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从仁骗到诈骗》  

2008-06-30 21:32:37|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仁骗到诈骗》

《从“仁骗”到诈骗》(时评)

  世界上有“仁骗”吗?有。何为仁骗?余以为:不为自己,出以公心将一个根本没有的事编得活灵活现,从而让全世界都上当并且为一地、一市、一省乃至一国都得利,却不伤害任何他人的利益,其中充满着智慧就叫仁骗。“香格里拉”的骗局就是这样的一个“经典”: 20多年前,有谁知道云南有个什么“香格里拉”吗?没有!就因为来了个“下挂”带职当副县长的大学生编了个故事“寻找香格里拉”。他利用自己的知识和人们当时的媚外心理,编了个精彩的故事:说什么上世纪初,英国人到过一个犹如人间仙境的名叫“香格里拉”的圣地,人们以为那是在英国,后来人们找遍了世界都没有见到过,问到其家人,据其“家人”说“香格里拉”是藏语。于是到了西藏,找到了一个活佛高僧。据“高僧”讲,“香格里拉”藏语为“香巴拉”,在西藏的东南。二战时英、美两国的飞行员在飞过“驼峰航线”时看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于是有许多人寻找这块圣地,这就是“彩云之南”的那个当时穷得叮当响、现在每年创旅游收入10亿以上的著名风景地“香格里拉”!小县城因此而富得流油,那位大学生就是仁骗的“大成者”。

  诈骗呢?与仁骗相反:一切都是为了个人目的而不择手段去欺骗他人、政府甚至国家。这些骗子们“出发点”是私心,利用的是人民的善良,践踏的是道德,危害的是他人、集体和国家利益。当我们为全世界惟一的从未中断的5000年文明史而自豪时,当我们为这一文明广播世界各地时,我们也知道:历史的长河也难免泥沙俱下,诈骗者及其活动也伴随着历史“发展”着:古有不韦“先生”和阿瞒;近有上世纪20年代的“空银事件”。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骗子们充分利用人民的善良与纯洁,竟然用低劣的骗术骗了许多人甚至全中国人民:政治骗子林彪利用当时全国人民热爱毛主席,发出了“谁反对毛主席,全党共诛之、全军共讨之!”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才过了几年,他却是反老人家最狠的第一人。经济骗子有多少?实在不知,但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他们竞屡屡得手。古希腊的哲人说过:人不能在同一条河流第二次淌过,指的是人的一生不能犯同一样的错误。但在被骗上,我们却常常犯同一种错误: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当人们普遍崇拜英雄时,就有一个名叫李万铭的陕西街头小混混冒充英雄,骗身份、骗荣誉,骗飞机票,骗生活补助费,欺骗组织,欺骗群众,骗了三年,最后,终于被抓起来了。为此,著名作家老舍写出了话剧《西望长安》(据说最近在话剧百年的庆典时还作为经典剧重新排演,并由葛优主演,一时间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现象),只不过李万铭改为李万臣。那时候的人民都特老实,特崇拜英雄,骗子说什么他们信什么;那时候的干部都特厚道,特同情弱者,骗子要什么他们给什么;那时候的骗子特难当,刻个图章,印个表格,打个长途,拍个电报,坐个飞机,难了去了,而且,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不像现在,出门走到桥头,好几个人主动上来跟你聊:“刻章吗?办证吗?”)。按说,如此著名的作家、如此著名的话剧、如此长的时间、如此深入人心的影响,人们应该对骗子有较强的“免疫力”了吧?不然:那些在80年代骗得上海人在办公室正中挂出“XX省人概不接待”条幅的成群骗子们,那个在90年代冒充“高干老太太”的邓XX从湖南、江西一直骗到中央的好几个部门,十多亿资金被骗,后来查证,此人仅仅是小学文化;那个堂堂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从XX因为相信一个“徐半仙”,竟然将其作为“情妇”,心甘情愿地将贪污、受贿的大把大把钱财双手奉出,结果那个老太婆还是个文盲加“跳大神”的村妇;还有近年来的传销,把人们弄得神经兮兮的,搞得倾家荡产还在做“发财梦”。当然,最著名的就是“亿霖”事件:小葛为了那380万的广告费“走群众路线”帮助“亿霖”忽悠了群众20多亿资金(而另一个名人得到的600余万迟迟不交,也成为延续很久的“新闻”)。还有......不胜枚举。

  当然,最近最出彩的还是“周老虎”:“忽悠”了近9个月的周记纸虎,随着6月29日陕西省公安厅的新闻发布会而“尘埃落定”。聪明者虽然提了不少个“为什么”和“如果”,但世间许多事,有时是无法过细的。故板桥老人几百年前就“品”出了“难得糊涂”之真味。

  从李万铭到周正龙,50多年里出现了多少骗子啊?但一个共同的现象是:骗子文化不高——大多是中小学甚至文盲;骗术漏洞百出——如周正龙的那只“虎”,当时在网上登出后,我那9岁的侄孙一眼就识破了:“幺爷爷,看假老虎!”可是人家陕西省的林业厅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宣称:“经有关专家反复鉴定后得出的结论是真老虎!”要不是中科院的那位首席专家傅德志的强烈抨击、要不是媒体不懈的穷追猛打、要不是中央的多次强调责成,谁能保证这只一看就特假的“周老虎”会是什么结果呢?近9个月查一只连小孩都瞒不了的假老虎告诉我们些什么?

  从公安厅介绍侦破本案过程来看,非常简单,怎么也用不了那么久;从整个媒体的关注程度及中央给陕西施加的压力来说,应该可以了;从周正龙本人的“背景”——初中文化、地道农民来看,并不复杂;而“陕西省林业厅和安康市镇平县华南虎(联合)调查队”也仅仅是省里的一个部门的临时机构而已。

  其实,如果我的看法不偏的话,这里有一个人们难以明言的原因:华南虎是野外已经绝迹20多年的极度濒临灭绝的动物,镇平是一个很穷的县,陕西与沿海省市相比,也不富裕。靠什么来发展经济呢?试想,如果有一只野外“华南虎”的发现“新闻”在媒体发表,肯定会轰动全国、甚至全世界!想象一下吧,到那时镇平将会成为什么:旅游、投资的热点;带来的是什么:经济的发展、地方财政收入的大幅度提高!所以,一个文化极低、“技能”极差的农民周正龙才会有恃无恐地弄出破绽百出的“虎照”并理直气壮地得到20000元的“奖金”;所以,为了地方利益,政府部门才会去认可那张极为低劣的伪照;所以,那位“野生动物保护处长”才会用社会语言发誓“敢用脑袋担保”那只假虎是“真的!”

  说实话,作为西部邻省和相类市县区域经济带,我很同情镇平县、安康市以及陕西省(但不包括那个为一己私利而做假的“周老虎”)为了发展经济而护假,他们与沿海及东面诸省相比,发展经济的困难要大得多:自然条件差、引资难度大、地方财政赤字压得很重、年年考评,总是远远落后于人家,等等。但是就可以制假或护假吗?当然不能!因为帮助个别为谋取一己私利而制假或护假无疑是助纣为虐、纵火添薪!那是动摇道德底线和国之基础的不容之举!

  然而,我们国家的考评制度和财政体制是否也应该作些检讨呢?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