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怎一个“情”字了得》  

2008-09-26 17:45:09|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一个“情”字了得》
《怎一个“情”字了得》

   “藏藏掖掖,躲躲闪闪,羞羞答答涩涩。每逢同学聚会,最难解释。三言两语过后,必然有、重提‘隐密’。夜谧静、冥冥中,往事难以忘却。  同窗共读纯洁,谁耐那、无事生非绕舌。心事浩茫,远眺明月叹息。秋寒染尽秋色,到五更、辗转反侧。此心境,怎一个‘情’字了得?”昨日,高中的同学、我的“老庚”海去了,时年五十有二。聚集了十多个当年的男女同学,感叹中,萍慨然道:这是我们班去的第二个了。说到这,大家的眼光竟然齐刷刷地“射”向了我。仅吃了一惊,马上我就明白了:他们是因为那“第一个”,而用一种复杂的眼神对待我,我默然而又有些尴尬。晚上回到家,整夜没睡,仿李清照【声声慢】写了这首“词”。逝者已矣,而活着的我,却被掀开了难以忘怀的创伤。

   30年前的深秋,我正在部队野外训练基地代理排长,组织训练。忽然收到家书,是母亲来的。看后,大吃一惊:信里讲,我的一个女同学玲得了精神病,原因据她妈妈说是因为与我谈恋爱,而我要提干了,就把她“蹬”了,使她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从而导致精神失常。母亲责问我:没想到你过去与女同学从不说话竟然悄悄地“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一个人应该对女方负责,千万不准学“陈世美”,云云。她还告诉我,已经去玲那里看了她,她竟然叫她“妈妈”并说“我与勇(指我)海枯石烂不变心,他爱我来我爱他!”说着,拿出了我写的“留言”:雄鹰的翅膀,是在暴风雨中练就;海燕的英姿,是在风口浪尖里成长。还有我的落名。而后,又唱起了《夫妻双双把家还》。母亲为此流下了眼泪。

   我想了好久,才回忆起那个叫玲的女同学:小巧的身材,端正的五官,腼腆的神态,皮肤有些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根黑油油的大辫子。可她在我们班里并不出众啊!别说她,就是班里那“五朵金花”,我也没有追求过啊:我家里穷,从小母亲就说我长得丑,“如果没有三个以上媒人帮忙,五十岁也得打光棍”。参军后差点被师长选为警卫员我才知道,其实自己并不丑,原来母亲是为了让我知道人生正道不在外表,而在于有真“本事”,所以采取了“丑子教育”,真可谓用心良苦。可直到高中毕业我都认为自己虽然丑,但可以好好学习来弥补“先天不足”,所以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在班上都是前两名。语文老师最迟每两周就要用普通话朗读我的作文以作为“范文”呢。但那个时代是文艺、体育“吃香”:打蓝球的小平、拉小提琴的兴植、唱歌的光芒才是女同学的“追星”,加之他们的家庭都是县级机关的干部,有的还是书记、副书记或常委。所以我这个农村的穷孩子虽然也有个好嗓子,却因为有自知之明,加之自卑和自尊的“混合”而不敢在女生们面前“显摆”,只敢在家里把那些歌颂毛主席的歌曲和八个“样板戏”中的男声放肆地唱完,而在学校却装着什么都不会。直到同学30年聚会时才有机会“露了一手”,竟然让她们大吃一惊。曰:“早知道当年你唱得这么好,我们当年都会追求你啊!”可那是后话。而在当时我却是一个与女同学从不说话的人呢!仔细一想,与玲同窗两年总共就说了三句话,还是她入团时、作为团支部书记的我“例行公事”时讲的:从此以后你就是共青团员了,必须对自己要求更严,不管在什么工作岗位上,都要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而写在她的日记本扉页上的那两句话,我对所有找我留言的同学都是这样写的——那时就是这些“时髦语”哪!

   猛然间,“天上掉下个玲妹妹”、母亲为此竟落泪。素有乖孩子之名的我那晚失眠了:虽然时年我已22岁了,除了书上看见和梦中思过,却还没有“品尝”过爱情是个啥滋味!但不管怎样,我从未想到自己还能被女同学主动 “爱 ”上,而且还为此得了精神病,还是有一些激动和虚荣心的满足。当时,追求“浪漫”和“诗意”的我思绪万千,觉得还是救人第一,于是翌日写信告诉母亲,讲明了绝对没有此事!但是,如果我与玲结婚能够治好她的精神病,我就与她结婚!但有一条,必须调查她的直系亲属中的三代内有无精神病史,如有,我就不干:因为我可以牺牲自己,但绝不可以牺牲下一代!

   不久,母亲回信说,玲的外公也是精神病患者。于是我要求母亲坚决地拒绝了玲的妈妈的要求。又由于在当年八月我在党支部民主生活会上指出了指导员将四袋连队的面粉弄回自己的家是“喝兵血”,同年十月在我的提干问题上被指导员指责我喜新厌旧、抛弃了与我谈了几年的同班女同学玲,从而使已经体检了、填表(干部履历表)了、谈话了(连长、副指导员找我谈话要我下决心在部队干一辈子),但我的提干最后还是落空了。等到调查证明指导员的指责是无稽之谈时,提干的时间早已过去了!而他也转业回山西老家了。

   后来我听说玲于1979年结婚了,再后来1980年秋我复员了,回家后我干过代课老师、村干部。此时有同学告诉我,当年有一个女同学因为看见我的相片上了《解放军报》,由于她与玲是好朋友,就去对玲说“道”,要玲写信给我并说我一直喜欢玲,就是她的这一番话,使本来内向的玲产生了幻觉,长期睡不着觉,导致患上了精神病。而据我姐姐讲,那个对玲绕舌的女同学其实才对我有“意思”,她本想让玲先来个“火力侦察”,没想到弄出了病。可能出于内疚,她很快与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了婚。后来我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当上了国家干部。当然,1981年我与一个美女谈上了恋爱,三年后结了婚。虽然“官运不亨”,后来又下过海、当过厂长、经理,吃过许多苦,但由于夫妻恩爱,家庭还是很幸福的。忽然有一天(大概是1990年代初期的一个深秋),得知玲已经离开了人世,成为我们班上的第一个离开人世的同学。那晚我失眠了:我问自己,如果当初我与她结婚、她的病因此痊愈了,虽然我也许不会幸福,但她幸福了不是很好吗?如果在我的精心关爱下她生的孩子没有得精神病,那不是很好吗?如果……。而事实是,我没有那样做而她已经死了!虽然我也自己安慰自己:对于她,我没有责任。但从此每当想起她来,我总觉得自己是个间接“杀人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它将伴我一生。

   唉,与玲没有爱情的我,却要为此“情”而一生“了得”!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