叫那四个混混“赶快下车!”而那个受害者也在得到被抢的钱包后叫他们“快走快走!”四个坏蛋心领神会地一溜烟跳下了车,很快就跑得无影无踪了,而司机立即关门开车。

      “你们这是怎么啦——小流氓抢劫时,你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你(天津人)——被抢了还向坏蛋告饶;当我们已经制服了他们要送公安局时,你们一车人竟然帮坏蛋说话!你们还有一点是非观念吗?!”我很愤怒地大声质问他们。

      “大哥,谅解我们吧,我们是靠在这里跑车养家糊口的,你把他们送进公安局,几天后放出来,他们就会报复我们的啊!我们惹不起他们呀!”女售票员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经常在这里出差,说不定那天又碰着他们,我也惹不起他们呀!”天津人见我望着他,也用很浓的天津话说道。

      “是啊,是啊,理解一下吧!”众人附和道。

      我感到揪心、憋屈!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