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玄之又玄》(记实)  

2008-10-20 14:47:26|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玄之又玄》(记实)

《“玄之又玄”》(记实)

      前几天,看到色厉内荏的陈水扁在南下取“暖”、北上提劲的同时,又是求神、又是抽签、又是占星、“中西结合”,惶惶不可终日:当抽到“关关难过关关过”签和摸到“死神”牌时,据说他竟然流下了泪水。当了八年台湾“总统”,不可谓不“风光”;自诩的台独“教父”,不可谓不牛“B”;三级“平民”儿子的打拼“成效”,不可谓不“英雄”;但贪腐案的缠身和倒行逆施,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跳梁小丑的内心空虚与滑稽表演。但是,在大陆,现在有不少市、县修建办公大楼要请“风水先生”抱着个“罗盘”选时选点看“方位”,相当比例的地方“领导”也信“阴阳八卦”,这是为什么?我们单位有公务员、事业人员100多号人,大专以上文化者95%,竟然有95%以上都迷信现代科学嗤之以鼻的“玄学”:给孩子取名,要找“测字大师”;结婚要看“黄道吉日”;“乔迁新居”要看“吉日”……就连死了,不但选墓地要请风水先生,而且下葬的时间也得由他们说了算。这又是为什么?

     何为“玄”——“玄之又玄谓之‘玄’”;玄学——我国特有的一门“学问”,它来自古代的科学蒙昧时代,却贯穿于5000年文明史中:洋洋洒洒的《四库全书》中就有《术数》类的《算命术》、《星命术》、《八卦术》、《相墓相宅术》、《养生术》、《奇门遁甲术》、《占往知来术》、《房中术》、《择吉避凶术》、《面相手相体相术》等等,由于其“神秘、玄妙”,也统称“玄学”。古代上至统治者、下到平民百姓,都信奉它。就连圣人也不例外:孔夫子听说宋元王做了一个梦并派人找到梦中那只“神龟”,剔出龟甲用来占卜“百言百中”后曰:“骨直空枯的龟甲,可是件神物啊!”而著名的历史学家亦在实记历史的同时,把一些梦和儿歌也作为改朝换代的谶语记下了并流传至今:如东汉末年的董卓将灭时有“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的儿歌;曹操占据北方大部后做了“三马同槽”之梦便去征讨马超;隋末有“桃李子/皇后绕扬州/宛转花园里/勿浪语/谁道许”的儿歌,意为李姓要取代杨姓做皇帝,等等。我国早在“五四运动”时就高举“德先生”“赛先生”两面旗帜,对封建迷信大加挞伐,但直到今天,虽然科学已经非常发达,虽然文明程度已大幅度提高,但玄学的“市”仍然“兴旺发达”、贯穿于神洲大地的各个“领域”,甚至滥觞于东南亚各国。由此可见,要让人们不相信它们,还真不容易!我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2005年,县城开始对社区常职干部实行政府承担80%的养老金制度。这本是对这些收入低、工作量大的干部们的一件大好事,可是有一个“农转非”的新社区总支书记江澍却不但不买养老保险,而且还向社保局写下了自愿放弃享受政府优惠政策的“承诺书”,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别人做梦都得不到,而他却不要,莫非大脑进水?由于我管着9个社区的两委们,所以找他来询问,竟然是:“因为我活不过45岁!”

一个年仅42岁的身体强壮者却掷地有声地告诉别人活不过45岁来,这又是为什么?!他告诉我,“谜底”是他分别请了十位“算命先生”算出来的:“他们众口同声地说我咋个都活不到45岁!我还买那些养老保险干啥!”我告诉他,千万别听信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他摇了摇头,讲道:“你说是封建迷信,我可有事实证明!30年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房屋的墙向里面倒了,我问一个会解梦的人,他说不死父亲就死母亲。结果没几天我的父亲暴病而亡;十年前做同一种梦,只过了一天,母亲即亡;四年前的一次‘农网改造’中,我和三位电工在一块石头下抓到了五条蛇,其中四条为毒蛇,还有条是黑的,恰好旁边有个懂‘阴阳’的熟人告诉我们:赶快放了这些蛇,否则会遭灭顶之灾!我们当时不信,结果抓蛇的三个人全部在半年内死于非命。而我只提了一下蛇袋子,吃时也只喝了一点汤,却突然得了一场大病,好了后的第二天在地里干活,突然一棵碗口粗的大树倒了下来砸在我的身上,差点送了命。现在竟然有整整十个算命先生都众口一词,连我的算命钱都不收,你说我还买那个东西干啥?!”说完颇为伤感而又悲壮。还没等我开口,他又道:“小平同志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真不愧为书记,他把小平的话用到了这里),事实胜与雄辩!我知道,你是县城有名的‘铁嘴’,知识面又广,想用科学知识来开导我。但我好歹也是个涵授大专生,而且我也好学啊!对于玄学,现代科学根本无法解释清楚,信它的人多如牛毛,人说谁能读懂《河图》、《洛书》就能前知500年、后知500年!那个陈抟老祖就是以此与赵匡胤下棋赢得华山的嘛!我的儿子在大学里告诉我,能写出对《周易》理解的论文的,可以成为博士生!你可能说我作为一个党员不应该信迷信,但是,别说我这个小支书,那些大人物又如何?先不说每年年三十晚半夜那些地师县级领导的家人开着小轿车去翠屏山求神拜佛,就是1976年那个龙年先是黑龙江大陨石雨、过后是元月8号死毛主席的左膀周总理,再后是右臂朱德,最后是99日那个最大的日子里他老人家去世,你说是巧,哪有那么多的巧!这个事实科学至今也没有解释清楚!而我们古人早在几千年前的《易经》里就说明白了!”

天,论点、论据、论证字字铿锵、件件“铁证”!本是为他好,却要演绎成一场辩论,我只好“接招”。

我告诉他:玄学本是中国古代哲学、宗教、医学、建筑学、天文学的“蕴含体”,它是古人在科学不发达时对自然观察后的认识和总结,具有一定的朴素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周易》中就有“女承筐/无实/kui (打不出该字)羊/无血/无攸利”句。它是《归妹卦》上六爻辞,说的是一个青年女子拿着筐子,里面却“空空如也”;男士手里拿着刀杀羊,却不见出血。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都被对方的容貌、气质吸引住了,即“一见衷情”,此时正“暗送秋波”,已经忘记了各自的工作!这与《诗经》中的《静女》何其相似!《周易》之《明夷卦》上九爻辞“明夷于飞/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与《诗经》的“鸿雁于飞/肃肃其羽/之子于征/劬劳于野”几乎一样!《大壮卦》上六爻辞“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是说公羊用角去撞篱笆,结果角卡在篱笆中,即不能后退、又不能前进,比喻进退两难;还有,《大过卦》六爻辞“过河灭顶,凶”是说过河是水灭了头顶,非常凶险;《师卦》初六爻辞“师出以律/否臧凶”意为军队出动要纪律严明,否则就危险。这些都是今天现实生活中的“大实话”!毫无“玄妙”之处。而阴阳八卦来自《周易》“六十四卦”又是八卦演变而来的!所以,《周易》和古代的术数,本来是当时的人们对事物的观察,对生活的经验体会,对哲理的认识。是后代的人们把它弄成了“玄之又玄”的迷信。所以,才有了算命、风水、占星等“东西”。所以,有句成语叫“故弄玄虚”说的就是人们喜欢把生活中本来十分简单、明了的事情故意弄得神秘、玄妙,而统治者为了把自己说得与众不同,宣扬它恰恰对自己的统治十分有利,这就是“玄学”的由来和盛行之因。而更有别有用心者用其骗钱骗物、甚至骗官骗色!当然,他们也有一定之“规”,所以才有众口一词。还有一点,他们善于心理暗示,使不少人上当。但显然我这个“铁嘴”根本不能说服他!

于是我无奈地与他“击掌为誓”:如果他活过了45岁,不但要自觉地买这几年的社保,而且必须从此不再相信“玄”而信“科(学)”;如果他真的在45岁以前死了,我也从此信“玄”不信科。

2006年,他来告诉我:肝脏上长了个血瘤,而且医生告诉他,那里动手术有危险。然后有些伤感地说:“你看人家算命的就是准”,其神态似乎正朝着“预订”的“死期”“前进”。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找了六世中医传人徐二哥给他看病,告诉他不能喝酒、并给他开了保肝药和抑制血瘤的药。

去年,他又告诉我:刚刚去市、县的三个医院检查,血瘤已经增大了三分之一。临走时,他特意地加重语气:“我只有一年了!”此语一出,竟然让我产生了辛酸:难道玄学真的要在他的身上再一次“显灵”?找二哥想办法,他说:“血瘤本身就难治,长在肝上就更难治,只能控制而无他法”。

三个月前,他又一次告诉我:最近感觉身体特不舒服,看来“预期”临近了。临走,还特别“关照”我:“如果我被印证了,请照看一下我的家小”,话语充满了悲壮。难道玄学真的要战胜科学?连我这个从不信神鬼的人也对自己开始怀疑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安慰他:“时间还没到,别上了算命先生的心理暗示的当!相信自己、相信科学!”虽然说了,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他不会因此宽心,我的话也十分苍白。那晚我竟失眠了:这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啊——儿时父亲亡故,艰苦环境成长,18岁参军到了雪域高原,复员后带领群众致富,自己是两袖清风,各项工作在9个社区都是拔尖的,在群众中具有很高的威信。“5.12”大地震的第二天,他就第一个报名参加北川的抗震救灾去了,而此时他的妻子因胆结石做完手术才刚刚出院!一去40天,他顶着酷暑、踩着余震,挥汗如雨、冲锋在前,表现十分优秀。难道玄学真的会战胜科学吗?难道他真的就要离我们而去吗?

两个多月前战友双浦的去世(见《奥运来了,他走了》),更加重了我的忧虑:目送鲜活的好友转眼间就与我生死两重天,让我深感生命的脆弱;而再过半个月,就是江澍45岁的生日!难道我要在15天之内失去两个好朋友吗!?那半个月,我经常失眠。

他生日的当晚11点钟刚过,我立即打电话给他:“你还活着吗?”“我啊——还活着,”而后是一阵哈哈大笑;“现在是你已45岁生日的第二天了!”“是啊,我破了‘界’了”;“还信玄学吗?”“可能是我行善积德多吧——我的名字中的‘澍’就是‘及时雨’啊!你想,江中本身水就多,再加上‘及时雨’和一生都做善事,老天就会保佑我啊!”

天,原来他对自己破“玄”还有这种“科学”解释!

不过,他活着,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