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隐瞒》  

2008-06-26 00:27:01|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隐瞒》

《隐瞒》(心灵独白)

       人最难受的是常常面对自己最敬爱的人故意长期隐瞒、而对方却经常提起的某事或某人——因为那事或那人也是自己经常提起或难忘的!不但要隐瞒,而且还要若无其事地说谎,这对于一个从来不说谎的人就更难。我,就是这个隐瞒和说谎的人;而面对的就是我最爱戴的母亲!母亲最爱告戒我的是:“儿子,你必须给我好好地活着!因为我最见不得白发人送黑发人!”打我记事起就知道,每当我生病,她总是最关心我的那一个;也许是因为她只生了我这个儿子吧?

      母亲今年已经80岁了:满头银发、面目慈祥;虽然年事已高,却口齿伶俐、思维清晰;眼虽老光,却有着非常精细的观察力和猜测力。所以平时同她说话最怕的就是引起她的不满和生气。她的这80年,其实很不易,非常蹉跎(见我的《母亲佚事》)。打我记事起,就知道她对社会活动比对家庭活动感兴趣;对国家大事比对家庭小事更关心;对公益事业比对家务事业更热爱。这不,那么高的年龄了,又有糖尿病,长期担任全年不拿一分钱、自掏“腰包”近万元买录音机、录音带、照相机甚至录像机为老协会成员照相、编排文娱节目、摄像并放给他们看的社区老协会主管文体活动的“常务副会长”,且已经干了整整14年却兴致没有丝毫减少、而愈干愈欢!我知道,自从14年前父亲病故后虽然我们一直关心她、爱护她、孝顺她,但使她最开心的却是那个老协会——只有它才是她的“精神家园”。用她的话说:“跟我的那帮老朋友在一起,才有说不完的话、开不完的心,你们也不用多管我!”回到家里,因为有个“乖儿媳”(她对我的妻子的评价)管家,她早在20年前就成了家里的“逍遥派”:除了打打游戏机、看看电视、向影视大学新闻采编专业毕业的孙女学学照相、摄影技术外,就是每天捣鼓录音机,为的是下午组织老人们唱歌、跳舞。我曾经去看过几次,每次都见她象个小姑娘一样带头蹦蹦跳跳,浑身汗流浃背却兴高采烈!三年前的一个下午,她刚刚向孙女学会摄像“技术”,得意洋洋地准备去给老朋友们服务,在下楼时一不小心脚底踩滑,将右脚踝骨弄裂开了。因为有糖尿病,虽然千方百计地治疗,至今仍然拄着拐棍。舞是跳不成了,但她仍然是“首席编导”和“高级录音师”,仍然干得津津有味!对此,我们的态度是:只要她老人家高兴,我们就满意!作为她的儿子,我知道,其实母亲的心底是非常脆弱的:14年前,父亲病故后出于对母亲的关心,深夜我常常去她的房间看她睡得好不好,而看到的总是她整夜的痛哭。而白天她却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为此,我们夫妻俩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改变,直到一年以后才有所好转。

      36年前,二表姐淑娟(蓉表姐的妹妹)在我家生下了一个男孩。是第一胎,由母亲给她接的生。当时,由于胎位不太正,而且胎儿体形较大,二表姐怕痛,所以迟迟生不下来。虽然母亲在当区妇联主任时学过接生的知识,虽然在此之前已经接过34个小孩,而且我的小妹出世也是母亲自己忍受着产后的疼痛与疲劳将小妹的脐带剪掉、洗好并包扎完毕的。对于母亲来说,接生已经是“小菜一碟”,但接的这个张大娃,用她的话说“是接的35个婴儿中最揪心的一个(她的记忆力总是那么好)!”而她最自豪的也是这一个:张大娃长大后参军并提了干,8年前就是正营级的空军干部。“我接的是个军官啊!”母亲常常得意地说。张大娃也挺记情,每年母亲的生日,他只要在川内,都要赶来为母亲“祝寿”;如果因事来不了,也要亲自打电话向“姑婆”(他对母亲的称呼)问好——参军十多年,从未中断过。而且每次他来,母亲都要学着电影《南征北战》里的那个老太婆问“高营长”的台词:“‘你又进步了’没有?”可两年前再也没有这样做了——因为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是两年前的625日中午,他与两个战友乘一辆军车去外地办理军务,在高速公路上被后面的一辆突然出故障失控的轿车撞翻,当场就去了。他留下了一个才7岁的儿子和没有工作的年青的妻子(而更不幸的是三年前他的父亲也因事故离开了人世)。由于母亲特喜欢他,所以我做出了一个决定:任何人都不许把这件事告诉她!所以每次母亲的生日二表姐来,都要“带”上“张营长”的“口信”:“因为在山区训练,来不了,特向姑婆问好并祝生日快乐!”“好、好、好!”母亲嘴里答着,但明显看得出她的失望神情。

      最使人不安的是,每天吃晚饭的时候,老人总喜欢回忆过去,而最多的就是张大娃。她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谈到当年和“当前”:“两年没来了,不知他又‘进步’没有?”“是不是忘了姑婆了啊?”关爱之情,溢于言表。每当这时,我就感到特别辛酸。那饭吃着无味,忍不住要掉泪,忙端着饭碗溜到客厅里看电视并悄悄地独自伤感。

      这次汶川大地震,母亲看到许多直升飞机在灾区救灾。更是常常问:“张大娃那个部队去没有?他们也是直升飞机部队啊!要注意安全呀!”当那架飞机失事后,母亲十分担心:“他们不会出事吧?问一问有没有张大娃呢?”邱光华等烈士牺牲后,母亲在电视机前泣不成声。当她在追悼会上看到其中一位烈士的女儿才一岁时,伤心得连晚饭都没有吃:“我吃不下啊!”

      看见这些,我们更加难受:隐瞒,还得继续下去;谎言,还得动脑筋“编”、而且要想法“编圆”。作为一生都没说过谎的人,我多次想把真相告诉她。但是,面对自己愈来愈衰老、身体愈来愈差、已经明显佝偻的母亲,我总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必须做到的是:让母亲相信张大娃仍然在人间!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