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佚事》(故事连载一)  

2008-05-12 00:42:24|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佚事》(故事连载一)

《母亲佚事》(记实故事连载一)

〈序〉母亲——就是那个冒着生命危险生了你,对你往往只有付出而不求索取的女人;母亲——就是那个最早影响你、也许会影响你一生的女人;母亲——就是那个你有了老婆后最容易忘记的女人;母亲——就是那个只有你做了之后才觉得伟大的女人!

      (一)公元1929年是农历己巳年,这年出世了两个后来响当当的人物:共和国第四、第五任总理。也出生了许多小人物:其中就有一个后来被称做我的母亲的女人。盂兰节刚过,在蜀南月溪河畔的沙沟镇上一个刘姓小商人刚刚做了一单生意发了笔财,家里就传来妻子生了个可爱的女儿的消息。老刘大喜:有了两个儿子的他,正想要个女儿,头天晚上恰巧又做了个梦:梦见家里的墙角开了朵紫色的兰花,一个朋友懂点〈周公解梦〉说这是家有紫气,这是命带福女,此时又发了这笔财,他认为是女儿带来的福气,就给女儿取名为“紫兰”。那年冬季“四九”的一天上午,天气特别寒冷。老刘的两个儿子:一个11岁、另一个6岁,在清澈美丽的月溪河畔背着刚刚5个月大的紫兰玩耍时,不慎将她从背上“倒”进了河里,闯了祸的两人手忙脚乱地将“小不点”从冰冷的水里捞起来后,在河边烧了一堆火,烤紫兰湿透了的衣服,全身光光的、白白胖胖的紫兰竟然看着火堆傻乎乎地笑了起来。由于他俩怕挨打,回家后都没吭声,致使紫兰很快发高烧,得了一场大病,差点要了小命。

      (二)紫兰的童年时代,由于父亲工于算计、经营有方,家庭生活富裕,刚刚六岁,父亲就将她送到新学读书。在学校,紫兰学习特好,一直都是全班第一名,而且口才很好,老师也很喜欢她。由于父亲是孤儿长大的,对封建礼教不感兴趣,对女儿也“放任自流”,使紫兰不但没有“裹脚”,而且还象个男孩似地“人来疯”:一天,她因为“打抱不平”揍了一个欺负女同学的男孩,而且把那个男同学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只好去告状。也许是因为她的成绩好,也许老师觉得男女同学打架批评女生不妥,便逗她:“兰子,你还敢打男同学呀,你敢剪一个男同学那样的发型我就不处罚你!”话音刚落,紫兰就立即找来剪刀,三下五除二地将长发剪掉了,让老师们看得目瞪口呆!不过,在那个时代,一个女孩剪个男孩头发,要不是父亲“护短”,回去后肯定要挨母亲的一顿狠揍。

      (三)1939年,因为父亲的生意做得好,引起了沙沟镇的大绅粮(地主)兼乡长黄易谋的嫉妒,他想方设法将父亲弄得一贫如洗。才十岁、刚刚上完小学四年级的紫兰失学了:她先是帮大哥带两岁的侄女;即而因分家为了生存在十一岁时去给一个刘姓地主家当丫头;十四岁时已经显露出“美少女”模样的紫兰被到刘地主家“串门”的黄易谋之子乾看上了,这个时年18岁、正在戎州府念高中的富家子弟以为紫兰会巴不得嫁给他,没想到被紫兰一口拒绝。这又应了那句老话:“愈是得不到的愈想得到”,乾回去后软磨硬泡,逼迫其父请来媒人、递来“生辰八字”,要娶兰。黄易谋先是不干,他认为自己乃一乡之巨富,又是大乡长,儿子是叙府(戎州的别名)的“秀才”,长得也不差,要娶个美女,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干吗要去找个穷丫头?但乾却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了”,他说自己见过美女千千万,但就只喜欢这一个!如果其父不同意,那他宁可打单身,也不会再娶别的女人!只有这个独子的黄易谋拗不过乾,只得同意了。这在当时可是穷人女儿家殷切希望之事啊!可紫兰坚决不干。虽然此时她实际上已经没有了家:父亲在分家时跟了大哥,母亲跟了二哥,原来很爱她的父母这时已经无力眷顾她了;大哥二哥因为她到了“出嫁”的年龄,而一旦出嫁就要陪嫁一大堆东西、花一大笔钱,自己家庭也很拮据,因此谁都不要她,所以她得全靠自己养活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有此“好事”,就连对黄易谋有深仇大恨的父亲都愿意了。但紫兰仍然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觉得很没面子的黄易谋这下受不了啦:在他看来,这桩婚事只可以他不准,绝不可让这个穷丫头拒绝!于是他想尽办法“收拾”这个女孩:先是叫刘姓地主“辞”了紫兰,使其无栖身之所;然后警告紫兰的大哥二哥,不得收留她,否则“绝无好果子吃!”让她无家可归;再就是威胁紫兰的父母“如果你的女儿找了别的男人,我会让你全家死绝!”已显老态的父母遭此惊吓,一年之内竟相继去世。倔强的紫兰在办理完父母的丧事后选择了带发修行——跑到100多里外的观音庵一边吃素、一边学编织土布,这才没有受到进一步的迫害。

      (四)公元1949年的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82团解放了沙沟镇并成立了柳加区,连指导员黄顺方兼任区委书记。这个北方汉子为了发动群众搞土改,准备召开一个声势浩大的斗地主“万人大会”,首先拿民愤极大的恶霸地主黄易谋开刀。他派土改工作组的成员去群众中做了大量思想工作,组织一些苦大仇深的贫雇农在“万人大会”上发言。十天后,一切准备差不多了,大会选择在镇上最大的学校操场里如期召开。

      由于是第一次开这样规模的大会,群众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了:早早的,十里八乡的人都闻讯赶来,会场上万头攒动、人山人海,好不热闹!坐在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的黄书记看了十分高兴。为了开好这次大会,他派人提前几天到团里借来大喇叭、扩音机和留声机,一放:“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的歌声首次在蜀南的这个小山城传响。使这些穷苦人感到十分好奇和新鲜!

      台上,领导们都到齐了;台下,密密麻麻、黑压压的全是人脑袋;仔细一看,准备发言的贫雇农们都坐在下面的第一排。看来万事俱备了。“斗争大会现在开始!”身经百战的黄书记用中气十足的洪钟般的声音对着麦克风大喝:“将恶霸地主、伪乡长黄易谋押上台来!”

      在区长作了简短的动员后,黄书记宣布:“下面由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发言”!令人尴尬的场面出现了:原先安排好了的发言人一个个低着脑袋,仿佛与自己无关。黄书记叫了好几声,可就是没人搭理。眼看今天的万人大会就要真正“黄”了,黄书记急得真想骂娘。

      “让我来!”声音到处,只见从人群里跑出一个青年妇女:她轻盈地一跃,就跳到了台上!

      “黄易谋,睁开你的狗眼,还认得我吗!”“你是——?”戴着“高帽”、胸前还挂着一块写有“恶霸地主黄易谋”并打了大大的两根红叉的黄易谋本来正在暗喜:为了让这次“斗争会”破产,他通过家人做了大量群众工作,说解放军呆不久,老蒋三个月就会打回来,如果谁要斗黄乡长,到时定叫他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那些穷苦人哪见过这阵仗?所以吓得都不敢上台了。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突然冒出这么个女人来!

      “我就是刘紫兰!”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十年前,你霸占了我的家产,使我全家一贫如洗;六年前,你企图让我嫁给你的儿子,我不答应,你先是威胁我的哥哥不准收留我,然后逼死了我的父母、逼得我无家可归,只好带发修行才逃出你的魔爪!”紫兰指着已经吓得“筛糠”的黄易谋,“你也有今天哪!”她转身对着黑压压的人群情绪激昂地吼道:“我不怕你!我是听说今天开斗争你的大会专门从100多里外的观音庵赶回来的!乡亲们,亲人解放军来啦,咱们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还怕什么!”经她这么一喊,原来胆怯的那些穷人,一个个都跳到台上,纷纷发言,把这场斗争大会开得非常成功。黄顺方立即亲自找到紫兰,做工作让她参加了土改工作组。三个月后,就任命她为区妇联主任。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