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感谢你们——曾经伤害过我的人》  

2007-10-20 18:40:04|  分类: 图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你们——曾经伤害过我的人》

这是我从内心要对你们说的一句话!这并不等于说我不恨你们——你们曾经害得我那样惨,怎能不恨;也不等于说我也是喜欢害人的人——因为从未有人被我害,“施恩恶人报、知恩必报还”是我的做人准则,也是我被评价最高的人生优点,所以我周边的朋友较多;更不等于说我是喜欢被人害的傻瓜——虽然我的智商不算高,但我亦知道:如果人人都喜欢被人害,那么人人都会去害人。要是那样,现在的文明社会还能存在吗?还有,我绝不是在这里故弄玄虚、反话正说——论年龄我已是“知天命”用不着去做秀讨好谁!写博文只是一个爱好,我更用不着以此来吸引博友们看这篇小文章!它产生的“源头”来自我的生日——母亲的受难日!我们的出世,是建立在母亲的极度痛苦、甚至要以付出生命为代价的基础之上的!母亲们有谁恨过我们?她们用伟大的母爱告诉我们:害她差点要她命的我们这些“小人”,恰恰是给她们的生活增添丰富内容的人!因此,她们从不恨我们。得此启迪,我终于能真诚地道一声:“感谢你们——曾经伤害过我的人!”

我要感谢你——那位在我一岁时常常死皮赖脸亲我并让我患上肺结核的叔叔:你让我“抗病七年”骨瘦如柴,却得到了父母的长期精心呵护,并“早熟”地知道了生命的可贵和易脆,而且树立了与疾病奋斗“其乐无穷”的信心!如果不是你当年的“吻病”,我哪有那麽多的感受呢!

我要感谢你——  那位七岁时的“同桌”:那天上课,你要强迫我说话,我不理你,因为你是全班有名的女“捣蛋鬼”,而我是班长,是老师专门把你安排同我坐的;你要抢我的书,我便在课桌中央划了一条线。恼羞成怒的你迅速抓起铅笔在我的脑袋上戳了三个窟窿,鲜血直流而下。我一声不吭,泪流满面,无助地望着老师——那天恰恰是班主任上语文课。她赓即下来,“啪、啪”给了你两个响亮的耳光!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位漂亮的女老师打人,而且也是唯一的一次!结果不言而喻:我被立即送进了卫生院,而你被勒令送回了家!至今都是个文盲、而且还有个“泼妇”名声!我呢,被放大成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典范(因为我从小就不与人相争)!加之学习成绩好,当年被评为全校的“三好学生”!如果我不划线,就不会激怒你,你就不会戳我,也许就不会成为今天的“泼妇”。明的,是你害我,暗的,是我害了你!所以,对你我不但要说感谢你,而且还要说“对不起!”

我要感谢你——初一时的班主任:因为你强行没收了我的《今古奇观》,让我被母亲狠狠地打了一顿,使我产生了逆反心理,促进我后来看了许多古今文学作品,让当时内向的我后来变得“内外兼修”,成为反映快、口才好、故事多、不重样的“能人”为以后谈情说爱做工作打下了“伏笔”;因为在那年的国庆节前的一篇作文,你不但在评语上说我是抄的,而且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羞辱我,乃至于在下一次的作文课时,我当着你的面一口气写了三篇作文(故事),并使你从此对我刮目相看!初二的时候我就成了班上的“小才子”。你用一种相似于“胯下之辱”的办法,使我在文化大革命那个年代在文、史、哲等方面不至于荒费太多!没有你的羞辱,哪来我的奋进!

我要感谢你——1978年时xx军c师侦察连的指导员:我一个穷孩子靠自己的打拼,入伍第一年成为“学雷锋先进标兵”;第二年当上了班长,其“光辉形像”上了《天津日报》和《解放军报》;第三年成为代表全师参加军(如果拿到全军第一名,就代表全军参加军区)“大比武”的“尖子班”班长,我组织的捕俘(即擒拿格斗)训练和编写的教材,受到了军区副司令员和情报部曲部长的高度评价,个人军事技术全师第一,全军第二,当时真可谓“如日中天”、前途一片光明!眼看体检了,干部履历表填了,连长和北大毕业的副指导员也找我谈话,要我“下决心在部队干一辈子”。因为一件事我得罪了你,这一切最后都化为乌有:时年6月的一个晚上,当我为班里的新战士站岗被换下去食堂吃饭时,不经意间看见了你和司务长将四袋连队的面粉弄到了你的老家、停在门口的一辆山西运城的货车上时,一旁值班的炊事员小王悄悄告诉我,说你是“偷拿回家的”。8月,我在连队党员民主生活会上把这件事提了出来,并说你是“喝兵血!”得到的“报答”是,10月的提干时,你趁连长、副指导员回家探亲之际,以一句“不成熟”、并通过你在干部科的关系,硬生生地把我给抹掉了!翌年的提干是从军校里来了,而我的年龄又超过了招收的要求。你的一次报复,彻底让我的“将军梦”破灭!谢你有两点:一是你使我第一次三天三夜睡不着觉,第一次如此难受!二是你让我彻底改变了人生的命运!没有你的那一下,我也许就没有后来丰富多采的人生经历!

我要感谢你——二十年前与我争武装部长职务的人:你运用一切关系,特别是你的亲叔、亲姑爷、亲堂弟(在军分区当参谋长)和原县委书记、当时的副专员硬把组织部已打印好了的、星期一就要下发的任命我为武装部长的文件撤掉换上了你,使我这个当年最符合“四化”标准、单位唯一的大专生和年龄最轻者被你这个初中生“打败”了!在我们相处的14年中,你亦处处打压我,只要有人说我好,你就会立即找出十条证明我不行的理由来“灭”我,简直达到了动物训练中“条件反射”的最佳效果!就连那些本来不喜欢我的人都认为你太过分了。这十多年你争到了许多: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两级工资、十余年换掉四个老婆(据说还有许多的“小姐”,其中一个为了追你玩了她的钱,跑到了我们单位大喊:“xxx,王八蛋!玩了老子不拿钱,不要脸!”让单位的100多号人嘲笑你至今)。还有,你争着多喝了许多酒、争着多抽了许多烟、争着多得了许多“红包”,但唯一争不来长寿!去年9月,你才满52岁,11月,你就因患肺癌病故。当时你的家里人特意将卜告张贴在单位的大门口醒目处,却没有一个人去悼念你(因你6年前已调走)。悼念死者,不管他生前如何差劲,在他死时大家都会捐弃前嫌,而你连这一点都得不到,不是太悲哀了吗!当然,我虽然恨你,还是通过其他渠道表达了对你的悼念——毕竟相识是一种缘分。而且,你帮助了我:你把“心胸狭窄”“报复心重”“能力很差、官瘾很大”“人品卑鄙”等负面的词句都争了去,而留给我的却是领导、群众一片赞美的好口碑!最感谢你的是,一个人一生只有那么一点“衣禄”,你把它“提前预支”了,就不会长寿。如果我当时干上了武装部长,也许“提前预支”的就是我——真的感谢你,活着比什么都要好!并祈愿你的灵魂能得到安息......

我要感谢你们——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两位党、政“一把手”:你俩在我们单位的8年中,挣足了钱,玩了许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把戏”,留下了1300多万元的债务和各方面都不怎么样的烂摊子,以及许多至今仍恨恨不平的怨气。而留给我的是政治斗争“牺牲品”的待遇:1990年代初,因为你们惹烦了我们下面的一个企业导致大批职工上访的时候,你们把我派到了该企业当厂长。虽然我给你们“摆平”了全厂职工,虽然你们在我到企业之前专门为我制定了“五个不变”的文件:工资、奖金、福利、职务、调资都保持不变。可是不久这一切都变了——你们以一句“改革的需要”就扣了我19个月的工资至今我也未得到!而且处处散布对我极其不利的谣言,使我痛苦不堪!后来我才知道,管我那个企业的上级领导是你们的政敌,坏掉我,就是坏了他们!之所以感谢你们,是你们即给我上了一堂社会政治经济课,又让我在“商海大学”得到了“深造”:即学会了怎样当好厂长、经理,又学会了如何挣钱,还体现了人生价值,还提高了抗打击能力!

我最应感谢的是你——骗子黄“经理”:因为你给我的“帮助”最大!我当厂长的那个企业是一个有工人300多号、资不抵债达300余万元、濒临倒闭的小企业。我厂由于没有确保正常生产、经营的资金,亟需把库存的价值150万元的商品卖掉来“摇活”企业。你于是从成都跑来,开的是那个年代少见的“奔驰”,拿的是高档手机,笔挺的高级西服,谈吐的高雅,举止的迷人,欺骗了刚刚担任厂长才两个月的我。于是,你用极少的预付款就弄走了我厂那批货物,而且轻易地将我派去的押运员用一个小姐的“色相”就“放倒”了!虽然后来我开除了那个人,但损失已造成了。我亦因此未能将企业按照原来的方案彻底搞好,只能维持工资和税费。而我为了追回你骗走的货款却花费了很大的人力和财力!其中一次,你差点要了我的命!那是长达一年多的追款后的一个春节前夕,眼开就要过年了,职工的工资却还没有着落,我只好亲自来到成都找你,你躲了我整整一个星期都不见。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那天晚上,我站在宾馆四楼卧室的窗前发呆:窗外漫天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煞是好看——但我的心情却冷到了极点!因为如果得不到钱,我没法回去给职工们交代呀!这一天我是水米未进、心急如焚!我忽然想到了死——干脆就从窗外一下子跳下去“一了百了”!想着想着我就爬上了窗台......我撒了一只手,就在准备撒开第二只手一跃而下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即使我死了那300多人的工资也没办法发呀,而且我的妻子、女儿怎么办?关键是你黄“经理”不但毫发无损,而且还在人间少了一个“讨债鬼”!只要活着,希望就存在!既然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活吗!想到这儿,我又从“鬼门关”处跳了回来。于是我连夜打电话给朋友借了30万元钱把年关过去了。再后来我通过各种办法向你追回来一大半的货款。你这一骗,使我的人生经历了最大的极限——心理生命极限!我怎能不特别感谢你呢!

我并不是有多高尚,也不是不恨你们,更不是“与佛有缘”才感谢你们的:是谁使我成为真正“长大”了的人?是你们!是谁使我的人生如此丰富多采?是你们!是谁培养了我的坚强意志?是你们!是谁让我活得曲折艰难却并不卑微?还是你们!所以,让我再一次道一声:衷心地感谢你们,一切曾经伤害过我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