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两弹一汤”与老尹“高招”》  

2007-11-25 02:27:21|  分类: 家庭·家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弹一汤”与老尹“高招”》

因为妻是某国防企业的电器工程师,我们一家曾在那个厂里居住过整整十年,由于宿舍是苏式旧建筑,我们住在一楼,厨房、厕所都是公用的,大家在一起做饭、洗衣、聊天,彼此十分熟悉。虽然已过去十多年了,至今回忆起来,仍然十分有“味”。特别是左邻右舍的那两个男人,特有意思。

(一)“两弹一汤”与“独唱音乐会”

老李有个外号“两弹一汤”。这名字还是他女儿给取的呢:他是公务员,在县城政府机关当干部,当过兵、大专文化,长得很帅气。他的妻子与我老婆是一个车间的,也是个工程师,是管质检的。俩口子当时都是30岁左右,妻子经常出差,而且一去就是十多天。他一边上班,一边在家带那个只有四五岁就读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每次做饭,他只会做炒鸡蛋、蒸鸡蛋、鸡蛋汤,而且每次都是两个鸡蛋炒一盘,一个鸡蛋烧个汤。嘴里还爱念着:“来啦、来啦!两个蛋、一个汤,两个蛋、一个汤。”弄得女儿每次吃饭都要抗议:“爸爸,老是‘两弹一汤’、早就吃腻啦!你就不能弄点别的菜吗?”每当这时,满脸汗水、满头煎鸡蛋味的老李就不好意思地对女儿道:“老爸厨艺不精,只会这点本事,熬着点吧,妈妈回来就有好吃的了!”所以女儿每天都要在门上用粉笔写下稚嫩的“正”字,算记着母亲走了多久,以盼望妈妈早点回来。“两蛋一汤”逐渐就成了老李的外号,而他的真名,大家反而记不得了。

老李两口嗓门都高:当他们刚刚搬来时,只要女儿住奶奶家不回来,每天晚上半夜时分,楼上楼下、前院后院、左邻右舍就会听到一阵阵的大吵声:“打嘛,你打嘛,拿给你打死哪!”被吵醒的人们都四处循声而去,“源头”肯定只有一个地方:只见老李和他的漂亮妻子正坐在小方桌前下象棋——妻子耍赖、老公不干,正要用“炮”打掉其“车”,两人为此互不相让、争吵不休!见到我们敲门敲窗,两口子都不好意思地笑着赔礼道歉:“对不起,我们下象棋呢!”嗨,一场虚惊!

老李还有个特点:爱唱歌,而且嗓门特好,象李双江,据说在县城得过奖,为此,他的姐姐给他起了个绰号“李单江”意为比李双江差一点。不过平常他在我们面前不会唱,而在一种情况下他不但唱,而且一唱就是一个多小时,简直就是开的一个“独唱音乐会”:原来老李常常在家洗衣服,那时还没有发明全自动洗衣机,我们都喜欢“手搓”。老李洗衣服与别人不一样:他一边洗一边唱,而且是一首接着一首唱,从上个世纪30年代的《四季歌》到80年代的最新民歌,不管是男声、还是女声,包括“过门”全部都要唱完,而且绝对是放开嗓门、声情并茂。歌声随着搓洗的节奏而起伏、煞是好听,成为了当时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但老李从不谈他的个人经历。我们只知道他在南疆当过兵、而且恰恰是打仗的那几年当的兵。直到1997年我们在建军70周年的纪念大会上,才从武装部那里得知:咱们的这位“两弹一汤”还是我市唯一的边疆自卫反击战一等功获得者,是一个侦察战斗英雄!而问及他时,他只是淡淡地回答:“都过去了,比起那些长眠地下的战友,我只不过是一个幸存者,有什么好谈的!”

(二)尹师傅的“高招”

尹师傅是个60年代参加工作的老军工,家是河南的。80年代初的一天,只见他从老家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来,胳膊上还戴着黑纱,满脸悲切地对我们说:“孩子们的妈妈去世了,老家没人了,只好把他们带到厂里来了!”只见那个男孩约十五、六岁,女孩约十一二岁,都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而且还有点怯生的样子。尹师傅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在车间、厂里都有好人缘。按照规定,在他退休时,户口在农村的其儿子或女儿可以顶替他作为“轮换工”一对一交换。可当时他还不到50岁,按规定不但“换”不了,而且儿女的户口也不能迁到这里来。现在中年丧妻,孩子那么小,大家非常同情,一起去找领导。领导在作了一番调查之后,不但将他的两个儿女的户口办成了厂里的居民,而且还在今后的几年里,上了技工学校,长大后全安排到厂里。就在这时,他家来了一个中年妇女。我们都以为是别人给他介绍的“对象”:尹师傅丧妻好几年了,一直打着“单身”,是该重找一个了!那女人说的是一口河南话,他给我们介绍说是“小姨子”,我们还开玩笑说他是“小姨妹填房——肥水不流外人田”呢!要他尽快请我们吃喜糖。

可过了一年多,两人住在一起这么久了,而且儿、女都在叫那女人“妈妈”了,却丝毫没有请我们的意思。后来,他的车间主任才告诉我们:原来尹师傅的老婆并没有死,是因为他为了将其儿女迁到厂里来耍的一个“高招”!那个“小姨妹”不是别人,就是他的老婆本人!但已成事实,厂里除了给了尹师傅一个警告处分外,没有给予更重的处罚。

尹师傅后来得意地对我们说:“我没有任何靠山,只有出此下策才能让我的儿女有工作,要不然,今天我还是个子女没办法的‘弱势群体’哪!”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