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别把弱势当弱智》(腊刹窝夜话之二)  

2009-12-06 01:5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把弱势当弱智》(腊刹窝夜话之二)

《别把弱势当弱智》(腊刹窝夜话之二)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县长平请几位大学同学晚上小聚,我也在被邀之例,地点是县城最豪华的“南天宾馆”之“朋乐厅”。我们知道,他主管土地、工业和拆迁,手中的权力很大,吃一吃他,其实是吃公家。几杯“五粮液”下肚后,司法局长伦问平:“又为县政府赚了几千万了?”平竟然骂道:“赚?你以为还象过去吗!现在的拆迁工作真他妈难,过去几万、几十万搞定的东西,现在赔了几百万还搞不定,真是一帮刁民!”

俗话说:吃人嘴软。可我却是个“跳蚤”变的,“又吃又搔”:“在土地问题上,政府本来只是裁判,但由于20多年以来,各级政府从土地倒卖中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使之成为了非常可观的第二财政,所以充分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土地管理法》中的‘解释权’为所欲为,大力开展‘圈地运动’:九年间,我们的县城就从过去的3平方公里扩大到15.6平方公里!还以‘开发区’为名,仅去、今年间,就新‘圈’了3000亩。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政府从中赚了8个亿!牟取的暴利,是因为政府即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而且是真正的强权和霸权!而作为弱势的被拆迁者要么屈服、要么斗争,恰如俗语‘狗急了要跳墙、鸡被杀要起飞’,在政府面前他们虽然是弱势,但弱势并不等于弱智。在利益面前,他们咋肯屈服,何况还有《宪法》、《物权法》、200111月后的《国务院拆迁条例》作保障呢!”

“老兄,你是在为谁说话啊?!”平极不高兴地吼到:“别忘了你的工资也是政府给的!”“你难道也要问我‘是为党说话还是为老百姓说话’了?”我毫不客气:“作为一个公务员,我的工资是国家财政即纳税人给的而不是政府赚的土地费里拿出的!”“我们是财政赤字大县,光靠税收是不可能支付那么多的钱的!”“财政赤字的构成是什么——那么多的公车、旅游、招待包括今天晚上的这顿开销,全县每年开支近亿元,哪样不是用的公款!当然还有一千多万元的低保。但财政赤字不应该作为政府当土地商人的理由!”我索性撕开脸来,把“铁嘴”的本能发挥得淋漓至尽:“而弱势群体的智商并不弱:咱不说重庆的‘钉子户’名人吴萍,就讲我们自己处理的拆迁‘故事’——20019月,县政府为了赶在国务院新的拆迁条例施行(当年111日)之前把旧城的拆迁工作完成,拒绝了我‘应该以市场实际价赔偿闹得最凶的那七家人’的建议(当时市场的价格约为135万元,七家人提出的共为150万元),还在大会上不点名地威胁我:‘必须和县委、县府保持一致,不得有杂音,否则按照违纪严处!’当时我确实没有再放‘杂音’。政府组织了200多名警察、150多名公务员,对这七家人实行强行拆迁,还抓了其中一人‘蹲’了15天的监狱。但政府‘计算’的47万元没有任何一个人去领。结果,这七家人到处状告县政府,市里的中(级法)院先是责成另一个县的法院审理,该县法院以‘原告主体不正确’为由而将案件退回,说是县政府不是企业,不应该承担被告责任。后告到高院,责成另一城市法院受理,结果县政府没‘跑脱’,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格、前后共赔了550多万的房产!前不久,县政府又组织200余名警察、其中还有50名特警,200名公务员去强行拆迁一个名叫‘李大娃’的违规建房。当大家雄赳赳、气昂昂地开到那里时,只见李大娃手拿一只打火机、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原来他浇了一身的汽油,此举竟让我们灰头土脸地‘败兴而回’!去年高丰村的拆迁,被拆的一组78家村民一夜之间老的80多、小的20零全部都以‘感情不合’为由离婚,其实我们都知道仅仅因为离了每户可以多得到30平方米的补偿!这真的应了上有‘门枋’、下有‘对子’的民谚。”

“这些说明了什么:首先说明了老百姓在政府面前确实是弱势,他们可以被强行拆房、被关、甚至被当‘猴’耍;其次,说明了掌握公权的政府确实很强势,他们可以即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即当审批者又当被审批者,更可以成为利益最大化获得者。但是,千万别把弱势当弱智、把强势当强盗!别忘了:早在2300多年前,荀子就说过‘君者,舟也;民者,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等到‘巨浪滔天’把政府这只‘舟’倾覆时,‘舟’里的官员们还会‘强势’吗!说到底,‘刁民’其实是我们太霸道、太自以为是、太不关心弱势群体的‘产物’!”

“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你一辈子提拔不了的根本原因!”伦见场面非常尴尬,打断了我的话。“没关系,他(指我)是快人快语,亦是实话实说。”平故显大气。而与“会”者都怪我“不知好歹”。

不欢而散地回到家,仍然睡不着,又想起了河南的那六个“不愿‘被国家赔偿’的农民、辽宁阜新市上官宏祥和尹东方实名举报政法委副书记被市公安局抓”等事件,于是写了这些,算是记实。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