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九妹》(记实)  

2008-10-22 13:25:19|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妹》(记实)

《九妹》(记实一)

   “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九妹九妹/火红的花蕾”,我一直纳闷:莫非写《九妹》歌词的那人见过我们的九妹?倘若你要问我儿时最难忘的女同学是谁,那就是九妹;你要问我儿时女同学中谁最漂亮,那也是九妹;你要问我儿时女同学中谁成绩最好,那还是九妹。

   (一)九妹姓赵,是我从幼儿园到小学三年级的同班同学。儿时的九妹非常幸福:幼儿园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们都是读“全托”,但每到周六下午,九妹的爸爸、妈妈就双双来接她。他的父亲是县城的镇长,妈妈长得很漂亮,是县城航运社的办公室主任。每当看到父母来时,九妹总是一蹦一跳地迎上前去,象个快乐的小公主!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坐在幼儿园的石梯上望着街上来往的人们,也寻找着父母的身影,心里充满了酸楚和希翼:酸楚的是我知道自己的爸爸在100多里地远的“龙老桥”煤矿当车间主任、妈妈在几里地远的农村正为爷爷、奶奶和小妹的每日三餐奔波,来接我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希翼的是盼望爸爸、妈妈也来接我回家——就象九妹那样!可是,每次都是望到夜幕降临一边流着泪、一边轻声地叫着“爸爸、妈妈,你们咋不来接我呀?”而独自被住院的唐老师带到那间空旷的幼儿宿舍…… 每当“六一”儿童节表演节目,往往都是我与九妹演“对手戏”:在《花儿朵朵》里九妹演纺织女工、我演解放军;在《英雄王二小》里,我演王二小、她演女村干部。

  小学一年级时,九妹是班里的副班长。她的皮肤较黑,就是今天所说的“小麦肤色”的那种。九妹的容貌很漂亮:杏脸上的一双眼睛很亮、很迷人,长大后我知道,人们把这种眼睛叫“勾子”即能勾人魂魄的那种;长长的、密密的睫毛,还自然地往上翘着,真有点象“洋娃娃”;高直的、精巧的鼻,圆圆的、自然的、无须加“颜料”就很迷人的红唇,就是现在所说的“性感”。而当时我只知到她“好看”。她是家中的老大,因为父辈有五兄弟,在所有的“这一代”中她排行第九,所以父亲给她取名就叫“九妹”。

   九妹爱穿花格子的衣服,浓密的乌发爱梳成两条辫子,上面总是别着大大的、鲜艳的蝴蝶夹,看着特“爽”。她也象只蝴蝶,经常在班里和学校“飞”来“飞”去,特别引人注目。

九妹的学习成绩好,她总想和我争第一,但由于我的记忆力比她强,所以在小学同学的三年中,她总是“老二”;她还想当班长,但由于我是班长,她认为在学习成绩上拿了第一才能取而代之,所以,她非常不甘地对我说:“我就不信赢不了你!”其实,每次她的成绩仅仅比我少12分,就差那么一点点。当然,有一次她也差点“取”我而“代”之:那是1964年的6月的一个早晨,当上第一节课时,班主任周老师神色凝重地并气愤地说:“古人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可是我们的某些同学却非常不尊重过去的老师,而且还是班干部!”说着瞄了我一眼,接着老师加了重口气:“李子(指我)、罗全、张赫德(略,共8名)同学下课后到我的办公室!”那天该我值日,不等我申辩,老师立即宣布:“今天的值日由副班长赵九妹负责!”这堂课我上得特差,不知出了什么事。而旁边的九妹却眉飞色舞地、带有幸灾乐祸神态地瞄了我几眼。那架势似乎告诉我:“你的班长马上就要到头了!”

当我们一溜八人站在老师的办公室时,我才知道昨天下午放学时,我们看见了幼儿园的校长、老师们带着幼儿们回校,罗全、张赫德等同路的同学们竟然一齐喊道:“幼儿园的老师,没有眼睛;幼儿园的校长,没有肩膀;幼儿园的同学,没有脑壳!”由于我是幼儿园考上小学的,对老师们挺有感情的,加上又是班长,所以劝他们:“这是我的老师,不要乱喊!”但园长和老师们不由分说就抓人,我还算机灵,跑脱了。但罗全却被抓了,他竟然将我们全部“叛变”了!而且当时九妹正在周老师办公室谈工作,她是第一个知晓这件事的——原来如此!

生气的周老师拿我第一个“开刀”:“你身为班长,不但不制止同学,而且还为虎作伥!你还有资格当班长吗!”我战战兢兢地对老师说:“我没有喊啊,我还劝他们不要喊呢!”还好,那六位同学异口同声地为我证明:“是,李子没有喊,还不准我们喊”。周老师注视我几秒钟,然后轻声地对我说道:“你回去吧。”

20分钟休息锻炼时间里,周老师叫住全班同学:“现在我告诉大家,要象李子班长学习,敢于制止不文明的同学!”她将昨日发生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当然,也批评了其他七名同学。这时的九妹很失落。原来,九妹的父亲是县城的镇长。而我只不过是该镇长下面的一个农民的儿子,漂亮的九妹犹如“公主”,怎么会“服”我呢!直到两年后她到另一个班为止。

“文革”开始后,我们都失学了,再见九妹,已是1970年秋天。她在初中六班,而我是二班。已是“出水芙蓉”般美丽的她,赢到的是极高的“回头率”。苦难的生活和看了一些名著,使我养成了在女孩子面前爱脸红和羞涩。所以,见到她时,我是能躲便躲,偶尔迎面,也装做不认得,而她对我也仍然是高傲和不屑。不过,我再也没有看见她穿鲜艳的衣服,而常常是打着补丁。不久知道:九妹的父亲已经于1968年去世,给母亲留下了六个儿女,她的家庭从此非常拮据。(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