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江腊子鱼

坚守是一种爱好;坚守是一种品德;坚守一种意志。我愿坚守自己的笃信。

 
 
 

日志

 
 
关于我

看、思、评、说。说明:所有文章均为本人所写。您可以喜欢,也可以讨厌。如果转载必须注明为“三江浪人作”或“三江腊子鱼作”既可。但绝不可以盗窃,更不可以牟利。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要“ 钱”不…...》(腊刹窝夜话)  

2009-11-28 01:0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 《要“ 钱”不…...》(腊刹窝夜话) - 三江浪人 - 三江腊子鱼”不…...》(腊刹窝夜话)

周末,几个中学时代的同学突然邀我到新植的保龄球馆聚会。打过保龄球、吃过午饭后,丽突然提议玩玩“国粹”打“小耍”。一看,除我之外的七人已经赞成。我知道在咱四川是“吃声喝声麻将声,声声入耳;大牌小牌扑克牌,牌牌出‘彩’”。但我对这玩意“爱”得不深,虽然会一点,平时不怎么打,碍于同学之情,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没想到“空子手硬”,一会儿竟然赢了200多元,心境真有点当年陈佩斯“没想到我王老五挣了这么多钱”的感觉,于是提议:“今晚就别再让新植办招待了,赢了的不准把钱揣进‘兜’里,全部拿来办晚上的开销!”参与者们纷纷响应。在另一桌的琼马上说道:“我一会儿有事,要和老公去后家看老妈。”与我同桌的丽小声说道:“她可是个出了名的财迷啊!”“不至于吧?”我不太相信:琼担任过二十年乡长、镇长和局长,女儿亦早已工作并成家了,没有负担的她难道会为一顿招待玩“心眼”吗?再说,同学一场,难得聚会,我不喜欢把人往坏里想。见我不信,丽冷冷一笑:“一会儿你自己‘体会’吧!”这时我又“胡”了个“五翻”,“票子”已积累到300多元,一得意于是就大声地宣布:“今晚的招待我一个人办了!”琼立即反应道:“那我得先请个假——(打开手机)兴荣(她丈夫的名字),我有事回不来了,晚上你自己去看妈吧。”我一愣:她难道真的怕出钱?没想到我的高兴得太早,打着打着,刚才还花花绿绿的人民币又“回去了”。而琼面前的“票子”却堆得更高了,我便长叹一声:“看来这个招待不好办,如果我输了,还是赢家办吧!”琼立即反应:“呃,我想起来了,我的妈病了,必须回去——(打开手机)兴荣兴荣,我要回来和你一起去看妈!”我一惊:她真的如丽所言?几小时后,我又赢了300多元钱,看看只有半个小时了,又得意地高声宣布:“不管输赢,这个招待我全包了!”琼赓即掏手机:“兴荣兴荣,同学情,托不开,还是你自己回去吧!”丽曰:“这简直是个经典!” 大家都会心地笑了。

我忽然想起敬梓先生讲过的故事:严贡生弥留之际竖着两个手指一直咽不下最后那口气,全家人十分着急。老婆儿女围了一大堆,把该问的都问完了,他还是竖着那个“V”形手指“大喘气”。直到他最心爱的小老婆看到旁边的油灯才恍然大悟:“你是否说灯里不该点两根灯芯啊?”他用尽力气点了点头,看到家人取掉一根后“咕噜”一声“安然而去”。先生用寥寥数笔,把一个财迷到“极致”的吝啬鬼刻画得入木三分。与他相比,琼只是“小巫”。办完招待,同学们故意大声地感谢我:“谢谢了,你倒贴了那么多钱啊!”这顿火锅晚餐共用了380元、而我仅仅赢了80元并多支出了300元!而一旁的琼将赢到的500余元装入馕中安然自得地吃着“麻辣烫”却连假客气话都没有说一句!丽故意走到我们中间拍拍我的肩:“没想到有要钱不要(同学)情的人吧!”

其实这只是小事一桩——也许琼体现的是咱中国富翁的“特色”——多收入、少支出或不支出,有钱更节俭,因此能存钱。而我一直是老婆经常批评的“最爱办招待、愈穷愈大方,永远都‘发不起家’的‘要面子不要里子’的贫下中农‘典型’!”有人喜欢钱、有人不喜欢钱,只要不违法,难说谁对谁错,爱好使然。

别说咱们,就是贪官对钱的态度都不一样:有的喜欢赌、有的喜欢嫖,有的拿给老婆用、有的喜欢养二奶,有的置地产、有的存银行。最“值不得”的要数原海南东方市委书记戚火贵,贪污了1700万,却舍不得花一分钱,即使到省城开会,也宁可吃最少的盒饭也不动用贪来的钱——当时的东方市全年的财政收入才1300万啊!他苦心积累了那么多,直到被枪毙那钱也没有用——你说他“亏不亏”?!而“未知凡几”的和绅对嘉庆的贡献自不必说、也更“亏”——挨了两百多年的骂、其实是弘历为儿子养的一头“肥猪”、让那个本事不大的家伙坐收“猪”利!他俩可是“要钱不要命”的“典范”啊!

也不只有贪官。当今之省,富不过广东、浙江,如果说那里有乞丐,你定不会认为是“本省”的。可是浙江绍兴一个叫陈幼兴的人和他的儿子却“穷”得连续若干年向中华慈善机构申请了好几十万元的“格列卫”医疗救助。最近一查,这位“绝对贫困户”竟然在上海、绍兴等地有多处房产、开有规模不小的房地产公司,仅中高档车就好几辆,其资产上亿元!这父子俩可是“要钱不要脸”、财迷到了极致的当代“欧也尼.葛朗台”啊!

最令人不解的是朱由检:1644年1月,李自成百万大军攻陷平阳、太原后进逼北京。当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急调山海关的吴三桂入京勤王,但需要100万两银子的军费。而国库账上只有区区40万两,对此,大臣们上书希望朱由检拿出自己的皇银内帑——即他的“私房钱”来救急。朱由检道:“内帑业已用尽。”左都御史李邦华眼看社稷已危、皇帝还如此吝啬那些身外之物,也顾不得话不好听了:“陛下,皮之不存、毛将附焉?”朱由检却潸然泪下:“今日内帑难已告先生。”结果,因为迟迟弄不出钱,吴三桂的军队来不了。没几天,北京城被李自成攻破,朱由检自缢于煤山,大明江山易主。闯王从朱由检的内宫搜出黄金150万两、白银3000多万两!为了节省100万两白银而丢掉3000多万两乃至无法估价的万里江山,当年意气风发、果断干掉“九千岁”魏忠贤的朱由检不仅是“要钱不要命”、更是“要钱不要国”的“典范”!

其实,人人都爱钱、但如果超过了“度”,就会变成蠢货——不管他曾经多么聪明!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